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杂文
  • 发现
  • 第1114章天外来人(下)

    杂文社 / 侯卫东官场笔记

    酒过了三巡,侯卫东谈笑风生,挥洒自如,一边与步高、朱小琳频频举杯,一边向步高介绍茂云的风土人情,步高也是曲意迎合,酒喝到酣处,竟似桌上没有朱小琳这个人一样。
    朱小琳却是如坐针毡。虽然小招201的温度极舒服,朱小琳又仅仅喝了红酒,但她依然冷汗不断,不意间,感觉前胸后背上衣与内衣都贴在了一起,步高虽然是风月场老手,眼角也禁不住在朱小琳上身瞥来瞥去,害得朱小琳一个小时跑了数次卫生间整理衣衫,修补容妆。
    眼看着又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侯卫东还是没有任何表示。尽管有步高在场,朱小琳就有些忍不住,正想张口询问预售手续的事,侯卫东却率先把话头挑了起来,道:“朱总,我知道你今天找我的意思,南浦改造是近两年茂云的大事,关系到千家万户百姓的生活,更关系茂云下步三产的走向和发展。琳达集团实力不俗,前期工程进展也很顺利,来,咱们共同举杯,预祝合作愉快,也期待茂云与琳达双赢!”
    这是冠冕堂皇的话,又是由市委书记嘴里说出来,朱小琳无奈,只得喝了满满一杯。
    步高是人精,知道侯卫东采取的是什么策略,此次茂云之行又关系着公司的重大利益,见了侯卫东的举动,就想趁火打劫,也端起一杯酒,虽然酒桌上只有三个人,他却起身走到朱小琳身后,肚子里打定了坏主意,脸上堆满笑意,道:“朱总,今天真是幸会,在茂云遇见美女老总,我步高三生有幸哪,我和朱总公司总部同在岭西,却无缘单独见面,今天我就借卫东书记的宝地美酒,敬我们的美女老总三杯酒如何?”
    朱小琳见状,也只好站起身来,道:“能和步总认识,也是小女子的荣幸,早听说步总与侯书记认识多年,今日一见,果然神采不同凡响,如果步总看得起,今后小女子也很愿意和步总交个朋友啊。”都是这个圈子里顶尖的人物,话里话外,互相吹捧,朱小琳自然也不会在气势上甘拜下风。
    时间又过了半个小时,眼看两个小时就要过去,一顿饭吃下来,没有任何进展,朱小琳无奈拿出了女人本色,端起一杯酒,用她特有的沙沙女声,对侯卫东道:“侯大书记,我这里冒昧叫一声东哥了,我先自罚一杯,表示对今天不礼貌的举动道歉。”说完,也不管侯卫东和步高的反应,一仰脖子,满满一杯红酒又进了肚。
    饶是朱小琳酒量不小,近两个小时喝下来,又咬着牙喝了步高三杯,酒意已经越来越浓,这一杯再喝下去,朱小琳差点酒往上涌,脸红得红紫,看着侯卫东的眼色已经有些肆无忌惮起来。
    朱小琳一声“东哥”叫出来,侯卫东紧绷的防线差一点崩溃,望着眼前这位性感迷人的美女老总,他的荷尔蒙几乎达到了峰值,但是理智告诉他,绝对不能有任何心软,否则后果无法想像,何况还有步高在场,以步高复旦才子的聪明,稍有不慎,就会琢磨出味道来,那他与步高十几年的交情也就算到头了。
    朱小琳眼里泪花已经开始打转,她强忍了一会,稳了稳身体,又倒了满满一杯,目光再次转向侯卫东。
    侯卫东知道火候差不多了,再这样喝下去,朱小琳当场出丑,局面无法控制不说,请步高来也就失去意义了。他按了按朱小琳端杯的手,道:“朱总,我和你、和步总,咱们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你来我办公室,不存在什么礼貌不礼貌一说,这段时间我事情多,又赶上换届调整班子,我想小勇兄也会告知你一二,过问你在茂云的工程进展少了,南浦景伟那里招待不周,多有得罪,这一点还请朱总谅解啊。这一杯你不要动,来,我干一杯,算是给美女赔礼了。”这一杯是侯卫东一饮而尽。
    朱小琳的眼泪刷地一下就下来了,她拿起桌的餐巾纸,擦了擦,有些委屈地道:“侯书记,我们琳达自掏腰包几千万,增加了施工队伍,缩短了工期,现在想提前办个手续,真的就这么难吗?”
