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第1008章 见与不见

分类:侯卫东官场笔记 读书笔记 直达底部↓

官场所谓的政治概念是最复杂、最富有想象空间的,对于到了一定层次级别的,政治意味着实现意志、立场、派系、斗争、人事布局等等;对于低阶的官员,政治就是要跟对人、站好队、要掌权,就是能揣摩领导脑袋里神秘的人事意图;而对于茂云市委市政府的一般干部,政治无非就是紧紧围绕在领导周围,时刻感受中心磁场的吸引力,而表象就是知道市委领导的去向行踪,即使不尽详细,也要约莫个大概,这绝对是在市委、市府大院工作的一种特殊身份的象征。

其实就是市委办一般同志,一年里也是难得见上市委书记几面的。在市委是政府大院研讨政治,文山会海之外的途径就是听到领导的只言片语,抑或是那一张张高深莫测的脸。

市委书记们的表情历来都蕴含着丰富的信息量,即使常委会后鱼贯而出,毫无表情,大家也能看出着是不是一次很和谐的会,大多领导身边的同志们关心领导表情过于天气预报。

而随着侯卫东北京之行,大家政治敏感性、整日提着心劲儿的也得了一些放松。省委调研后不久,市委常委会召开过一次长时间的会议,值班的人说是凌晨两点钟才结束的,表决了两次才统一了一件,所以私下最热门的探讨是市司法局原局长闻天强的最终结局。

市公☆安局长邓铁军是侯卫东茂云主持市委后,第一个被擢升进市委常委的人,从沙州公☆安局副政委的副处级别到现在的茂云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副厅级别,只是短短的时间,不能不说不是风云际会时势造英雄,而时代也把另外一个曾经辉煌的英雄送上了末路
政法机器在市委常委会长夜专题研究后,更加紧锣密鼓起来,显然侯卫东的强硬手腕,是有省委的支持的,而原市人大主任李建山的潜逃,在内部协查不了了之后,侯卫东也没有怎么顾得。

邓铁军以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身份,主持的公☆安局长、检察长、法院院长“三长联席会议”,效率没的说,可在法治层面,说不上是法治的进步还是法治的退后,一切都是党委意志的体现。

随着罪证一一的落实,市政法委组织的会议越来越多了起来,根据市委中心工作部署,市委跟进工作是乙烯项目、南部新区、岭云高速、南浦区改造,也许打黑除恶重头戏要落幕了。

时下正是秋天,那萧杀似乎应在闻天强的身上,秋天是封建社会皇帝批下秋决的时候。夜深了,邓铁军看了下手表,已经是十一点,茂云市公☆安局局长邓铁军的办公室还是他最喜欢办公的地方,就像战场上的指战员最喜好前线指挥所一样。

邓铁军、郭大可、李立新三个人烟雾缭绕,一支接一支,时而叹口气,郭大可是耐心最差的,把烟掐灭狠狠道,“邓局,我们警☆察就是办案子的,政治不政治不是我们的考虑的事儿。闻天强作恶多端送他一粒铁花生米都是便宜他的了,别说外面,就是我们市局内部,有多少战友被他娘的拉下水,给祸害了。久则生变,夜长梦多啊。”

李立新是慎密惯了得,皱着眉道,“邓局,大可这次说的非常对啊,我们警☆察搞案子行,搞政治就差远了。外面都在传上次市委常委会研究两次,才统一个意见,有人提出来功过相抵,可留闻天强一命的话,这也太匪夷所思了,闻天强有专案组,别说侯书记,就是您,也别轻易见的,谁知道他曝出什么天大的内幕,那是给自己种祸。我也不相信没有人护着,李建山、闻天强能逍遥这么多年。”

邓铁军喝了口浓茶,梳理一下发灰的头发,抿着嘴唇,将眉头锁的更近了。市委常委会有制度,他不能说,他相信那次市委常委会侯卫东是做了工作的,十二个市委常委,市委这边就占了六位,占有绝对的优势,可发言的时候还是有人模棱两可,可见一旦定下闻天强死刑,闻天强不知道还要咬出多少人。这是最棘手的,怎么善后呢?

除了侯卫东、鲁夫、朱小勇,还有多少常委是心怀鬼胎呢。今晚三人讨论的就是闻天强的要求,坚决要见侯卫东、或者邓铁军,这是专案组的同志汇报上来的,从闻天强知道李建山出逃的消息,整个人垮了。

不再像以前有恃无恐,认罪也就是炫耀自己风流韵事,西路命案却闭口不谈。千算万算想不到真凶二愣子失手在行刺侯卫东的行动上,逐步暴露出来自己。环环相扣的证据链面前闻天强说不出什么来,以他对邓铁军的了解,那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给自己摊牌就是死期不远。

