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杂文
  • 发现
  • 第四百四十七章意外(下)

    杂文社 / 侯卫东官场笔记

      回城路上,侯卫东坐在后排,专注地透过车窗审视着成津的土地和建筑。

      由于章永泰的小车已经摔成了一堆废物,侯卫东暂时没有坐车,县办主任胡海征求意见以后,从交通局调了一部新的越野车,暂时充当侯卫东用车,这车减震很好,尽管道路破破烂烂,车内并不颠簸。

      驾驶员也是从交通局一并借调过来,他平时为交通局几位副局长开车,在车内说话向来随便,天一句地一句,从来没有顾忌,此时从反光镜偷窥了新来的书记,见其神情严肃,有着凛然不可犯之威严,便不敢唐突地开

      车内只听到发动机轻微的轰鸣声。^^

      下车之际,侯卫东对周师傅道:“周师傅,辛苦了。”

      周师傅见侯卫东终于开口,恭敬地道:“为领导服务,是我的本职工作。”看着侯卫东走进办公楼,周师傅自言自语道:“难怪侯书记年纪轻轻就当书记,一看就是个历害角色。”

      侯卫东本人当过秘书,知道领导与两个人接触得最为密切,一个是贴身秘书,另一个就是驾驶员,这两人职位不高,却相当重要。

      在春秋战国时代,曾经有一个著名的案例,讲述了一位勇将打仗前遍赏三军,唯独忘记了马车夫,而那位马车夫恰恰心胸狭窄,在战斗中,为了一饭之仇。^^驾驶着马车投降敌军,这位勇将为自已的大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且这个代价并非一条生命。同时陪葬的还有将军手下的千万士兵。

      侯卫东对这个故事记忆深刻,加上自已地特殊经历,他比其他县委书记更加重视身边的这两个人,只是,他在成津县两眼一抹黑,根本没有合适人选。

      县委办主任胡海很郁闷。今天一大早。他就守在了县委招待所,按照惯例,他是要陪着去十里相送,可是侯卫东却让他先回办公室。

      这就让胡海摸不着头脑,回到办公室以后,再亲自到新老板的办公室仔细检查一遍。\耐心等着新老板回办公室。

      坐了一会。胡海就接到了好几个推荐贴身秘书地电话,胡海皆道:“新老板本要求很高,我现在还摸不到水深水浅,先试一试,尽力而为。”

      估摸着时间,他拿出十来份未处理的文件,这些都是需要县委书记亲自定夺的文件,只等侯卫东一回来。他就送过去。

      等到侯卫东回来。他立刻将文件送了回去,道:“侯书记。这几份文件需要你阅示。”放下了文件以后,他介绍道:“这间办公室是章书记以前用过的,他的私人物品都已搬走,办公家俱和休息室用品都是新买的。^^^^”

      侯卫东在办公室转了转,问道:“秘书地房间没有连在一起?”胡海笑解释道:“秘书房间就在走道对面,招呼起来方便,县里和市里地格局稍为不一样,市里领导和秘书的房子连在一起,县里是分开的。”

      “成津县委办的结构和益杨是一样的。”

      侯卫东又问道:“四年前我在益杨当过县委办公室副主任,以前在一起开会,成津都是赵主任参加,他现在到哪里去了。”他来到成津之前,做足了功课,在记下的领导人地名字中,并没有以前赵主任,他就特意问了问。^^

      “我以前还在县党校,章书记到了成津,我才调过来,赵主任辞职下海了,现在已经大老板了。”

      “老赵做什么?”

      “他开了一家磷矿,生意做得大。”

      侯卫东到成津县,很重要地一件事情就是整顿矿业秩序,听说老赵当了磷矿老板,便留了心思。

      胡海见侯卫东态度挺好,道:“侯书记,这房子是否换一换。”

      许多领导都有个习惯,不愿意做别人用过的东西,包括房子,章永泰初到成津,就是从隔壁换过来的,而隔壁的那一套房子就一直锁着,没有人用。^^

      侯卫东摆了摆手,道:“共产党人是唯物主义,我不信哪些。”说到这里,他猛然间意识道前任书记或许有些讲究,便把话又圆了圆,道:“这房间挺好的,不用换了。”

      “关于侯书记的专职秘书,我手里有个推荐名单,请侯书记定夺。”

      “还有驾驶员,是在小车班里选一个,还是从外面调来?”

