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杂文
  • 发现
  • 第四百五十五章迂回(下)

    杂文社 / 侯卫东官场笔记

     侯卫东选了飞石镇为突破口,紧紧盯住了镇长刘永刚,而刘永刚根本不知在祸就要临头,日子依然过得有滋有味。

      眼见着到了星期五,吃了午饭,飞石镇镇长刘永刚带着驾驶员离开了镇政府,正在盘山公路上,接到了办公室的电话,他喝了些酒,脸色红扑扑的,道:“我要到城里办事,下午的会不开,朴书记有事,他自已开会就行了。”

      办公室主任愁眉苦脸地放下电话,刚才他接到了朴书记的电话,下午二点要开党政联席会,现在刘镇长不参加,这个党政联席会也就没有什么意思。

      朴书记接到此信,气得脸青面黑,挂了电话,就对副书记卢飞道:“上午我明明给他说了要开会,他还是不管不顾走了,哪里象个镇长,比私人老板的素质还低。”

      卢飞和朴书记都是从外地调来的干部,受够了刘永刚这个地头蛇的窝囊气,卢飞调侃道:“刘永刚根本不是镇长,他就是飞石镇的地头蛇,解放前有开明绅士和土豪劣绅,刘永刚就是典型的土豪劣绅。”

      “他走了,这会还开个屁。”这是一句气话,也是一句真话,不过,如果真的因为刘永刚走了就取消会议,朴书记更没有面子,取消会议的通知他还是没有发出去。

      朴书记生气归生气,也无可奈何,官场有许多或明或暗的规则用以维系官场秩序,保证官场的运转,但在刘永刚这个莽夫眼中这些规则根本不存在。他这个镇长,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能用飞扬跋扈来形容。

      但是,这家伙控制着镇里地好些磷矿,不少村干部都在企业里兼职拿钱,他又很有些草莽江湖气,与村干部喝酒赌钱甚至一起嫖娼,将各村干部紧紧团结在他的周围。

      朴书记在二十来年的基层工作经验,初到飞石镇。尽管知道刘永刚的头不好剃,他还是很有信心把工作做好,结果很快他就吃了一个哑巴亏。

      在收提留统筹和农业税的关键时期,刘永刚去党校学习了一个月,回来之后就请了病假,据说是胃出血。

      朴书记在镇里组织提留统筹和农业税的收取,村里干部全部叫苦连天,不管朴书记如何三令五申,完成进度就是要比往年相比至少差上一半,飞石镇被县里分管领导和相关部门多次点名批评。

      章永泰到飞石镇调研。问及此情况,让这位具有多年乡镇工作经验的老书记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好在章永泰也没有过多追问此事,沉着脸回县里去了。

      刘永刚喜欢喝酒,胃确实有毛病,不过住医院亦可,不住医院亦可,这次县里调朴书记过来,他存心要让老朴吃一吃飞石镇的杀威棒,所以就选择了住医院。同时授意手下的哥们弟兄将提留统筹和农业税先拖着。

      他病愈归来以后,在一次全镇干部大会上,狠拍桌子,把驻村干部和村干部一阵臭骂,最后宣布:“你们是不给朴书记面子,不给我面子。就是不给飞石镇党委政府地面子。也就是不给我老刘的面子,老子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到时那个村敢拖后腿,我饶不了他,让他滚出飞石镇。”

      果然,一个星期以后,提留统筹和农业税收取工作基本完成,朴书记被这一记闷棍。打得好些日子都在头昏。

      刘永刚进了城。首先就到了市建委,找到了城管局长李太忠。刘永刚在飞石镇绝对操蛋,但是恶人自有恶人磨,他在李太忠面前,就只得俯首贴耳的份。

      进了李太忠办公室,李太忠见刘永刚满脸通红,劈口就道:“中午时间,你少喝几口马尿。”刘永刚叫屈道:“今天国土局老苟下来,我陪他喝了几杯,不到半斤,我喝酒就上脸,老红,没有办法。”

      他笑嘻嘻地从包里取出来一个小盒子,道:“叔,你到市里当官,我琢磨着总得送些礼物,叔又啥都不缺,送什么好,可是我愁坏了。”

      李太忠把礼物打开一看,这是一只栩栩如生的黄金小牛。刘永刚又道:“叔,这牛不稀罕,关键这牛我是请岭西的慧明大师开过光,能保佑叔。”

      李太忠最信这一套,听说这牛是由慧明大师开过光,脸上这才露出笑脸,道:“这是好东西,难得你还有这份心。”

      刘永刚道:“我一直都有这份心。”

      李太忠看着黄金牛,脸上笑容又消失了,道:“永刚,你们这些日子小心些,能低调就要低调,更要把握一条,千万不要有把柄落在侯卫东手里。”

      “叔,你放心,我惹不起,躲得起。”

      李太忠脸色灰灰的,道:“就算想躲,恐怕别人也会找上来。”

      这一次调动没有任何征兆,当组织部粟明俊副部长伸手祝贺,他楞征征的没有反应过来,一张轻飘飘的调令,总共只有两根手指的文字,就将他由手握大权地常务副县长变成了市建委副主任兼城管局长。

