• 书架
  • 杂文
  • 发现
  • 第三百七十三章决裂(中)

    杂文社 / 侯卫东官场笔记

     这两天连醉两场,昨天晚上报着马桶吐了凌晨三点,发誓再也不喝酒了。即将过年,想起一句话,与朋友们共勉:“出门在外记住老婆的爱,少喝酒多吃菜。”

      易中岭在省委门口等了一会,就见到堂弟易中成很稳重地走了出来。

      “中岭哥怎么在门口。”

      易中岭并没有下车,他摇下车窗,招了招手,道:“中成,你这里可是省委重地,龙潭虎穴,我哪里敢进来,上车,我们吃饭去。”易中成知道这位堂兄素来鬼主意多,上了车,道:“中岭哥开什么玩笑,省委你又不是没有进来过,以前如履平地,今天怎么又怕了。”

      易中岭笑而不答,他径直将车开到了一家小店,道:“在岭西这只是一家小店,门店虽小,却是正宗益杨家乡菜,只有在亲朋好友面前,或是不需要绷面子的时候,我就到这家店来,这里的味道才对胃口,在五星级宾馆我是吃不饱的。”

      酒店老板与易中岭很熟,很热情地引导着易中岭进了里面的小雅间,道:“易中板,只有两个人吗,我就给你安排几个菜。”易中岭抛了一枝烟给他,道:“菜不要多了,但是要正宗益杨菜。”

      两兄弟聊了一会家长里短,易中岭慢慢地将话题引到了官场中来,他道:“中成,你是省委大员,市里的头头脑脑都要给你面子,能否引见一个人。”

      易中成来自省委组织部,市委领导身上的光环在他眼里早就褪去了,道:“我哪里是省委大员,不过是小处长而已。”尽管如此,他还是对处长位置很有几分骄傲。随意地道:“沙州市领导我都熟悉,你引见谁啊,搞得这么郑重?”

      “副书记黄子堤。”

      黄子堤是分管组织的副书记,在三讲活动中,易中成与他经常接触,很熟悉,道:“这事简单,我打个电话就行了,你有具体的事情吗?”

      易中岭道:“事情倒还没有,只是在沙州做生意。认识几个实权派总有些好处。”

      “这是小事,我马上给黄子堤打电话。”

      这时,几道益杨菜被端了上来,望着切成大块的肥肉,易中岭道:“趁热吃,这肉莫嫌肥,我们小时候哪里吃得到,过年过节吃一次,那记忆是太深刻了。”

      易中岭家里条件比易中成家里稍好一些,有一年。易中成过年没有吃上这种烧肥肉,还是易中岭父亲端了一小盆过来,易中成一家人这才沾了点油腥子,易中成印象中,那是最好吃了一顿肉,家中姐弟一人分得两块,肥肉在嘴里冒油的滋味是无比的美妙。以至于这些年吃过的山珍海味,都比不上当年地一嘴肥肉。

      易中岭吃着肉,心里却在想着马有财越来越公事公办的态度,着:“马有财现在是吃错了药,只要我朝纪委一递材料,他就完蛋了,还牛什么牛。”

      马有财在三讲以后,给了易中岭好几次冷眼,他看中了老城区的一块地,想压些价钱下来。马有财则皮笑肉不笑地道:“还是按照县里规矩,得参加竞标,我做些工作,不过不敢保证一定中标,这事由杨县长说了算,我是党的书记,不好直接插手县长的事情。”

      这种话,马有财说了好几遍了,易中岭已经失去了耐心,所以。他一方面准备给马有财一些提醒,另一方面也要寻找另外的*山,他听一位朋友酒后之言:“沙州市委黄子堤敢收钱,能办事。”于是他就找上了堂弟易中成。

      在沙州,侯卫东、杨腾陪着黄子堤上了楼。刚上了三楼。黄子堤手机响了起来,看了号码。他脸上露出笑容,很热情地道:“易处长,有何指示,呵,易处长请吃饭,就是没有时间也要挤出时间来。”

      侯卫东在一旁听得真切,暗道:“易处长肯定就是省委组织部易中成,他为什么请黄子堤吃饭?”

