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杂文
  • 发现
  • 第四百一十三章敏感(上)

    杂文社 / 侯卫东官场笔记

      侯卫东见小佳站在门口,就道:“你先回寝室,我把稿子看完就过来,这是明天下午周书记要用的稿子。”

      小佳回到寝室,又觉得无聊,侯卫东在寝室里实行了清空运动,除了手电筒和台灯,其他家用电器统统搬出了寝室,免得电磁幅射对母子有影响。

      侯卫东对于此事很执拗也很认真,这让小佳感觉很好,只是,房间里只剩下手电筒和台灯,未免有些无聊,小佳靠在床上,不一会,倦意又来了。

      正在迷糊间,侯卫东走了进来,小佳睁开眼睛,道:“陪我说会话。”侯卫东就躺在小佳身旁,道:“朱言兵把爸弄回厂里,他是确实需要技术力量,还是别有企图。”小佳道:“能有多大的企图,再说,他即使留有什么心眼,也是为了厂里好,支持支持又有何妨。”

      “以后别人朝家里送钱,我们一定不能收,吃人口短,拿人手软。”侯卫东想着孔正义站在树林下可怜巴巴的样子,便开始告诫起小佳。

      小佳忍不住笑了起来,道:“这话等你当了一把手再说不迟,目前为止,基本上没有人到家里来行赌。”

      侯卫东问道:“记得今天春节,我收了不少红包,一共有多少?”在春节期间,沙州有头有脸的单位都要找准机会给个红包,这属于灰色收入地带。作为市委办副主任,红包在一般情况之下是五百元,大方一点。也给一千元,侯卫东只记得收了不少,并不在意红包钱有多少,回家以后,就统统交给了小佳。

      小佳捂着嘴笑道:“我猜一猜收了多少?”她当过办公室主任,也送过不少红包,这种灰色地带地钱比较安全。并不需要担心。

      “不知道。我从来没有清理过。”侯卫东回想了一下所收红包,道:“可能有一、两万吧。”

      小佳凑到他耳朵边,这:“总共有五万六千。”

      侯卫东吃了一惊,他现在月工资加上电话等几样补贴也就一千多元,一年正式的收入不会超过一万五,春节收的红包略等于四年工资,“这个未免太多了。”

      小佳当过建委办公室副主任,也送过不少红包。对此亦有深切体会,道:“发红包是灰色收入。更是典型地看人下菜碟,一般人没有这么多,大家给你送红包,是看到周书记的面子上,如果你不是周书记的专职秘书,仍然担任市委办公室副主任,恐怕这个红包也要少三分之二。如是你只是市委办一般工作人员。红包恐怕只有现在几十分之一。

      小佳又道:“建委给你的信封里装了两千块,这个红包等同于市政府秘书长级别。那一年我给市政府秘书长蒙厚石送红包,也只送了两千。在政法委、党工委、团委、妇联这些部门,恐怕就没有几个红包,还有很多无职无权的干部,根本就收不到红包,同样在机关,同样进出一个大院子,相差何止百倍,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现实。”

      这种年终红包现象,在沙州甚至在岭西都比较普遍,当然,能得到体制外红包的人,都是领导和职权部门要害人物,水至清则无鱼,周昌全知道这个情况只要大家不超出标准,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不会太认真。

      此现象有历史传承,在封建王朝素来是给官员的薪水不高,明代相当于地厅级官员地月工资按实物折算也不过一千多块,而他们还得负责发放手下师爷、长随地工资,所以就有冰敬、炭敬之类,这个传统遗留下来,就形成了过年节的红包。

      侯卫东收入颇丰,不太在意这些红包,想了想大部分普通机关干部,不由得感叹道:“现在网络上对干部意见很大,其实绝大部分干部都无职无权,资源集中在了少数人手中,多数干部收入很低,只是名声好听一些,收入稳定一些。”

      “不过,我如果不收这些红包,恐怕又会成为异类,反而不利于我开展工作。”

      再次感叹一番,侯卫东对小佳道:“这钱你就收着,随你怎么用,不过,除了这种灰色收入,有人如果给家里送钱,你一律不许收,我们不缺钱,千万不要因小事而乱大谋。”

      到家里来看望小佳的同事挺多,小佳的消息亦不闭塞,她道:“沙州流传一封检举信,是针对财政局孔正义的,你听说过没有?”

      侯卫东将脸贴着小佳隆起的肚子,感受着肚皮里小家伙的运动节奏,口里道:“有这么一回事情,八分钱一封信,谁不会寄,不必太当真。”

      又道:“我的身份特殊,你别去传这些话,同事们议论,你听着就行了,如果你也跟着说,传到某些别有用心人地耳朵里,恐怕要造起事端。”

      小佳故意撇了撇嘴,道:“你以为你是明星,走到哪里都有花边新闻。”嘴上虽然这样说,她也明白,老公所处的位置敏感,盯地人着实不少,有些话确实不能乱说。

      省纪检监察一室到达沙州的消息被控制在极小的范围内,可是地上消息就如游荡在四野的风,总是无孔不入,当然,大部分传说都是失真,更有甚者传出了沙州市主要领导涉嫌其中的夸张传言,而人们总是对最夸张的传言津津乐道。

      第四天上午,陈再喜与济道林一起来到周昌全办公室。

      周昌全在办公室里与客人见面,通常不会离开办公桌,今天却破例起身,三人就坐在宽大的皮沙发上。如老朋友一样聊天,侯卫东给三人泡了铁观音,便拿了笔记本坐在一旁。

      正式谈问题之时。陈再喜挺直了腰身,打开笔记本,道:“通过调查,检举信上反映地问题与事实有较大出入。”