闻天强官场好多年,政治敏感力还是有的,从专案组称呼邓铁军为邓书记上,他明白政法委书记已经换人了,打黑阶段性的开始总结了,而总结的句号就是自己的性命。

这些年来,李建山提携着闻天强,将茂云护黑、开矿等大量非法收入送出去很多,闻天强只是知道那是李建山上面的人,运作上层关系使用的,就像国外政治黑金一样,在官场金钱也是最有效的敲门砖,李建山和闻天强就像搜集政治黑金的喽啰,得到的关照就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可现在李建山得到所得到的,海外逍遥,单把闻天强牺牲在茂云。

闻天强是愤慨的,从基层民☆警做起枪林弹雨的日子闻天强没有怕过死,现在却恐惧起死亡来,说出来也是死,不说也是死,他是非要见见侯卫东的。

邓铁军下了决心一样盯着眼前左膀右臂,道,“侯书记去北京跑资金了,没有时间见他,闻天强还能有什么花招,必要时我会会他,记住一点,把会见的侦听设备关了,闻天强真的爆料出来,又该叫侯书记为难了,你们也看到了,市委工作也是千头万绪啊,我们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公☆安局办案有些自己见不得光的东西,当事人、律师的权益是没有保证的,通过非常手段,公☆安局已经知道闻天强请的那个北京刑辩律师很鬼,一直教唆闻天强翻供,现在专案组连带着闻天强的那位北京知名律师吕庄也监视起来了。

李立新有些不安,急道,“邓局不可啊,闻天强已经是条死狗,最后你见了见,是要遭人忌讳的,谁知道这个王八蛋咬出什么来。一些事情,我们公☆安局在强权位置还好,一旦我们脱了这身警服,说不好就是泥菩萨过河啊。”
郭大可正擦拭手枪,把枪往茶几上一拍,低吼道,“这个王八蛋,我问他就是不给老子说,非要说见市委侯书记,后来见侯书记没有指望,又说要见我们邓局。要我说他有屁就放,不放的话放着给阎王爷说吧。”三人心里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的隐忧,只是都不愿意说出来,刑☆警出身都不是搞政治的,但是知道搞案子的伎俩,一反一正,就能把人搞得一死一活。现在侯卫东主持茂云,市公☆安局是这样一个局面,一旦侯卫东飞黄腾达,或者调往其他地市,换一个派系或者还和闻天强有关联,那时候尴尬的滋味,就味同嚼蜡了。

邓铁军承受着压力,他知道以侯卫东官场游刃有余的历练,他是不会见什么闻天强的,和得力干将谋划一番,还是决心和闻天强谈一谈,一个口风严禁曾做市公☆安局长的人,想叫他开口极难。

就像审讯初期,闻天强叫嚣的那样,“别给老子来这一套,这还是老子发明的呢。”现在壁垒崩溃,正是闻天强一吐为快的时候,不见见,侯卫东小看邓铁军的担当,邓铁军也对不住老刑☆警的招牌。

人呢,往往是官帽子一戴,诸事就忌讳在意起来,副厅这一个级别,是邓铁军梦寐难求的巅峰,做了好久的邓书记,也就检察长、法院院长不再称呼老邓而尊称邓书记的时候,他才体味一些味儿来。

侯卫东是没有这些烦恼的,北京之行公私兼有,是很愉悦的事情,第二天茂云来岭西随从的队伍里,有两个人很不突兀,一个是组织部长朱小勇,一个是财政局党组书记张小佳,是市委的秘书长、交通局的一把手办正事的人反而成了配角一样。再和家人聚在一起,侯卫东怎么感觉就不伦不类的。索性叫佳佳和父母带女儿走了公共通道,自己和茂云官员走贵宾通道,才感觉正常。

朱小勇是有些打算的,茂云人大主任出逃,空缺出来人大主任一个正厅出来,论年龄副书记吴北京是很有可能的,省里现在开始省委书记兼人大主任,市里还没有这个规格,吴北京真的挪到人大去,副书记的位置竞争人物就是常务副市长刘天明和自己了。刘天明是老常务副市长了,有资历、工作勤勉,和侯卫东搭过班子,怎么也该出头了。

可朱小勇怎么可克服不了这半步进步的诱惑,官场是不讲礼让三分的,这不,也随着侯卫东进京了,在茂云和侯卫东提还忌讳场合,出了茂云,海阔天空,又有北京岳父的关系,想来侯卫东是要给这个面子的。省委提拔市党委班子惯例是要征询班长的意见的,朱小勇也就公私兼顾跟来了。

他想不出的是侯卫东在想,怎么和他沟通朱晓琳在茂云的开发,让侯卫东直接做朱晓琳的工作,还真的难以开口,侯卫东有些后悔和朱晓琳的荒唐风流了。

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1   侯卫东官场笔记2   侯卫东官场笔记3   侯卫东官场笔记4   侯卫东官场笔记5
   侯卫东官场笔记6   侯卫东官场笔记7   侯卫东官场笔记8   侯卫东官场笔记9   收藏本站

  • 广告赞助
  • 阅读榜单
  • 广告赞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