    “朱总,别生气,你和步总都是岭西有名的地产大亨,对于国家政策法规,我想你们比我这个市委书记更清楚,在投入不足的情况下,别说办理相关手续,就是提前接受购房者预定,都是违反国家规定的,这是红线,别说我,就是再大的领导也不敢碰。再说了,政府的土地补偿金现在也根本下不来,按合同,至少要到年底才行,也不过两三个月了嘛。”侯卫东并不揭穿朱小琳。
    朱小琳翻了个白眼,随即又换了口气,端起一杯酒,道:“侯大书记,你这是要逼死小女子啊,你不知道,现在每天来公司咨询的人多得数不清,再不开始预订,公司就没办法正常开门了,国家政策我当然明白,你是茂云的老大,就是你一句话的事嘛,来,小琳这里有礼了,我再敬东哥一杯酒!”
    侯卫东脸上带着笑,一边把酒也干了,话里却是没有丝毫松口:“朱总,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商量余地,我想,不只是我,就是小勇兄也不会支持的。”知道朱小琳绝对不会把朱小勇牵涉进来,侯卫东故意两次提到了他。
    朱小琳本来面如桃花,这时脸色却有些发白,不知道往下该怎么接侯卫东的话。坐在一旁的步高也不插话,自顾自地吃菜喝酒,仿佛两人的对话与他无关,一时间场面有些冷。
    还是朱小琳忍不住,胸脯起伏不定,一双美目幽怨地盯着侯卫东,道:“侯大书记,你真的就这么狠心么?我们可不是一天的交情啊。”她故意把“交情”两个字说得很重。
    侯卫东并不担心,知道朱小琳绝对没有胆量乱说,便冲步高使个眼色,哈哈一笑,不软不硬地道:“小勇兄是我的组织部长,你是他的姐姐,我们本来就有些交情,如果没有这个交情,我想你也到不了茂云吧?”
    步高明白自己出手的时候到了,便放下手中的筷子,坐直了身体,看着朱小琳,认真地道:“侯书记,朱总,我始终没听明白,到底什么事把朱总难为成这样?”
    朱小琳知道再不把话说开,事情只会越来越麻烦,也就耐着性子,把南浦改造的前前后后大体讲了一遍,当然,她退出茂云的理由自然不是因为朱小勇,却也能够让步高理解和接受。
    步高假装同情,道:“听朱总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这种事情在房地产行业也是经常遇到的,解决的办法也不只提前售楼这一条路。”步高故意卖个关子,停住了说话。
    朱小琳眼前一亮,着急地道:“步总快说说,有什么解决办法?”
    步高想了一会,慢条斯理地道:“侯书记,朱总,其实很简单,你现在的改造工程基础部分已经完工,可以说大量的前期工作已经做完,现在市场行情也不错,这又是茂云市委市政府的民心工程,以目前的条件,完全可以找一家实力较强的房地产公司,整体转让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虽然会损失一部分利益,但在目前的情况下,应该算是两全其美之策了。”
    朱小琳当然知道整体转让的含义是什么,这是逼着她把到嘴的肥肉再吐出来,听了步高的建议,一时没有说话,很显然,她内心在激烈的斗争。

    侯卫东知道,这时他不能插话,更不能直接推荐步高的公司,如果这时候他表现出浓厚的兴趣,朱小琳自然会察觉出来,一旦她破釜沉舟,事情就不好办了,唯一的方式就是逼朱小琳自己认可,主动提出来。
    果然,沉了足足五分钟的时间,朱小琳开了口:“说实在的,步总,我不是没想过这个办法,一来我前期已经投入十几个亿,二来一时之间岭西也找不到合适的房地产公司,三来,你更明白,咱们这个行业,工程做到这个份上,整体转让意味着什么,能收回来多少,恐怕不是我能说了算的,真那样的话,能不能把本收回来都是未知数。”
    步高见朱小琳开始心动,又加了一把火:“朱总其实不必过于担心。现在房地产市场越来越规范,有正规专业的第三方评估机构,整体转让的价值,也不是哪个人说了算,评估机构的结果才具有法律效力,依我的估计,你在茂云的工程,不仅能收回成本,略有赢余也是正常的。”
    听步高这么说,朱小琳脸上的阴霾消散了一些,她的酒意已经到了八成以上,一伸手,将面前的酒杯端了起来,道:“有步总这句话,我踏实了不少,也是我急昏了头,没想这么多,如果真的能够处理成这样,那我第一个就要感谢步总,来,我敬步总一杯!”
