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第三百七十四章决裂(下)

分类:侯卫东官场笔记 读书笔记 直达底部↓

回到了沙州,稍事休息,周昌全便去看望刘主席家属。

  出发前,侯卫东提前给刘主席家里打了电话,刘主席爱人听说周昌全刚下飞机就要到家里来,挺激动,放下电话,抹了抹眼泪水,对正好在家里的几位政协办同志絮絮地道:“昌全书记是好人,他记情,不象有些人,用得着的时候宁愿当孙子,用不着就把我们家老刘当块抹布。”

  政协办为了老刘家的事情操了不少心,累得够呛,听到这些话都不是滋味,听到周昌全要来,才把心中的怨气压了下去。

  见了面,刘主席爱人握着周昌全的手又开始抹眼泪,道:“昌全书记,你如果在沙州,我家老刘也不会这样,都是被小人气出来的,昌全书记,你是老刘的老同事,可要主持公道。”

  政协老刘的照片是十年前的照片,那时他还是沙州地区的专员,照片上的老刘,精神抖擞,目光锋利。

  周昌全很熟悉老刘这个神态,他握着刘主席夫人的手道:“嫂子,节哀,有什么事情组织上会考虑的。”

  侯卫东陪站在一旁,他心里一直在想着葬礼背后的事情:“刘主席死了,如果按照昌全书记的想法,将刘儒林弄到政协去,步海云就成了常务,极有可能还要提一位副市长,则牵一发动全身,至少有一大串的干部要因为刘主席之死而发生职务变动。”

  从刘主席家里出来,周昌全一直挺严肃,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侯卫东秉承着“少说多看”的原则,也不问,只是看着沿街的风景快速而过,成熟动脑而稳重。

  回到办公室。周昌全少有地站在窗边,吸烟,侯卫东泡了茶,放在办公桌上,然后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喂,朱书记,我是周昌全,你明天有空没有,我过来汇报工作。只要半个小时。”周昌全给省委副书记朱建国打了电话。

  侯卫东低着头看文件,将周昌全的电话一丝不漏地记在心里,这倒不是偷听,而是为了更好地安排工作。

  秘书长洪昂走了进来,一般的同志向周昌全汇报工作,都先到秘书室,洪昂、黄子堤等几个人长期习惯了从另一个门进入,算是特例,也是经过周昌全默许。

  洪昂汇报道:“刘主席的爱人提出了要求,要将女儿调到财政局。她如今在交通局当了工会主席,想调到财政局去工作。”周昌全略有不耐烦,道:“才解决了儿子地问题,怎么又说起女儿的事情,交通局待遇也不错,这些人不知足。”

  说了这话,他转念又想到已经变成骨灰的老刘。老刘曾经在沙州也是威风八面,跺一跺脚,沙州地面就要乱颤,如今、静悄悄地趟在公墓,等待后人在清明时节、春节来上坟,等着、等着,上坟的人自然会越来越少,最后这公墓便会成为了一道风景,并没有太多的人会记得里面的人曾经的身份

  周昌全心里转了无数个念头,甚至产生了一丝兔死狐狸悲的情绪。静默了一会,道:“算了,老刘对沙州也有功劳,未亡人的要求,你还是办了吧。”

  洪昂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侯卫东将这一番对话听得清楚,他这个年龄自然不能体会周昌全地心境,心里想着:“领导子女就是领导子女,比寻常老百姓多了许多选择,如果寻常老百姓能到交通局来。就是祖上烧了高香,而领导子女却能轻易地从一个部门跳到另一个部门。”

  “幸好现在是市场经济,人们的选择多元化了,不能当官还可以经商,否则多数小老百姓就没有奋斗的激情。只能按着预定的轨道生活着。”

  正在胡乱想着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是供销社乔主任的电话。侯卫东礼貌地道:“乔主任,明天时间不行,周书记另有安排,改个时间。”供销社乔主任道:“春节就要到了,关于春节货源组织和烟花爆竹两个方面的问题,想向周书记汇报,请侯秘书帮忙安排个时间。”侯卫东在小本上记了一笔,道:“我记下了,找机会给周书记报告,看能不能抽出时间。”乔主任忙道:“谢谢侯秘,拜托你了。”

  侯卫东手里掌握有周昌全书记的另一个手机,当周昌全书记从美国回来,身影出现在沙州的电视里,市级机关的官员就知道周昌全从美国回来了,于是,侯卫东拿着地手机就是响个不停。

  全市有四个县三个区,还有几十个局行,另外还有岭西的单位,如果每天接见一位一把手,轮一遍都得小半年时间,而周昌全的时间与精力有限,侯卫东这位专职秘书就显得很重要,一来可以打探些情况,二来可以由他帮着安排一些汇报工作时机。