      由于城管局是建委的二级局,他其实就是出任城管局长。

      城管这个工作,管的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且纠纷不断,形象每况愈下,这有着深刻的社会原因。

      改革开放二十来年,在规划、拆迁、建设以及就业保障中积累在大量的社会矛盾,这些矛盾又集中而突出地反映在城市管理之中,由于城管直接与最底层群众打交道,也就成为社会矛盾的发泄点。

      对于城管工作,从市民的角度来说,是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碗来骂娘,他们即需要干净整洁的生活环境,对于小摊贩堵路、污染环境,油烟熏人,噪声扰名,他们一致要求整治,与此同时,见到城管暂扣小摊小贩地财物又变得义愤填膺。

      从领导角度来说,市容市貌关系到政绩。上级领导进入城市,直观印象格外重要,所以,领导们对城管工作要求得很高很严很细,当然,如果在执法过程中出了问题,领导们会说:“严格执法,不是粗暴执法,出了事是执行手段地问题。”

      城管队伍就是钻风箱的老鼠,两头受气。

      李太忠在县里虽然副职。实际上享受着正职的权威,素来只抓大事,如今当上了城管局长,天天管着这等烦人的小事,吃力不讨好,还要经常被市领导批评,让其心中实在不爽。

      而“不爽”只是皮毛之痒,他心中有更深的忧虑:“成津这个火药桶,由于章永泰之死,或许要被引爆。”

      当初。面对章永泰的步步紧逼,李太忠地主意还是用官场手段来反击,没有料到儿子和方杰胆大包天,居然瞒着他暗算了堂堂地县委书记,当他知道事情真相以后,被惊得目瞪口呆。他已不想骂人。半响才指着方杰和儿子李东方道:“世界上最可怕地是什么,是认起真来的共产党,你们两人这把火玩大了。”

      此事不久,成津便发生了一系列人事调动,李太忠当了多年县领导,深切地感到了天罗地网正慢慢地形成。

      刘永刚从李太忠办公室出来,暗道:“我这个叔,真是年龄越大越胆小。这个世界就是胆大的日龙日虎。胆小的日抱鸡母,怕个屁。”

      驾驶员东子跟了刘永刚七年。两人关系早就超越了上下级关系,见刘永刚闷闷不乐,就笑嘻嘻地道:“听说沙州宾馆娱乐城来了一批新鲜货,我们去尝鲜。”

      沙州宾馆娱乐城是一家老牌子的娱乐城,老板很有背景,很少受到公安骚扰,刘永刚是里面常客,他在这里玩,都是以夏老板名义对外称呼。

      等到刘永刚走进了沙州宾馆娱乐城,侯卫东便接到了电话。

      “邓局,我觉得此事别让刑警支队出面,就以当地派出所扫黄的名义,你能不能再将警力调一调。”由于大哥侯卫国已经调回了刑警支队,侯卫东就不想让大哥过早地出招,免得引起成津那边的警惕。

      邓家春报告道:“侯书记,今天杜局长给我打了电话,他说凡是需要沙州公安局配合地事情,让我直接找粟局长,今天这事,粟局长安排地正是辖区派出所。”

      侯卫东一拍桌子,道:“既然有了市局大力支持,这些土贼只能束手就擒。”

      沙州宾馆娱乐城,位于沙州西城区,这里是开发商较多的地段,平时生意很好,派出所在一般情况下也不来查房。

      刘永刚进了娱乐城,一切如旧,他轻车熟路地上了三楼,由驾驶员去挑人,他舒服地躺在床上抽烟。

      不一会,驾驶员带了三个十八、九岁地小女孩子,都是年轻水嫩的女孩子,虽然抹着浓妆,仍然遮掩不住其青春气息,这种类型的女孩子正是刘永刚最爱,三个女孩都不错,这让他犹豫了一会,才选了一位年龄看上去最小的。

      进了屋,女孩子道:“先生,先要洗澡。”刘永刚点头,道:“一起洗。”女孩也不忸怩,在刘永刚面有脱了外套,就进了卫生间,她调好了水,在卫生间喊了一声:“先生,水好了。”

      刘永刚脱了衣服进了卫生间,那女孩已经脱得干净,皮肤轻轻爽爽,小腹平平滑滑,乳头小小尖尖,正是青春女孩的标准形体,在这一刹那,刘永刚不禁又想起老婆不低于二十六的腰围,一身白花花的肥肉,看了都腻,更别说趴在上面做动作,与这女孩相比,实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刘永刚是此道老手,他很享受地让女孩为冲洗,一边伸手慢慢地玩着女孩的身体,那女孩怕痒,“咯、咯”直笑,洗了一会,道:“先生,行了,上床。”

      等到刘永刚终于入港,大门“砰”地开了,涌进来三、四个人,有人照相,有人喊:“警察,别动。”

      邓家春很快就将消息传了过来,侯卫东知道事情成了,道:“让新闻媒体曝光,闹得越大越好,这样我们就好做文章。”

    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1   侯卫东官场笔记2   侯卫东官场笔记3   侯卫东官场笔记4   侯卫东官场笔记5
       侯卫东官场笔记6   侯卫东官场笔记7   侯卫东官场笔记8   侯卫东官场笔记9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