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第1068章 原始股份

分类:侯卫东官场笔记 读书笔记 直达底部↓

不知张小佳手气出奇的好,还是对门上家水平真次,用一副扑克牌算的牌点,三圈下来,她和莉姐尽是轮流做庄,两个男士门前牌点看上去已经稀疏,还不到四圈项目经理就漂起来了,戴福成呵呵取出手机拨了一下,豪爽道,“牌场规则,该怎么结算就怎么结算,生意人讲诚信,认赌服输啊。”
张小佳将门前牌点往麻将堆里一推,笑道,“打麻将就是个娱乐,算什么算啊,到我这能收你们钱不成。”  
项目经理认真收过来牌点,一五一十开始计算,“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张书记,我们不按路来,工作能让您放心吗。”秦夫人微笑不语,张小佳才想起来培训中心装修验收没有通过,虽说年底工程等结算,听评审中心周建忠主任说起装修工程存在问题,张小佳就况味复杂起来。  
一会就有人敲门,很职业装的两个经理人,送来的是两个皮箱,也不招呼也不说话,转身就走,项目经理认真算了算牌点,算下来张小佳赢131点,莉姐赢的是69个点,项目经理麻利打开皮箱,从这里往那个皮箱点了三十一打百元大钞,看来是备好一百万一箱的现金。 
张小佳沉不住气了,看了莉姐一眼,急的有些怒色,道“这算什么事吗?有事到茂云再说,这钱必须拿走,这是我赢钱了,一个点一万,要是我输了一个点是不是就是一百元。”
戴福成脸上便不太自然了,却使劲儿笑着,说:“麻将既有输有赢很正常嘛。”
莉姐也说:“弄得我挺不好意思了啊,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好吧。”省长妹妹发了话面子总要给的吧。  
戴福成眼睛一亮,笑眯眯的,和项目经理一个手势很有意味撤了,莉姐很习以为常提了提皮箱,又亲热拍了拍张小佳肩膀,“这有什么大不了吗,和他们打麻将这点都是小打小闹的,放心好了,诸事有我,我也不碍你和侯卫东卿卿我我。”
送还是要送的,庭院里两辆奔驰调好车头,外面冷气一逼,寒的张小佳坐在沙发上,半天回不过神,131万就这样到自己手上了啊。
侯卫东的车和戴福成的车在小区门口出奇打了个照面,可戴福成认识侯卫东的车,侯卫东却管不了那么多,等侯卫东敲门,张小佳不得不慌乱进储藏室找个地放皮箱去,侯卫东看着一脸不自然的张小佳,笑道,“你咋了,屋里面藏人了啊,紧张兮兮的。”  
张小佳掩饰着,“滚你的吧,我藏人也得把你先休了,你不是说有人来吗,谁要来啊,弄得我衣服也不好换。”
“杜兵,有事吧。”
“不是他到省纪委上班了吗?”正说门铃响起,杜兵早在停车位侯着呢,可能出于掩饰需要,带了妻子丁小辉,还提两件红提、香梨。  
小丁口齿伶俐,寒暄后,就给张小佳陈述杜兵不懂做官,在下面县里出力不落好,县委书记县长老挤兑他,好事摊不上,竟给他派擦屁股的活,您看老领导在沙洲多好的关系啊,转一圈又回来了。”其实还是为杜兵开脱的多,不是不能干,是搭班子领导不善。  
侯卫东不说什么,宽容笑着,张小佳就笑道,“回来有什么不好,毕竟转一圈又上一个台阶,我在厅里干过,一个副处到正处也要熬上多少年的。”看杜兵确实难为情不好意思了,侯卫东才道,“县委副书记难做,不能抢了一把手的风头,又不能比县长还务实能干,在分管组织工作上,还不能不发声,要不然就是傻蛋,分寸不好掌握,杜兵外冷内热有些煞气,不如晏春平圆滑平和,我看到省纪委不错。”  
小丁也感觉在省纪委自己面上光彩,乖巧道,“那还不是老领导你们的眷顾吗?我说几次要来,他还不肯呢,总说怕你们忙打扰添乱。”张小佳心笑道,这还不是来了吗?看到麻将桌边乱做一团,小丁给杜兵使个眼色,意思是要开口说话,自告奋勇忙里忙外收拾去了。  
坐进书房,杜兵一点也不木讷,给侯卫东很熟练倒了茶,说起自己调动工作诸般事宜,侯卫东也不插话,等杜兵说的差不多了,才道,“杜兵,你说岳飞和戚继光孰优孰劣?”
“这----”柴兵看一眼气度稳重刚毅成熟的脸,离题千万里啊知所以然,还是老实答道,“岳飞戚继光一个南宋一个明朝,都有以姓成军的军队,都是英勇善战将军,优劣无从比较?”
