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杂文
  • 发现
  • 第四百四十一章网(下)

    杂文社 / 侯卫东官场笔记

      自从周昌全去见了省纪委高祥林书记以后,孔正义一案就变得内紧外松,渐渐悄无声息。

      最后被省纪委双规的有两名干部,一是刘传达的秘书,他被开除公职,却没有受到刑事处理,二是财政局办公室吕主任主动辞职,到南方做生意去了。

      这两人的去职算是此案的尾声。

      “老高,你客观地说,沙州情况到底如何?莫非沙州是洪洞县,没有一个好人?”省委书记蒙豪放看了案卷,想起昨天闲聊时听到的只言碎语,虽然说者若许是无心,但是听者有心,今天听完沙州案情以后,若有所思地问高祥林。

      白包公高祥林放下了手中的汇报材料,道:“孔正义是沙州财政局长,这个职位可是与方方面面都有接触,多牵出一些人也很正常,这一次省纪委查得很彻底,孔正义先后交代了三十来人,有名有姓,有职有位,够得上刑的有七人,绝大多数都在灰色地带。”

      蒙豪放最看重的是两位党政领导,听到周昌全和刘兵都很干净,就放下心来,道:“对腐败分子我们不能姑息,我重申两个绝不,一是绝不留情,二是绝不手软,一查到底。”

      高祥林在好几省当过纪委书记,又与蒙豪放共事多年,虽然到岭西的时间不长,处理此事的轻重缓急拿捏得极好,道:“比起茂云,沙州情况要好得多。茂云是两个主要领导都涉案,沙州涉案最高级别的领导就是副市长刘传达,而且刘传达一案很具有时代特点,他对国有财产流失犯有不可推卸地职责,不过从调查情况来看。刘传达倒还真是办实事的人,他办的新厂吸纳了老厂主要技术力量,现在生意挺好,如果不是东窗事发,他的新厂说不定还真能发展壮大。”

      蒙豪放想起了近期出现的不和谐地思潮和争议,目光变得深沉起来,道:“有人说岭西的私营企业都有原罪,更有激进的人还提出要清算私营企业的原罪,这种思想我不赞成,我们眼光应该更长远。行为要更加务实,一句话。放下包袱,轻装前进。”

      他说得不甚明白。高祥林却听得很明白,他道:“对于不够刑的同志,我建议交由沙州市委处理,通过此案,看得出沙州市委还是坚强团结的,特别是市委书记周昌全同志党性强,胸怀磊落。”

      “我同意你的意见,周昌全同志在沙州工作多年,熟悉情况。我相信他能正确处理此事。”蒙豪放又道:“周昌全这个同志,作为市委书记,事必亲躬,一方面说明了对党忠诚,敬心敬业,另一方,他容人之量稍窄一些。放手让年轻人做事。只要把好舵,就翻不了天。”

      对于周昌全的使用问题。蒙豪放与省委分管组织副书记朱建国也有分歧,朱建国的态度很明确,“沙州出了腐败大案,周昌全作为市委书记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适宜在沙州担任市委书记,建议调至省政协或是人大。”

      蒙豪放对此还没有表态,今天听了高祥林地报告,已是心中有数。

      对于明年换届,周昌全很有把握在任一届,他到任沙州只有一届半,再出任市委书记虽然并不太符合常规,可是他已将自己的意愿向蒙豪放同志亲自作了汇报,又与吴英作了交流,综合两方面地意见,他自觉问题应该不大。

      既然还有一届任期,周昌全就雄心勃勃地制定着工作计划,特别是孔正义一案在最小代价下得以解决以后,他便开始着手对成津之事进行处理。

      八月一日,政法委书记杜正东从北京开会回来,到了岭西,刚下飞机,便接到了侯卫东的电话,“杜书记,你好,我是侯卫东,周书记想问你什么时候回沙州。”

      杜正东原本想去省里拜访省政法委地几位领导,得知周书记有事,看了看表,道:“我刚下飞机,正在回沙州的路上,估计一点钟到沙州。”

      侯卫东道:“杜书记稍等,我请示周书记。”很快,他又接通电话,道:“杜书记,中午周书记在小招等你,一起吃午饭,为您接风。”

      杜正东心里在纳闷,他打电话给政法委办公室主任,劈头道:“最近市里出了什么大事?”政法委办公室主任被问得莫名其妙,道:“杜书记,最近市里没有什么大事,有一件事,就是刘传达和孔正义被捕了。”

      “这事我知道,还有什么事,你是政法委办公室主任,应该有起码的政治敏锐性,别当糊涂虫。”杜正东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就训了办公室主任两句。

