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第三百八十章年关(上)

分类:侯卫东官场笔记 读书笔记 直达底部↓

 市长办公室,刘兵对蒙厚石道:“你看看现在这事,我可能是沙州历史上最窝囊的市长,政府想配备一个市政府副秘书长,也是力所不逮。”蒙厚石接连抽了几枝烟,他苦笑道:“杨森林是现职的县长,常委会这样考虑也有其道理。”

  刘兵大声地道:“有什么道理?这就是一手遮天,杨森林只是担任副秘书长,并不需要通过省委组织部,怎么就不能动,我瞧不出有多大的难度。”

  他又道:“我是实话实话,老蒙,你的年龄也老大不小了,退下去就是这一、两年的事情,我瞧上了杨森林,把他弄到了市政府来,是想让他先熟悉工作,下一步接你的班。”

  “只怕是昌全书记不会同意这个方案,他已经让赵部长配置副秘书长人选。”蒙厚石将杨森林弄到市政府,也正是存了这样的心思,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刘兵会突然提出此事。将自己的全盘计划打乱。

  刘兵在常委会上突然提出这事。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道:“你昨天提起,这事是省委江秘书长地意思,我没有想到事情会有这么复杂,你马上给江秘书长联系。如果有空。我们赶到岭西去,我要当面向其江秘书长解释。”

  他一边说一边就拿出一本省委机关通讯录,递给了蒙厚石。

  蒙厚石暗道:“刘兵这是什么意思?”他没有接过通讯录,拿出手机,道:“我手机里存有号码。”

  刘兵就盯着蒙厚石,督促着他与江秘书长联系。

  在沙州,周昌全就如乔木。根深叶茂。刘兵就如灌木,始终在乔木地覆盖之下,他想借助外力与周昌全较量。

  这一次,如果周昌全屈服于省委江副秘书长压力,刘兵也就将周昌全的权威撕开一个口子,如果周昌全顶住了江副秘书长,则周昌全就多了一个敌人,而他就多了一位盟友。

  蒙厚石作为市政府老资格秘书长,他对周昌全过于抓权也有看法。他大体上猜到了刘兵的用意,稍为犹豫,他还是当场给江副秘书长打了电话。

  江副秘书长很爽快地道:“我四点钟有会,四点以前都可以过来。”

  听得肯定答复,刘兵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看了看表。道:“事不宜迟,我们十一点准时出发。到岭西请秘书长吃午饭。”

  回到了办公室,蒙厚石又给江副秘书长打了电话,说清了原委。

  江副秘书长是朱建国嫡系,朱建国不便出面的事情都由他处理。在前年,杨森林想当益杨县委书记,当时朱建国认为杨森林并不成熟,想让他多磨一磨,也就完全放手,笑看其自由沉浮。

  这一次,朱建国有意让杨森林接老蒙的班,江副秘书长就要主动干预此事。

  蒙厚石道:“刘市长性子太急了,他今天就在常委会上把这事捅了出来,反而不好办了。”江副秘书长道:“事情经过清楚了,老蒙,你如何看待此事?”

  蒙厚石尽量客观地道:“刘兵对于市政府副秘收长人选上应该发言权,昌全同志优点很多,就是在用人上手太紧了,有时候应该松一松,否则政府很难开展工作。”

  江副秘书长对此事未作评价,话锋一转,道:“老蒙,你也别呆在市里了,朱书记与省人才宁主任关系不错,他与宁主任说好了,过了春节就让你到省人大,好歹也得在厅级岗位上退休,省人大老同志多,待遇很不错。”

  蒙厚石早就知道此事,笑道:“我原本想彻底退下来,建国书记劝我到省人大,看来我还得再干几年。”

  中午十二点,刘兵和蒙厚石就来到了岭西,他们找了一家海鲜店,等着江副秘书长,刘兵还特意让蒙厚石带了一张岭西百货购物卡,里面有一万元,作为春节拜年钱。

  由于是中午,江、刘、蒙三人只喝了一瓶红酒,分手之际,刘兵握着江副秘书长地手,诚恳地道:“益杨县经济社会发展等诸方面都领先于其他几个县,杨森林作为县长,功不可没,我想给他加些担子,让他出任市政府副秘书长。”

  又道:“我回去准备再次向昌全书记表明我的观点,争取得到他的同意与理解。”

  江副秘书长道:“政府工作千头万绪,都是具体的事情,副秘书长一定要配合好了。”说到这里,他的话就嘎然而止,道:“今天就这样,祝刘市长春节愉快。”