  他手里的小本子记录着一些局行长的致电,他将根据周昌全的日程安排选择性地汇报,这是他的责任,更是他地权利。

  第二天,周昌全到了省委,向省委书记朱建国汇报了工作,他没有在省里停留,直接就回到了沙州市,侯卫东知道周昌全是为了政协主席的位置,便试图从其脸上看出些什么,却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回到了沙州,周昌全没有去办公室,而是到了小招待所,省政协主席马云栋要到约好了要到沙州来,他在要小招待所迎接马主席。

  吃了饭,周昌全就到一号楼休息,一号楼是两层小楼,周昌全平时在楼上休息,侯卫东在一楼等候着。

  “秘书长,我给您开三号楼。”小招待所所长朱大江一直在殷勤地服务着,在小招里面,一号楼是周昌全平时所用,二号楼是市长刘兵所用,而三到六号楼都没有固定领导使用,秘书长洪昂是朱大江的顶头上司,所以他格外地殷勤。

  洪昂对朱大江很不客气地道:“朱所长,你别整天想着给我开房间,我就在这里与侯秘书聊天,一点半钟我来检查会场,鲜花别摆得太多,弄个三盆就够了,别摆水果,摆了水果就象茶话会。”

  又道:“把空调打开,开到二十三度左右,别太热了。”

  等到朱大江走后,洪昂就走到了侯卫东在底楼常睡的房间,坐在窗边,看着窗外含苞欲放的梅花,道:“小招最得意之笔就是屋外梅花,没有这几株梅花映衬着,小招就是很寻常的院落。”

  侯卫东道:“是很香。”

  洪昂站在窗边看了一会梅花,道:“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侯卫东听关洪昂的声音有些感慨,却不便多问,只是站在他身旁,一起临窗看梅花。

  看了一会,洪昂没头没脑地问道:“侯秘,你当初给祝焱当过秘书,为什么不到茂云去发展?”

  洪昂当过县委书记,如今又是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见多识广,人情练达,更重要的是祝焱曾经给侯卫东说过,洪昂是可以信赖的朋友,因此,侯卫东也不想在他面前说假话,道:“我曾经也有过到茂云去的想法,只是茂云上一届班子发生了地震,发展环境并不好,现在过去时机不对。”

  洪昂点头道:“我与祝焱是好朋友,你调过来以后,他还特意打电话过来介绍了你地情况,他很欣赏你啊。”他话锋一转,道:“给市委书记当秘书,职级不高,却是处在风口浪尖之上,很多人都把你盯着,你自已可要把握好。”

  话说得很直白,很实在,却说在了侯卫东的心坎上,他真诚地道:“秘书长,谢谢您。”

  下午三点,省政协主席马云栋准时来到了沙州,周昌全、黄子堤、洪昂以及政协的几位副主席在高速路口迎接,然后就回到了小招待所,在小招待所里,先由政协常务副主席刘铁松汇报了政协工作,然后由周昌全作了一个发言,最后由马云栋讲话。

  从程序上来看,这只是一个例行会,对于在座的同志来说,搞这些事情就如工厂里的流水线一般顺畅,他们心里明白,马云栋真正要谈的事情并不在会场上,果然,座谈会结束以后,在餐宴开始之前,马云栋与周昌全一起到了一号楼,两人在里面坐了约半个小时,等到市长刘兵从临津县赶回来以后,晚宴就正式开始。

  晚宴之上,气氛热烈,宾主言谈甚欢。

  几天之后,沙州市就开始流传小道信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郑儒林要升为政协副主席,副市长步海云将成为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这消息无疑是准确的,虽然市委市政府都设有保密机构,但是这些应该保密的事情总是如X射线一样穿破了层层迷雾,将真相提前公布于众。

  小佳回家问到此事,侯卫东态度很好,却道:“在家莫谈公事,我要家只想做你的纯粹男人。”小佳早就习惯了他的作风,却嗔怪道:“就你嘴巴稳,这事早就在市委各大机关传遍了。”

  “我不说就没有违反纪律,至少求得心安,而且,市委决策层地事情你知道得越少越好。”

  小佳撇了撇嘴,道:“我有一件事情还是得开后门,我们张局长要在春节前向周昌全汇报工作,你必须穿针引线。”

  “这事嘛,春节以后吧。”

  看着小佳准备伸过来的九阴白骨爪,侯卫东忙道:“看在小佳乖乖的面子,我尽量找机会。”

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1   侯卫东官场笔记2   侯卫东官场笔记3   侯卫东官场笔记4   侯卫东官场笔记5
   侯卫东官场笔记6   侯卫东官场笔记7   侯卫东官场笔记8   侯卫东官场笔记9   收藏本站

  • 广告赞助
  • 阅读榜单
  • 广告赞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