      侯卫东道:“小车班的驾驶员技术都应该可以,就从小车班调,我有两个条件,一是年龄要在三十—-四十岁之间,二要当过兵,如果给部队首长开过车,则更好。^^

      “至于秘书,先不急,把名单先留下来,我先看看。”

      胡海走后,侯卫东坐在宽大的桌子后面,看着几份文件,他突然涌起一阵**,心道:“这是一个重要地舞台,也是起飞地跑道。”转念又想到成津可能出现的暗流,便将**压了下去,细细地思考着可以遇到地困难。

      独自坐了一会,没有人来找他,很清静。

      侯卫东给水利厅吴英拨了一个电话过去,“吴厅长,您好,我是沙州小侯,侯卫东。”吴英对侯卫东印象挺好,离开沙州之时,很例外地将电话留给了他,她此时正在开会,就压低声音道:“小侯,你好啊,什么事情?”

      听到吴英压抑的声音,侯卫东知道她在开会,道:“吴厅长,我调到了成津县,任县委副书记,主持县委工作。^^

      “祝贺你,这是一个很好的台阶,我在开会,不多说了,给你一个任务,你得保护项叔叔的墓地,成津采矿的很多,一定别在周围开采,要让逝者安息。”

      “放心,我一定将飞石镇项叔叔的墓地保护好,近期我派一个工程队,将项叔叔的墓地维修了。”

      “小侯,这事你就要多费心了。^^^^”

      项勇虽然死了,却活在了吴英心中,在侯卫东心中,项勇就是一个符号,他明白其中吴英心中的地位,因此在新笔记本上的最后一页,写下了“飞石镇项勇”五个字,用来提醒自己。

      挂断电话,侯卫东又给杨柳打了一个电话,道:“杨柳,帮个忙,我在市委办时,基本上没有与各县委办打交道,你平时和县里的同志接触得多一些,在成津县委办里有没有合适的人,我要选一个秘书。”在工作上,侯卫东特别信任杨柳。

      杨柳笑道:“就别找人了,我到成津来。”

      “哪有市委秘书过来当县委秘书,你过来就要当县委常委、委办主任。^^^^”

      “我可没有资格做县委常委。”

      “别谦虚了,你现在是市委办公室综合科副科长,到县里来提一级,很正常,而且先可以做不进常委的委办主任,过个一、两年熬够了资历就可以成为常委了。”

      “好啊,高书记很快就要回岭西了,等高书记一走,我就到成津来工作。”

      说到这,杨柳迟疑了一下,又道:“我在国庆要结婚,男方在建设银行工作,条件还可以,到时请你要参加。”杨柳在益杨新管会工作时做过办公室主任,两人配合得很默契,但是侯卫东很好地把两人的感情限制在了友情范畴,对于此,她心知肚明,经过长时间挣扎,终于接受了一位条件尚可的追求者,准备在国庆结婚。

      侯卫东真心地祝贺道:“我一定来,不仅要参加,还要送大礼。”

      “谢谢你,侯主任。”

      “对了,有没有合适的人,推荐给我。”

      “成津组织部有一位杜兵,川师大毕业,是我的师弟,在学校做过学生会副主席,很能干的。”

      侯卫东就拿起了胡海留下的推荐名单,里面有杜兵的名字。

      在办公室坐了半个多小时,仍然没有人来找他,以前祝焱和周昌全只要在办公室,来人总是络绎不绝,侯卫东暗道:“光杆司令是什么味道,今天总算尝到了。”

      他给自己鼓劲道:“这种情况不对劲,一个月内,我要扭转这种局面。”

      正在想着,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之人是副县长周福泉,侯卫东热情地站起来,没有等周福泉开口,道:“周县长,请坐。”

      周福泉笑眯眯地道:“侯书记记忆力惊人,见过一面,就把我记住了,不甚荣幸。”

      坐下以后,周福泉道:“我在县政府时分管建设这一大口,今天一来是汇报工作,二来请侯书记去视察建设系统,给同志们鼓鼓劲。”

      侯卫东立刻想起周昌全传授的“狠抓卫生”绝招,微微一笑道:“建设系统在成津发展中功不可没,明天,我们一起到城区转一转,与同志们见见面。”

    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1   侯卫东官场笔记2   侯卫东官场笔记3   侯卫东官场笔记4   侯卫东官场笔记5
       侯卫东官场笔记6   侯卫东官场笔记7   侯卫东官场笔记8   侯卫东官场笔记9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