      政法委这位办公室主任,年龄不大不小,在政法系统是有名的一根筋,法院坚决不要他,然后不知什么原因就到了政法委办公室当主任,杜正东来到沙州政法委以后,就觉得此人用起来很别扭,得知这个内幕后,还自嘲道:“政法委好歹是领导机关,怎么成了政法系统养老的地方。”

      他早就想换掉此人,一直在物色人选,只是公检法司这些单位的业务骨干都不愿意转行,而不是业务骨干人的人,杜正东又不想要。

      政法委办公室主任放下电话,摸了摸脑门子,疑惑地道:“沙州确实没有什么大事,难道非得编一个吗。”想着杜正东的态度,他心里一阵郁闷。

      政法委办公室虽然不是什么重要部门,但是位于市委,消息还是蛮灵通的,这位主任说没有什么大事,想来也是事实,杜正东原本想再问侯卫东,拿起手话机,又挂掉。

      到了小招待所,周昌全正在一号楼上看电视,他把门关上,空调开得很足,斜躺在床上看电话,这是他在家里最喜欢地姿势,懒散而随意,舒服而自在。

      等到侯卫东上来敲门,他立刻翻身起来,整理了衣服,又变得严肃而威严。

      “周书记,让您久等了。”杜正东对于周昌全单独接风,尽管知道这顿饭不好吃,但还是觉得受宠若惊。

      盛夏的小招,树荫浓密,知了隐藏其中,不知疲倦在吼叫着。

      三人在小餐厅坐定,周昌全几乎没有寒暄,很郑重地道:“杜书记,有任务交给你。”杜正东放下手中的筷子,并不问是什么事情,坚决果断地道:“保证完成任务。”

      “章永泰之死,存在着不少疑点,对此事,市委不会放弃。”

      杜正东道:“从现存证据来说,无法证实章书记的车祸是人为所致。”

      “这一点我清楚,可是不相信此事,他是奉命整顿矿业秩序,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因而引来杀身之祸。”周昌全眼中怒意渐盛,道:“部分同志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已经严重腐化变质,成为了人民的敌人,我绝不能容忍此事发生在沙州。”

      他强调道:“虽然不能从法律上认定章永泰地死因,但是还可以从其他渠道入手,必要之时,可以上手段。”

      杜正东迅速领会了周昌全地意图,道:“成津公安局长年龄偏大,业务能力一般,我建议对其调整,在市局选配人员出任公安局长,暗中调查成津县涉黑团伙,从这个渠道入手,争取查清事情真相。”

      周昌全道:“这个建议很好,水路不通走旱路,迂回前进,力争达成目标。”

      他又对侯卫东道:“小侯,我也给你一个任务。”

      侯卫东没有料到话题突然转到自己身上,他如杜正东一般,表态道:“我保证完成任务。”

      “成津局面很复杂,光*一个公安局长解决不了问题,小侯到成津工作一年,出任县委副书记,暂时主持县委工作,稳定住局面,等到真相水落石出以后,你就回市委。”

      周昌全派侯卫东到成津县,主要目的是稳定局势,为下派地公安局长创造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等到成津事情办完,他就准备让侯卫东出任市委副秘书长,仍然在他身边工作,等这一届任期结束以后,侯卫东也有三十四、五岁,就可以直接出任秘书长,这样就是名正言顺的市委常委,进入地市一级领导行列。

      侯卫东已有到成津的准备,他原以为是到成津出任县长,没有料到是出任主持工作的县委副书记,这就和当年杨森林一样。

      杜正东道:“有侯主任主持成津县委工作,公安机关就更有信心查出事情真相,依法从重从快打击成津涉黑团伙。”心里却道:“侯卫东这小子看来深受周昌全信任,不到三十岁就主政一方。”

      侯卫东提了一个要求,道:“成津县政府常务副县长李太忠,他的儿子李东方就是成津县有名的矿老板,我的想法是先将李太忠调走,这样有利于查案。”

      周昌全满口答应,道:“这事好办,就让李太忠到沙州市城管局。”

      城管局是建委的二级局,平时事情多,又琐碎,把李太忠调入城管局,是一个绝妙的主意。

      回到家里,侯卫东只说了到成津任职,并没有说明原因,小佳很不解,道:“你可是市委书记秘书,东、西城区、南部新区、包括益杨县,都有职位,怎么跑到偏僻的成津县,是不是周昌全不满意你。”

    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1   侯卫东官场笔记2   侯卫东官场笔记3   侯卫东官场笔记4   侯卫东官场笔记5
       侯卫东官场笔记6   侯卫东官场笔记7   侯卫东官场笔记8   侯卫东官场笔记9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