侯卫东淡笑道,“性格决定命运,我偶尔看一本书,分析说岳飞刚直不阿、傲骨铮铮,一次秦桧设宴,岳飞宴席上作诗道自己支撑北伐,骂过满朝文武后方寻欢作乐,致使满朝文武主战派主和派无一愿意和岳飞往来,别说交情深厚者,为他说句话的大臣都没有,而戚继光则精于人脉,后来依附当朝宰相张居正,张居正母亲病逝,戚家军一路护卫到故里安葬,媚上打点金银细软美妾歌姬,用心很深,成就戚家军军需编制,后来两人征战生涯成败也不能不说没有注定因果吧。”  
杜兵才知道侯卫东心意,指点杜兵疏通上下感情,官场一些蝇营狗苟手法,很难明着说的,正是杜兵弱点所在,很难为情咬了下嘴唇道,“现在下面基层迎来送往太多,确是我最不擅长的,酒风也烈,吴海县委的接待任务能推就推,我是苦不堪言,现在想那时不合群了,体制是这样,以后领导、同志之间相处我会注意。” 
见侯卫东点头目光温和,杜兵看了一下门,才近了主题道,“上周我们监察室有份茂云西陆县的匿名信,还没拆阅上面就让缴了,从其他渠道流出消息,听说事关原西陆副县长段连德死因,说是他因为举报省委某领导插手西陆矿产,被佯装成车祸灭的口,同车的女干部就是个无意撞进去陪死的。”  
侯卫东吸口冷气,好久不语,脸色灰沉得吓人,本来以为省委组织部茂云市委给了很高荣誉,也妥当调整西陆选派干部岗位,事情就算过去了,什么人还阴魂不散,是坚持正义一定要揭开黑幕,还是祝焱的政敌拿来做文章,毕竟从宁玥那里得到的消息,祝焱有可能上位省委副书记的,而岭西省委副书记够格的不是他自己哦。这样看来,祝焱同意任晓路和祝梅的婚事是有想法的,不然任晓路机灵外漏、看重吃喝玩乐品味的人,怎麽能入他省委组织部长的法眼,不外乎一个任副省长的叔叔和一个省纪委暗线。  
良久侯卫东才道,“我知道了,你换一个新的工作环境,什么话要只听不传,我再给你一个新手机号码,是二十四小时不关机的。”言下之意就是传也只能传给侯卫东了,杜兵像得到崇高任务一样,凝重点了点头,“请老领导放心。”  
杜兵继续坐了一会,以显得自己不是单纯为了这个消息来的,等回报其他工作生活结束,两人都不感觉突兀了,杜兵和妻子才告辞,说着小丁记得来玩,张小佳已经掩饰不住满脸倦意,等人走后拔了电话,直打哈欠,要睡了,累死我了,侯卫东心情也沉重,没有理她。  
趁侯卫东洗澡,张小佳又去储藏室翻了下皮箱,一打打崭新的百元大钞,叫人心热,怪不得有人喜欢现金,钱的概念太直观,冲击力太强了。侯卫东这说还是不说,说了这一百三十一万,那六十万说不说,那六十万用掉一些还怎么说,算了,张小佳叹口气,把箱子压在最下面,仿佛把心也压在最下面。  
侯卫东没有睡意,书房里翻看明天会议材料,看表时间不是太晚,刚要进卧室手机想起来,是庆达集团的张木山,声音掩饰不住的风尘仆仆,“侯书记,办下来了,上市时间定在三月。”
“那好啊,总算你张总没有白辛苦。”
张木山有长话短说的意思,又有些犹豫道,“侯书记,这个原始股份要向您汇报一下,明天方便吗?”
这是要送内部股份啊,侯卫东忙打住,“别,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们不是一天两天,你要是请客吃饭我随叫随到,要是玩这个,交情就不谈了啊。”  
张木山尴尬笑了笑,“当面汇报,明天不见不散,李总也在岭西,说几次去青龙山赏雪,在岭西小聚,说一说。”
这是提李晶来融通啊,侯卫东不好过于不近人情,也笑道,“再说吧,总之我就怕天上掉馅饼。”  
进卧室一看张小佳瞪着眼盯着天花板一丝不动,吓了侯卫东一跳,道,“你到底是真困还是假困啊,人家做客你在客厅你哈欠连天,上了床又瞪眼发呆。”
张小佳也不解释,“谁的电话,这么晚,叫人睡不?”
“张木山,庆达股份要上市了,向我兜售原始股。”
原始股流通了一元就变成二三十元,像张木山庆达矿业业绩,翻个几十倍都是可能的,张小佳想着那一百多万翻番几十倍是什么样,脸温柔贴了侯卫东大腿,“有机会还不买,咱可以投钱吗?也不白沾便宜。”
“没脑子了,想也不要想。”
张小佳突然就定下主意了,口中却说,“傻了吧唧的,逗你玩了,侯书记。”
侯卫东呵呵道,“说谁傻啊。”人就压了上去。

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1   侯卫东官场笔记2   侯卫东官场笔记3   侯卫东官场笔记4   侯卫东官场笔记5
   侯卫东官场笔记6   侯卫东官场笔记7   侯卫东官场笔记8   侯卫东官场笔记9   收藏本站

  • 广告赞助
  • 阅读榜单
  • 广告赞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