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第三百七十九章另一面(中)

分类:侯卫东官场笔记 读书笔记 直达底部↓

  烟厂副总老郑陪着秘书长洪昂与侯卫东到小伙食团吃饭,开了一瓶五粮液,菜品则与梁小鹏基本一样。

  洪昂摇着头道:“你们董事长架子挺大啊。”

  老郑“嘿、嘿”笑道:“董事长架子是大了些,可是人家有本事,岭西当年小烟厂好几个,现在就是茂东烟厂一枝独秀,董事长有本钱,他不仅有本事,人也仗义,在茂东名声很好,平时他甚少请人在办公室吃饭,看来这事有戏。”

  他想着周昌全两次到烟厂的事情,道:“到烟厂的地区领导不少,周书记是最诚心的,若再来一次,就有三顾茅庐的味道了,董事长之所以要请周书记到办公室吃饭,也是冲着这个诚意去的。”

  侯卫东听老郑说得理所当然,暗道:“有钱人真是牛,梁小鹏不过是烟厂老总,请正厅级实职领导在办公室吃顿饭,难道还要昌全书记感激涕零。”

  一直以来,周昌全总是以领导者风采出现在沙州人民面前,其视察基层的形象早就定格在侯卫东脑海中,周昌全为了在沙州开办烟厂,居然能将姿态放得这么低,这让侯卫东大感意外,他不由得感叹了一声:“能屈能伸方是大丈夫。”

  周昌全神情轻松地上了车,道:“今天晚上我们放松一下,把秘书长约上,打双扣。”侯卫东在青林镇工作的时候,也时常打双扣,技术还不错,他见周昌全很高兴,就道:“周书记,那今天晚上我和马师傅一边,陪两位领导打双扣,我要向两位领导学几招。”

  “听口气,小侯的水平应该不错。”

  侯卫东开玩笑道:“一般一般。全国第三。”

  周昌全笑道:“小侯,我还以为你不会说玩笑话,在我印象中,这是你第一次在我面前说点俏皮话,这就对了,人不能总是绷着,党历来主张是团张、紧张、严肃、活泼。实际上就是一张一弛之道,你是我的专职秘书,该稳重的时候一定要稳重,能放松时也要放松。”

  侯卫东道:“我记住了。”

  周昌全看到侯卫东又是一本正经的表情,笑道:“看你这样子。说着说着就严肃起来。”

  周昌全平时也挺严肃,今天他与梁小鹏谈得很愉快,引进烟厂之事有了七成希望,这让他着实有些兴奋。聊了几句,他又将思路转到工作之中,道:“烟厂总裁办的小周,是你同学的爱人。有了这层关系,对我们的后续工作极为有利,你要长期与小周保持联系。”

  在宾馆里,周昌全、洪昂、侯卫东、马波兴致勃勃地打起了双扣,在周昌全要求下,大家打得很认真,由于水平相差无已,结果较量起来没完没了,直到夜里两点这才结束了战斗。

  第二天,侯卫东还是七点钟就起了床。他到了周昌全房间门口,侧耳听了一会,没有任何动静,这才回到了自己地房间。司机马波也习惯了早起,他坐在床上看电视,见侯卫东进来,就扔了一枝烟过去,道:“侯科长,我真是羡慕你,在周书记身边干几年。出去就是一方领导,我们驾驶员,除了开车还是开车,没劲。”

  侯卫东道:“你从部队回来几年了?”马波盘着腿在床上抽烟,道:“我从部队回来七年。四年前到了小车班。到了小车班就给周书记开车,我技术好。这在小车班也是公认的,不过技术好也没什么用,最终还是驾驶员。”

  侯卫东听出马波还有转行的愿望,就问道:“你是什么学历?”

  “我是城市兵,高中学历。”

  “马师傅,要想转行就得要有文凭,现在拿文凭很方便,你何不趁年轻,拿个文凭,在合适的时候就转行。”侯卫东的意思是要趁着周昌全在位之时将自己的事情搞定,否则换个市委书记就有了变数,但是他没有说透,只是让马波去悟。

  马波明白侯卫东的意思,叹口气,道:“我高中就是混地文凭,要是成绩好也不会当兵,现在拿起书就想睡觉,而且给周书记开车,根本没有固定时间去学习。”

  “如果你要读,就去党校报名,我找个机会给你说说,也算是花钱拿个文凭。”

  马波颇有些心动,道:“也不知道拿了文凭有没有?”