      数年前,益杨检察院在侦办益杨土产公司案子的过程中,发生了纵火案和杀人案,这个案子一直没有侦破,侯卫东却认定是易中岭所为,他对于易中岭印象太深刻了,凡是姓易的人都会引起他心里的警惕,所以,他到了新管会就将易中岭的堂弟易中成调离了办公室,他听到省委组织部易中成在与黄子堤联系,心里就开始琢磨。

      刚回到办公室,在走廊里遇到了杨柳,杨柳见四周无人,小声地道:“听说政协刘主席突发脑溢血,正在医院抢救。”

      侯卫东打开自己地办公室,道:“怎么回事,到我办公室来说。”作为周昌全的专职秘书,他对这种大事还是很敏感。

      “我和高书记刚从医院回来,听说刘主席因为政协办公楼的事情,与财政局孔局长怄了气,孔局长离开以后,也就在十一点,他将几个副主席叫过来开会,还骂了孔局长是白眼狼,骂着骂着,突然就倒在了地上。”

      侯卫东赶紧给周昌全拨了电话,周昌全的电话有两个,其中一个就放在侯卫东身边,这是对外公开的电话,另外一个电话则只有少数人知道。他用最简洁的语言将此事向周昌全作了汇报,周昌全听完以后,很平静地道:“我知道了。”

      侯卫东暗道:“看来昌全书记已经得到了消息,黄子堤和我在一起,他并不知情,应该是洪昂报的信,他反应倒也灵敏。”

      他起身给杨柳倒水,杨柳却很自然地道:“我自己来吧。”她打开茶叶罐,笑道:“我就猜到侯主任喝的铁观音,还是在新管会的老习惯。”

      杨柳捧着一杯热茶,暖着手,道:“今天秘书长跟郭永国谈话以后,他好象哭过,这人其实挺有才华,他坏就坏在那一张嘴上,好好一句话,从他嘴里出来就变得阴阳怪气。”

      郭永国以前在市委办综合科,这是市委机关中的要害科室之一,从综合科里走出来地领导干部比比皆是,他在综合科工作数年,如今被踢到了志史办,前途与以前比起来可谓渺茫许多。

      “性格决定命运,细节决定成败,这两句话说得有道理。”侯卫东与郭永国只是点头之交,两人没有仇怨也没有感情,他只是有些感慨而已。

      说了些闲话,杨柳就离开了,一会儿,她又转了回来,手里拿着一罐茶叶,道:“这是西湖龙井,宣传部到杭州学习,部里送给高书记的,他们说是正宗的龙井。”

      侯卫东也没有客气,道:“龙井还是不错,谢谢了。”

      此事过去第二天,政协刘主席因抢救无效死亡,他是沙州老资格领导人,省政协也很重视,派了一位副主席来表示慰问,沙州市里成立了治丧领导小组,虽然周昌全书记没有在沙州,但是为了表示郑重,还是由周昌全担任治丧领导小组组长,市长刘兵为副组长。

      出殡那一天,侯卫东也参加了,他看见人大主任高志远脸色铁青,一直不肯说话,当财政局送花圈来的时候,刘主席的儿子虽然还是接受了花圈,却将这个花圈放在最不起眼的角落。

      春节前十六天,周昌全回到了沙州,黄子堤、洪昂、步海云、财政局孔正义、公安局长老方等人依然到了岭西机场接机。

      孔正义在金星宾馆订了一桌,为周昌全接风洗尘,一行人在宾馆坐定以后,周昌全道:“老孔,刘主席就是那个脾气,他是老同志了,应该满足的就要满足,你跟他拧什么劲。”

      虽然是三九严寒,可是屋里空调温度颇高,孔正义宽阔地额头上冒着些汗滴,他很委屈地道:“政协的钱,我哪里敢扣,今天政协三位副主席都换了新车,刘主席又把我叫到办公室,让我再为办公室换了一台车,还指定要奥迪,这是超标配置,我就说市里经费紧张,能不能暂缓配置,或是买一辆桑塔纳,结果刘主席就不高兴了,说些夹枪带棒的话。”

      “我最后还是违反原则,同意给政协办配一台奥迪,要是知道刘主席会有这事,我就一口答应了,反正也不是用我的钱,我还是为政府节约。”

      步海云在一旁道:“刘主席是老市长,大家都给面子,政协的车比政府的车还要好,老孔也是难啊,所有部门都要从财政多掏一些钱,而一年钱就只有这么多。”

      周昌全这才道:“老刘这样去了,想起难过了,政协为沙州发展还是出了不少好主意的,得考虑一个精明强干的人去主持工作。”说到这里,他有意无意看了步海云一眼。

      步海云点头道:“刘主席是老市长,这新一届政协主席至少得让常务副市长才担任,这样才符合沙州政协的传统。”

      众人都是一幅心领神会的表情。

      侯卫东稍一琢磨,也明白过来:“步海云是盯上了常务副市长地位置,现作常务副市长郑儒林如果到了政府,他就极有可能成为常务副市长。”

      世界上大多数事情,只要转换角度,都能由坏事变成好事,这符合辩证法,更是一种能力。

    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1   侯卫东官场笔记2   侯卫东官场笔记3   侯卫东官场笔记4   侯卫东官场笔记5
       侯卫东官场笔记6   侯卫东官场笔记7   侯卫东官场笔记8   侯卫东官场笔记9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