  送走江副秘书长,蒙厚石就回沙州。

  刘兵家在岭西,他直接回了家。

  半躺在床上,刘兵随手翻着省政府的机密通讯录,机密通讯录的人都是有级别地领导干部,绝大多数人他都认识,认识人虽多,知音却寥寥可数,在这寥寥可数地知音中,用得上靠得住的人就如恐龙一样珍贵。

  他的目光停在在省委办公厅——副秘书长郑玉楼的名字上,在年初,郑玉楼已成为秘书长。老本子上郑玉楼仍是副秘书长。

  这位郑玉楼。与刘兵关系还不错,平时也有来往。

  郑玉楼接到刘兵电话,道:“老刘,你一人吗?既然一个人今天就听我安排,别争了。再争就见外了。”正说着,秦路副省长走到了办公室门口,他忙道:“就这样定了,七点钟,金星宾馆顶层餐厅,到时电话联系。”

  等到晚上六点半,刘兵特意挑了一件藏青色厚西服。提前到了金星宾馆。这间宾馆是岭西最好地宾馆之一。各地领导到岭西多喜欢在这里落脚,侯卫东是误打误撞来到了这个宾馆,以后到岭西基本上居于此。

  到了顶楼餐厅,一位年轻人就迎了过来,道:“刘市长,您好,我是省委办公厅小张,秘书长让我在这里等您,请这边。”他一边走一边解释道:“我是沙州人。在电视里见过刘市长,上次刘市长到省政府开会,我曾为你们服务过。”

  刘兵客气地道:“春节回不回沙州,如果回来,给我联系。”小张温和地笑道:“我哪里敢打扰刘市长。”

  进了包间。郑玉楼笑着握手。道:“刚才正给你打电话地时候,秦省长来找我。急急忙忙挂了电话,今天是朋友聚会,大家都是熟人,组织部丁原,财政厅老蒋,茂云市的老祝,这几位你应该都熟悉。”

  刘兵在省直机关工作之时,与郑玉楼接触得最多,如今郑玉楼已是省政府秘书长,他就客气地道:“让秘书长等我,汗颜啊。”

  郑玉楼笑道:“今天下午就在这里开座谈会,五点钟才散会,我直接就过来了。”又道:“老刘,你当了市长怎么见外了,今天到场的人,你和老祝是地方大员,说话管用,我在局外人眼里是领导,其实在省直机关也就是打杂的干部。”

  丁原、老蒋先后到了。

  到了七点,祝焱才赶了过来,进门以后他就道:“实在抱歉,我有事耽误了,让各位久等,自罚三杯。”

  见到了沙州刘兵,祝焱稍稍愣了愣,不过转瞬间脸上表情就恢复如常,他热情地道:“刘市长,你是老领导,今天晚上借秘书长地酒,我要多敬你两杯。”

  今天这个聚会目地是为了祝贺郑玉楼由副秘书长升职为秘书长,虽然正、副之职只有半步之差,但是跨越的难度不亚于国足冲出亚洲,因此组织部丁原就嚷着让郑玉楼请客。

  郑玉楼约了几镒,今天才勉强将几位常聚的朋友约齐。

  坐定以后,祝焱道:“等一会还有一位小朋友从沙州过来,大家都认识的,侯卫东。”

  这三年来,每年春节侯卫东都与这些领导见过面,郑玉楼道:“今天到场人人就属小侯酒量最好,去年他至少喝了二斤左右,居然没事,真是海量。”

  他开起了祝焱地玩笑,道:“我现在就在琢磨着挖周昌全地墙角,将小侯调到省政府办公厅,你没有将他弄到茂云去,是决策失误,这种酒场高手,到哪里都是宝贝。”

  几天前,侯卫东就知道周昌全要在今天团年,周昌全父亲已经过逝,母亲平时住在周昌全二弟家中,每年春节,他们四兄妹都要在二弟家团年,这一天司机和秘书统统放回家,他要亲自下厨,为母亲做饭,尽儿子的孝

  侯卫东原本想趁着难得地时间,到茂云去给祝焱拜年,上午接到祝焱电话,让他到岭西一起为郑玉楼庆祝,谁知临时有些事情,周昌全接近六点才回家。

  一路高速,七点十分到了金星酒店,侯卫东进门就道:“各位领导,我迟到了,自罚三杯。”

  他地话与祝焱如出一辙,众人觉得有趣,笑了起来。

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1   侯卫东官场笔记2   侯卫东官场笔记3   侯卫东官场笔记4   侯卫东官场笔记5
   侯卫东官场笔记6   侯卫东官场笔记7   侯卫东官场笔记8   侯卫东官场笔记9   收藏本站

  • 广告赞助
  • 阅读榜单
  • 广告赞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