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杂文
  • 发现
  • 第四百九十九章失踪(上)

    杂文社 /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中间没有少章节,只是章节名错误了

      院子里传来的刹车声,仅听气势汹汹的刹车声音,就知道来者正是县委常委、公安局长邓家春。

      邓家春见侯卫东在楼上招上,信步而上,进门之后,他扫了一眼戴着墨镜的曾宪刚,又将目光转向了曾宪勇,他已经认出了来人正是秦敢的合作伙伴。

      认真的看完了名单,邓家春黑瘦的脸绷得更紧,他盯着曾宪勇的目光很有穿透力,这让并不胆怯的曾宪勇下意识地将目光躲开。曾宪勇早就听说过邓家春的大名,此时才见识了公安局长的煞气,这位矮小个子的黑老头,进屋以后就产生了高压气场,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邓家春取出了一张干净的小卡片,这不是名片,上面只有一个电话号码,“这是我的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你遇上事,可以打这个电话。”

      接过了这张电话号码,曾宪勇在心中默读了数遍,又将小卡片郑重地放在了皮包里,在治安不太好的成津,这个电话号码或许就是救命的稻草,虽然侯卫东比邓家春官大,可是在社会闲杂人员心目中,县委书记离得太高太远,公安局长却是绝对杀神。

      邓家春不动声色地接过了纸条,他看了一眼曾宪刚,道:“你从岭西过来的吧,以前在上青林。”

      侯卫东就笑道:“邓局长果然目光如矩,我来介绍下,这位是公安局邓局长,这位是曾宪刚,以前在上青林和我是同事,如今在省城发展,已是大老板了。”

      曾宪刚身上有案子,对公安局长有天然的心理距离,道:“哪里敢说是大老板。混口饭吃。”

      邓家春闲聊了几句,就告辞,回到楼下寝室。他给罗金浩打了电话,道:“你马上到局办公室,我有任务要交给你。”

      这一夜,公安局小会议室的灯光在凌晨在熄灭。

      侯卫东对邓家春很有信心,将名单交给了邓家春以后,就将此事抛在一边,当夜。梦还是挺多。

      第二天。刚到办公室。市委办杨柳打了电话过来。道:“侯书记。今天一大早。成津县方老县长就守在周书记门口。他对市委办地同志说。成津县涉嫌非法拘禁。他地孙子如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要求成津县交人。”

      侯卫东简约将事情讲了。道:“方杰指使社会闲杂人员捅伤了红星镇水厂厂长。公安机关正在抓人。老方县长爱孙心切。心情可以理解。”

      杨柳又道:“老方县长还说。他孙子有没有罪应该由法院说了算。其他机关和人没有定罪地权力。又说。就算孙子犯了罪。按照罪罚相当原则。应该怎么处罚都可以。他要求知道孙子地下落说到这。门口有脚步声音。杨柳看着杨腾地身影走过。压低声音道:“周书记开会没有在市里。老方县长就找到了黄书记。他现在还在黄书记办公室谈这事。侯书记。你可得小心一些。刚才老方县长已经放出话来。如果沙州不能解决此事。他就要到省委反映。向党中央反映。”

      侯卫东暗自摇头。心道:“真是屋漏偏遇连绵雨。怎么这些麻烦事情都找到了黄子堤。”口里道:“公安机关压根就没有找到方杰。老方县长在成津人脉很宽。如果方杰真在公安局里。岂能瞒得过他。我看他是存心无理取闹。”

      “我听到老方县长说。这次到成津抓人地公安里面还有沙州公安。因此他还怀疑方杰是被沙州公安局弄走地。找周书记。是要给沙州公安施加压力。”杨柳顿了顿。又道:“据我直觉。老方县长表现不似作伪。他一门心思认定方杰是被公安机关抓走了。”

      杨柳对侯卫东一直很关心。当老方县长如祥林嫂一般在办公室里絮絮叼叼之时。她就主动去倒了杯水。趁机套了些情况。

      “这事倒奇怪了,捅伤人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依方杰地所作所为,不应该怕得这样历害,如果真要外出躲避,肯定会给家人讲清楚。”杨柳的话引起了侯卫东的重视,他坐在办公桌前想了一会,越想越觉得此事有些问题。

      上午十一点,周昌全用红机电话联系了侯卫东,接通以后,周昌全就问道:“方杰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同章永泰案子有关系?”