      “第一个虚列支出问题,九六年十二月,孔正义确实让出纳为其办了一张信用卡,存入六万元。后来用五万元发票来冲帐。另外剩余地一万元在四个月后冲帐,没有什么问题。”

      “九七年五月,到欧州考察,借走现金三万,后来报销了六万块,这六万块钱也符合报销手续。”

      “第二是受赌七万元的事情,查无实据,汽修厂当事人否认了此事。”

      “第三是新房装修地报帐问题。去年财政局大楼进行了部分装修,帐册正常。”

      “第四是收受拜年钱问题。查无实据。”

      周昌全早就料到了这种结局,他端起茶杯,轻轻啜了一小口,等着陈再喜的下文。

      陈再喜正颜道:“虽然孔正义同志没有检举信中所指出的违法违纪行为,可是我们调查中,也发现了一些不好的现象,比如大吃大喝、大手大脚。信用卡上的六万元。其中有四万元是用于吃喝,虽然都有经办人、分管领导签字。手续是全了,可是这个吃喝的数字未免太大了。”

      “还有财政局的装修,虽然外表看起来和大众办公家俱相差不大,但是全部都是名牌,价值不菲。”

      陈再喜讲完具体情况,总结道:“以上例举地几个问题虽然还不至于纪律处分,但是这个苗头值得注意,此情况廖平副书记作了汇报,这也是他地意见。”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最好的部门,在物质匮乏的时代,粮食、食品、供销社等等部门是最热门的,改革开放以后,物质短缺成了历史,这个时代最缺的是资金,管钱的部门如银行、财政局、税务局便炙手可热,每一个地区,最巍峨最富丽堂皇的建筑绝对是这三个部门。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财政局用钱素来大手大脚,这是岭西全省的通例,省财政厅当然也不例外。

      周昌全深悟其中三味,他自然同意陈再喜代表省纪委指出地问题,说了些冠冕堂皇的话。

      济道林见火候差不多了,道:“正事谈完,我有一个提议,沙州新开发出来一处大温泉,陈主任去泡泡澡,洗去四天来地劳累。”

      陈再喜任务完成,浑身轻松,爽快地答应了济道林的提议。

      “小侯,你是陈主任的同学,今天就交给这个任务,去陪同陈主任泡澡,泡了澡,中午回小招用餐。”周昌全临行前又把任务交待给侯卫东。

      温泉位于南部新区,名为脱尘,倒有些意思,前年动工,四月二十日才正式开业。

      等济道林一行来到了脱尘温泉,南部新区主任高健和温泉的老总早已等候在此,高健殷勤地道:“济书记,这是温泉的水总。”

      脱尘温泉的老总姓水名平,叫水平,俗称水总,济道林早就听说了他的大名,道:“水总,久闻大名,你这名字取得好啊。”

      水平架着幅金丝眼镜,很文气,笑道:“济书记,名字是祖先血脉地符号,我自己没有办法选择。”他风度翩翩地走在前面,陪在济道林和陈再喜等人,道:“贵宾池已经准备好了,各位领导请。”

      高健与侯卫东已混得很熟了,他将袖子挽起来,道:“兄弟,你看我这皮肤,有什么不同?”见侯卫东未瞧出异样,高健道:“脱尘温泉开业以后,我天天陪着各方大员来洗澡,身上地皮肤全部洗白了。”

      “哎,都说泡温泉是享受,可是让你一天晚上泡两次甚至三次,任谁都受不了。”高健抱怨了几句,指了指外面的露天大池子,道:“粟部长带着省委组织部几位处长在里面泡澡,我实在不想泡了,只是把午餐准备好了,就不下水了。”

      贵宾池子其实就是一个屋子关着一池子水,这个池子比外面要小得多,里面供应着饮料,设施也比外面高档,但是在屋里关着,空气并不如外面地大池子。

      济道林已经带家人悄悄来泡过一澡,他受不了屋里压抑的环境,道:“外面的大池子其实不错,比这屋里更加接近自然。”

      大家也就移师外面更加天然的大池子,这个池子号称岭西第一大池,比蓝球场子还稍大一些,大池子边水雾缭绕,热气腾腾,虽然是大白天,却有一种雾里看花的朦胧感觉。

      换了衣服,众人如鱼儿一般下了水,济道林陪着陈再喜找了一个角落说话,侯卫东见池子里的水约有一米三、四,以前在沙州学院学习之时,他练得一身好水性,此时就忍不住在游了几圈,自由泳、蛙泳、仰泳,转换着姿势,在水雾中扑腾,倒也畅快。

      “卫东,泳得不错。”

      沙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粟明俊陪着两个男子正斜*在水边,当济道林一行走进之时,他已经认了出来,只是正陪着省委组织部的同志,就没有立刻过去打招呼。

      侯卫东来到粟明俊身旁,互相介绍以后,他便停下来,将身体沉入温泉中,只露出脑袋在水面上。一边聊着,他一边随意地四处张望。

      雾气之中,郭兰正陪着省委组织部的两个女同志在另一个角落。

    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1   侯卫东官场笔记2   侯卫东官场笔记3   侯卫东官场笔记4   侯卫东官场笔记5
       侯卫东官场笔记6   侯卫东官场笔记7   侯卫东官场笔记8   侯卫东官场笔记9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