  洪昂睡到了八点才起床,他打着哈欠到了侯卫东的房间,看到屋里烟气袅绕,道:“你们两人大清早就抽烟,坏习惯,伤身体。”

  马波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我们是为领导服务的,您和周书记不吃早饭,怎么能先吃了。”

  洪昂道:“周书记平时工作太紧张了,昨晚难得放松,今天我们谁也别打扰他,让他安心睡一个懒觉。”他感叹道:“外人只看到领导风光的一面,其实领导操心的事情太多,其中酸甜苦辣,你们慢慢体会。”

  回到了沙州,周昌全立刻召集了常委扩大会议。

  周昌全出语不凡,道:“茂东烟厂与我市地合作事宜,目前已经取得了实质性进展。”说了这句话,他就停了下来,用眼光目视着众位市级领导。

  在沙州建烟厂并不是新鲜话题,数年前的领导人就进行过尝试,都没有谈成,一方面是烟厂要价太高,双方颇有差异,另一方面,当时的茂东地区有地方保护意识,并不愿意沙州也建一个烟厂。

  “我与茂东烟厂梁小鹏董事长进行了接触,他对建分厂之事已有了初步意向,春节前他将带队到沙州来考察,今天会议主题只有一个,就是商议如何搞好接待工作。”

  刘兵事前没有听到一点风声,他用眼角余光瞧了瞧面带喜色的市级领导们,默不做声。

  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杜正东首先发言,道:“据我所知,茂东烟厂梁小鹏是省政协常委,我们就按照省级领导人加强保卫,由公安局制定周密的安保措施,确保万无一失。”

  周昌全强调道:“梁小鹏不仅是省政协常委,更重要的他是能够沙州带来巨大利益的财神爷,安保措施要升格,按照正部级来布置警力。”

  “安保地事我不多说,由正东全权负责,明天上午把安保方案拿出来,我亲自过目。”

  他苦口婆心地道:“沙州地处内陆,经过十来年发展,该挖的潜力已经挖了,现在处于上升乏力的瓶颈阶段,如果没有大项目进入沙州,很难有大的起色,同志们要记住,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同志们讨论得很是热烈,会议持续了三个多小时,最后形成了以刘兵为组长的茂东烟厂项目领导小组。

  周昌全最初提出这个建议,侯卫东还楞了楞,不过转念一眼立刻释然:“茂东烟厂是周昌全出马拿下来的,此时交给政府去办,办成了,功劳也会记在周昌全身上,办砸锅,责任则在政府身上。”

  而在一般操作过程中,党委决策,政府执行,周昌全这样安排,既符合常规,也在情理之中。

  散会之前,周昌全用手掌在空中用力地点了点,道:“这次接待工作各部门全力以赴,谁出了问题就摘谁的帽子,另外,工作中要注意外松内紧,新闻部门就不要报道此事,这事只做不说。”

  “我最后再强调一点,茂东烟厂开分厂这件事要上升到事关沙州今后发展的战略高度,是近期市委市政府的中心工作。”

  第三天,梁小鹏带着六个手下来到了沙州。

  沙州环卫工人提前两天做起了准备,工人取消了两班倒,洒水车全部出动,环卫工人只以为是迎接春节,他们不知道这次大行动的真实目地是为了迎接梁小鹏一行。

  在梁小鹏即将入驻的小招待所,公安局派出了两组警察,一组在明,一组在暗,实行全方位保卫。

  市政府四大班子以及黄子堤、洪昂、步海云等领导乘坐一辆金杯客车,来到高速路口迎接,最新的桑塔纳警车闪烁着警灯在前面开道。

  吴海县委书记赵林、县长朱亚军以及侯卫东等人亦在迎接队伍之列,不过他们没有坐在金杯车上,而是等在了小招待所。

  吴海县境内有一片山地,土壤极为适合栽植烟叶,赵林和朱亚军过来主要是向梁小鹏展示烟叶基地。

  侯卫东与任林渡站在一边,任林渡小声道:“老兄,你是怎么混到昌全书记身边,按理说你给祝书记当了秘书,很难再成为昌全书记秘书,小弟实在佩服。”他见侯卫东不答腔,又道:“过了春节我就要结婚,女朋友是沙州工商的,你等着喝喜酒吧。”

  侯卫东此时并不想说话,听了此语,还是忍不住道:“你就把郭兰放弃了。”任林渡心中一暗,脸上表情却仍然是笑眯眯地,他道:“郭兰对我来说就是天上仙女,到了吴海我反思很久,决定了还是找个凡夫俗子过日子比较踏实。”

  这时,警车闪烁着开了过来。

  小招待所附近的居民早就看惯了这个景象,两个五十来岁的男子在小门店外下象棋,其中一人看到了警车,愤愤地道:“不知又是哪个贪官,这些贪官随便拉一个出来枪毙都没有错,真***该死,这是什么世道。”

  另一个男子道:“你这是嫉妒,有本事你去当官。”

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1   侯卫东官场笔记2   侯卫东官场笔记3   侯卫东官场笔记4   侯卫东官场笔记5
   侯卫东官场笔记6   侯卫东官场笔记7   侯卫东官场笔记8   侯卫东官场笔记9   收藏本站

  • 广告赞助
  • 阅读榜单
  • 广告赞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