      红机电话是保密程度很高的电话,只有相当级别的领导才有资格使用,用这部电话联系,基本上不存在泄密的情况。

      侯卫东在周昌全面前自然就说了实话:“邓家春对章书记案子盯得紧,除了正常工作手段以外,还派内线混进了成津社会闲杂之员当中,方杰是章书记案子的重点嫌疑人之一,他不仅有作案地动作,还有作案的能力。”

      周昌全来到成津之时,老方县长已经退下去了,两人也没有多深的交情,他就道:“既然方杰的嫌疑大,那就要一查到底,不要受其他人的干扰。”

      侯卫东又汇报道:“目前案情有了些进展,城西修理厂有一名工人与方杰的手下有瓜葛,嫌疑很大,章书记出了车祸以后,他就不见了,据说在广西,市、县两级刑警队暗中派人过去追查,如果找到了此人,或许案情就会有突破性进展。”

      “好,好,好,如果在我离开成津前破案,那就是最好不过。”周昌全见事情有了些眉目,禁不住连说了三个好字。但是这次事件与章书记案子关系不大,县里按照省政府要求整治磷矿,方杰有两个磷矿,都是中型以上,其设备以及生产工艺都有严重污染以及安全隐患,要求技改,他对这事有意见,指使手下人捅伤了红星镇水厂厂长,县局借此事想拘留他,人没有找到,老方县长就跑上来告状了。”

      周昌全拧着眉头道:“方杰失踪是件蹊跷事情,说不定里面还有内容,你注意查一查此事。”

      挂了电话,侯卫东细细地思考着杨柳和周昌全两人的意见,心道:“如果章永泰案是方杰所为,他的失踪就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主动失踪,这就是欲盖弥彰,一种是被动失踪,里面极有可能还有隐情。”

      “如果章永泰案子不是方杰所为,他玩失踪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意外?”

      这个思路对案情有着直接影响,侯卫东就将邓家春叫到办公室来。

      此时公安局长邓家春正忙着督战。

      邓家春身负保护侯卫东安全的重任,得到曾宪勇提供的名单以后,把刑警大队长罗金浩叫到办公室,讲了事情原委,恶狠狠地发了话:“甭管你用什么招,先把闹得最凶地三个人弄到派出所,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抓人的理由自已去找,但是不能违法。”

      “另外,将三人请到公安局,这是我地决定,侯书记不知情,你也多说此事。”

      罗金浩明白邓家春的意思,很快将三位小磷矿主情况汇集起来,制定了收拾人的方案。

      当天下午,在顶山的一家地下赌场,将其中一位小磷矿老板现场拿获,由于参与聚众赌博被拘留十五天。

      一位小磷矿老板喜欢在发廊找洗头妹,不过他人已经到了沙州,此事就交由沙州市刑警支队侯卫国经办。

      另一个磷矿小老板五十来岁,不嫖不赌,就喜欢喝点小酒,喝完就睡觉,可是喝酒兼睡觉并不犯法,实在没有什么把柄可抓,罗金浩抠了一阵头皮,就带着人以检查安全来到矿上,意外地在矿上发现了一根未使用的雷管。

      “依据爆炸物品管理办法,雷管等爆炸物品必须当天归入库,你当了老板,难道不懂规矩吗,你涉嫌私藏爆炸物品,请到派出所作个笔录。”

      到了派出所以后,罗金浩就宣布对这位磷矿小老板进行拘留,同时罚款。

      当两位磷矿老板被带入了成津公安局,邓家春立刻组织人员对其进行审讯,眼看着就要有戏,侯卫东的电话打了过来。

      邓家春只得让罗金浩继续审问,急匆匆赶到了县委,道:“侯书记,有什么紧急事情。”

      侯卫东不紧不慢地道:“别着急,先喝口茶,有个思路或许对章永泰案子有帮助。”

      “与方杰有关?”邓家春很敏感分地道。

      “今天上午老方县长到市委去上访,让县委县政府交出方杰,我最后确认一次,方杰是否被公安机关留置。”

      “没有,绝对没有。”

      “这样说起来,方杰地事情确实有些问题。”

      听完侯卫东的分析,邓家春半天不说话,过了一会,他道:“我们的人在广西蹲守,希望能尽快逮着那个修理工,不过这事急不得,只能慢慢等待。”

      他眼中锋芒一闪:“老方县长如果正式报了失踪,我们可以借机搜查方杰,或许还真的能找出些线索。”

    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1   侯卫东官场笔记2   侯卫东官场笔记3   侯卫东官场笔记4   侯卫东官场笔记5
       侯卫东官场笔记6   侯卫东官场笔记7   侯卫东官场笔记8   侯卫东官场笔记9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