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谋事(下) « 侯卫东官场笔记-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读书笔记

第四百九十八章谋事(下)

分类:侯卫东官场笔记 读书笔记 直达底部↓

 陈庆蓉见到侯卫东进屋,牵着对小囝囝的小手,道:“爸爸回来了,快过去。”

  小囝囝睁关乌黑的眼睛打量着侯卫东,叫了声“爸爸”,人却紧紧*在陈庆蓉的腿边,怯生生的,想走近又不敢。

  侯卫东心里藏着事,挤出笑容道:“妈,我中午要在家里吃午饭。”

  陈庆蓉蹲下来,抱着小囝囝,道:“我记得你好久没有在家里吃中午饭了,囝囝都不认识你了。”又问道:“小佳是否回来吃饭?”

  “哦,还没有给小佳打电话。”侯卫东才从周昌全办公室里出来,心里颇乱,忘记了给小佳打电话。

  “小囝囝,过去和爸爸玩,外婆要做饭。”陈庆蓉将小囝囝牵到了侯卫东身旁,转身准备去厨房,小囝囝亦步亦趋在跟在了陈庆蓉身后,到了厨房门口,*着门,滴溜溜的黑眼珠子望着侯卫东。

  侯卫东拍了拍手,道:“囝囝,到爸爸这里来。”他摸了摸口袋,没有任何能够吸引小孩子的东西,便到桌上取了一颗阿尔卑斯软糖,逗着女儿,道:“囝囝,过来吃糖。”小囝囝在糖果的诱惑之下,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还口齿不清地道:“剥纸纸,剥纸纸。”

  正当小囝囝将阿尔卑斯软糖放进口中之时,陈庆蓉走了进来。她道:“乖囝囝,怎么又吃糖,一天只准吃三颗。今天你已经吃了三颗了。”

  小囝囝抓着爸爸的裤腿,在爸爸的保护下,迅速将阿尔卑斯软糖放进了嘴里。

  陈庆蓉也就放弃了没收软糖地行动。对侯卫东道:“囝囝最喜欢吃糖。一定得控制。否则牙齿会长不好。”

  侯卫东郁闷地回到了寝室。心道:“我难得回来几次。怎么叫做宠着孩子。”

  给小佳打了电话。小佳道:“省里在检查沙州地绿化工作。我走不开。就不回来了。恐怕也不能回来吃晚饭。”听到小佳回不来。他更是郁闷。道:“成津地事情也多。我吃了午饭就得回去。”

  他想起了恐吓自己地仿制子弹。还是决定提醒小佳。道:“小佳。我得给你说点事情。按照省里地部署。各地都在整顿磷矿。成津也自然要整治。”

  小佳正陪着检查组。此时检查组恰好问了一个转为专业地问题。园林局张中原答不上来。就用眼光示意小佳。意思就是让小佳来回答。小佳就匆匆说了一句。“我有事。回头给你打过来。”便挂断了电话。

  在床上躺了一会。陈庆蓉在外面对小囝囝道:“喊你爸爸吃饭了。”小囝囝一摇一摆地进了里屋。趴在床边。黑白分明地大眼睛看着侯卫东。口头道:“爸爸。吃饭饭。”

  就算是心里压着天大地事情,在如玉般的女儿面前也发不出来,他摸了摸女儿的小辫子,道:“囝囝真乖。让爸爸亲一亲。”

  小囝囝却是不肯。迈开小腿,跑了出去。

  中午。与岳母陈庆蓉单独吃饭,两人没有共同语言,都是无话找话,这比饭局上的应酬还要累。

  “爸的年龄也不小了,没有必要在厂里工作,回到家里,你也轻松一些。”

  “你爸这人是头犟驴子,被朱言兵灌了迷魂汤,现在真是以厂为家了,家务事情一点也不管。”

  朱言兵厂长是很精明的人,他通过侯卫东的关系,不仅为厂里争取到好几样优惠政策,同时把儿子调到了市委宣传部,在他眼里,侯卫东是绩优股,因此对张远征特别用心,张远征在厂里工作了一辈子,虽然当过中层干部,却哪里得到过厂领导如此优遇,顿时焕发了第二春,以厂为家,比在职是还尽力尽心。侯卫东对朱言兵地动机和想法是深知肚明,道:“朱厂长不会让爸做体力活,爸如果真的愿意在厂里工作,问题亦不太大,我想家里还是请一个保姆,否则妈太累了。”

  陈庆蓉给小囝囝夹了一块鸡肉,道:“在厂里搞销售之前,我是一线工人,劳动强度比这大得多,现在这事算得了什么,而且请个外人在屋里,不舒服。”

  侯卫东也就不再说,吃饭。

  午餐结束之时,陈庆蓉不紧不慢地道:“你们两地分居不是个事,你当过周书记的秘书,能不能想办法调回市里,在市里局行任个职务,总比在专县要强得多。”

  侯卫东作为成津县委记,在沙州市的政治台面中也算是排得上号的实力派人物,但是在陈庆蓉眼中却只是专县的官,对于自已岳母骨子里的优越感,他很有些无语和无可奈何,敷衍道:“我去做做工作,很有难度。”

  陈庆蓉道:“早知这样,当初就不要到专县去。”

  好不容易吃完饭,侯卫东走下楼,心里才轻松一些。

  小车刚进入县境,曾宪刚电话就打了过来,“疯子,我到了成津,你在哪里?”侯卫东对于曾宪刚的来意很清楚,问得就很直接:“你是为了顺发磷矿的事情吗?”

  曾宪刚又道:“昨天曾宪勇给我打了电话,说是县里封了厂门,我过来看一看,另外我还听到一些传言,要当面才说得清楚。”

  “传言,是曾宪勇和秦勇说的吧,你带他们过来,直接到县委招待所后院来,隐蔽一些。”

  “昨天曾宪勇到岭西来找我,我开车送他回来地,我的车是岭西的牌照,没有人会注意到曾宪勇。”

  到了县委招待所后院。曾宪刚和曾宪勇已经等到接待室里。

  三人上楼,春天就紧跟着来到楼上,她见到侯卫东有客人。就端着果盘上了楼,她没有穿招待所地制服,而是穿了一身素色的衣服,样式很新。

  给侯卫东摆好的果盘,春天又泡茶,侯卫东瞅了瞅春天地衣服,道:“春天。你这身衣服倒挺时尚,不象是在成津买的。”

  春天见侯卫东注意到自己的衣服,心里高兴,脸上出现了一朵红晕,羞涩地道:“这是祝梅给我寄来地,省里流行的衣服。”春天的相貌不是太出众,也不丑,此时露出点羞意,让成天混在男人堆里的曾宪勇眼前一亮。

  等到春天离开,曾宪勇就道:“侯书记。顺发磷矿被封了门,现在市场正好,能不能帮我说句话。”他原本想称呼“侯哥”。可是话到嘴边,看着这张时常在成津电视台出现的脸,他又将称呼改成了“侯书记”。

  侯卫东正色道:“曾宪勇,你今天不来找我,我都要找你谈话。”

  曾宪勇不由得坐直了身体。

  “顺发磷矿原本是穷矿,所以你和秦敢才买得到。买下后才发现是富矿,这是运气好,从产量来说,顺发磷矿介入中型矿和小型矿之间,现在摆在你面前两个选择,如果当成中型矿,就必须技改,如果当成小型矿,只能被关闭。”

  曾宪勇嚅嚅地道:“技改的费用太高了。”

  侯卫东经常琢磨成津的大小磷矿。对各个磷矿地情况都心中有数。道:“曾宪勇,你要转换思路。你现在不是上青林的社员,而是企业家,企业家就要有企业家地思维,要会看清形势,算大帐。”

  曾宪刚就在一旁道:“宪勇,你听听,大家都是这样说你,既然磷矿能赚钱,就不怕技改,你和秦敢去凑一部分钱,我再借你们一部分,第一期就可以搞了,有了利润加上县里地优惠政策,第二期技改就不会太费力。”

  曾宪勇低着头想了一会,再道:“侯书记,县里的政策会不会变化,如果不变,搞技改就没有大问题,我和秦敢最担心县里今天一个政策,明天又换一个政策。”

  “县里出台地技改优惠,是经过了县委常委会讨论的,怎么会轻易变了。”

  “侯书记,我就说实话了,你如果继续留在成津县,我就敢搞技改,现在最怕你调回沙州。”

  “我才来半年多,怎么就会回沙州,我准备在沙州长期坚持抗战。”说到这里,侯卫东想起了周昌全的话,暗道:“周昌全调到省里当副省长,还得有中组部考察等程序性的过程,要走也得在年底,趁着他还在,得多做些事情。”

  曾宪勇道:“那我就咬着牙齿冒次险。”他听说侯卫东不会走,心里便稳定许多,其实侯卫东在成津县,对曾宪勇和秦敢并没有什么特殊关照,可是有了侯卫东这位大哥,曾宪勇在心里才特别踏实,总觉得有了依*。

  “侯书记,还有一件事情,我想汇报,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说。”

  “直说。”

  “最近小磷矿老板情绪很大,有人在四处串连,说是要到省里、国务院去告状,还有人要去断铁路。”曾宪勇小心翼翼地道:“我还听说有人扬言要请黑道的人,准备买杀手。”

  章永泰是前车之鉴,侯卫东自然不会掉以轻心,他喉咙暗中有些发紧,表情却是轻松自然,道:“谁吃了豹子胆,敢做这些事情,这是提虚劲。”

  曾宪刚这次到成津,一来是为了曾宪勇地事,二来是为了劝侯卫东小心点,他道:“疯子,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些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我就是例子,我让宪勇开了一个窜得历害的磷矿老板的名单,你要做好准备。”

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1   侯卫东官场笔记2   侯卫东官场笔记3   侯卫东官场笔记4   侯卫东官场笔记5
   侯卫东官场笔记6   侯卫东官场笔记7   侯卫东官场笔记8   侯卫东官场笔记9   收藏本站

  • 广告赞助
  • 阅读榜单
  • 广告赞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