    说归说,虽然朱小琳万般无奈下认可了步高的意见,但是真要找一家实力强的房地产公司,那绝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即使找到了,愿不愿意接手也是问题。想到这里,朱小琳的神色又有些暗淡下来。
    侯卫东在最恰当的时机发了话,他端起了酒,冲着两人道:“刚才听两位老总的对话,我也很受启发,如果能够取得两全其美的结果,也是茂云市委市政府希望看到的。琳达集团到茂云投资,是对茂云的认可,更是对我侯卫东的认可,既然有了解决办法,那其它的就不成问题了,最多就是找一家公司嘛,来,咱们一起喝杯酒,预祝南浦项目顺利完工,也预祝两位老总前景一片光明!”
    此刻的朱小琳,虽然也端起了杯子,但是满脑子都是寻找大公司,寻找大公司。突然,她眼睛放了光,面前不是现成的坐了一位?以步步高的实力,接手这点工程还不是轻松得很?
    这一顿饭,前后接近三个小时,朱小琳始终是大杯喝酒,差不多接近两瓶干红,但是她毕竟常年混在这个圈里,虽然官场的城府没有,但是做生意的底蕴还是有的。她打定主意,顺着侯卫东的话,道:“谢谢侯书记吉言了,今天中午一顿饭,解了我的燃眉之急,我再次代表琳达表示感谢了。幸运的是,能够在茂云有幸遇到步总,又提出了这么好的方案,小女子有个不情之请,下午我想请步总单独坐坐,有些细节再请教一下,不知步总可否赏光?”
    听朱小琳这么说,侯卫东知道大事已成,彻底放下心来,三人再共同饮了一杯,终于结束了这顿非同寻常的午餐。
    楚飞在小招201房间的外面,早已急得满头大汗,来回走动了不知多少圈,房间里始终没有任何动静,又不敢贸然打电话。他了解侯卫东的公务应酬习惯,一个小时解决战斗是常有的事,即使客人来头较大,最多也不会超过一个半小时、两个小时,像今天,只有三人吃饭,三个多小时,还真是第一次。
    司机韩明也是拿不准今天中午的情况,他吃工作餐,前后也就半个小时,吃完后又不敢在大厅久坐,外面温度36度以上,到车里只能开着空调,没办法,也是车里呆一会,过来问问楚飞,然后再到车里呆一会。
    终于,201的房门打开,朱小琳率先走了出来,紧跟着,侯卫东和步高先后出来,三人除了脸色微红,表情竟十分平静。
    出了小招,侯卫东与两人握过手,径直上了奥迪车,在汽车即将驶出小招时,楚飞从后视镜中清楚地看到,步高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奥迪,然后笑殷殷地将朱小琳让进了宝马车。
    9月25日,南浦区长景伟接到了琳达集团的正式报告,报告中,琳达集团主动申请,将城中村改造工程整体转让给岭西步步高集团。报告的最后,是琳达集团董事长朱小琳狂放的签名。
    接到报告的当天,景伟没有任何犹豫,拿起笔来签了字:“根据琳达集团的申请,经对步步高集团全面考察,拟同意此方案。报鲁军市长,报卫东书记阅。”
    9月26日,侯卫东主持召开了茂云市委常委会议,会议议题有三个,一是研究确定上报省委组织部的县区换届初步方案;二是研究讨论岭西步步高集团整体收购南浦区城中村改造工程的方案;三是传达省纪委《关于岭西省国际信托公司周小军携款潜逃案的通报》。
    对县区换届方案,在侯卫东、刘刚、朱小勇前期研究的基础上,又经过了市长鲁军、市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杜正东参加的书记办公会,其实已经没有了什么悬念,虽然有个别常委还想推荐自己的人,但是看到几位主要领导意见高度一致,也就没有机会再提出什么。更何况,这些经历了多次换届的常委们都清楚,不经过几次反复,甚至是激烈的斗争,人选不可能确定,变数还很大,现在打破头争论,其实毫无意义。
    人选中几个焦点的人物,常委们也都形成了决议,楚休宏毫无悬念的成为东湘县委书记第一人选,胥明堂作为第二人选也同时报省委组织部。西陆县委书记韩磊明确了茂云市人大副主任人选,谷云峰接任是众望所归,晏春平的陈桥县委副书记也顺利通过。
    当然,东湘县委书记涂仁杰的去向,成了常委们最感兴趣的议题,有人高兴,有人惋惜,也有人等着看热闹。
    早在确定了楚休宏的任职意向之后,侯卫东就及时和老领导周昌全作了汇报,周昌全很是满意,电话里稳稳地道:“卫东,你考虑得还是周全。休宏本身秘书出身,在县委书记岗位过渡几年再上来,比秘书长这条线好。”
    楚休宏也在常委会结束后,专程找了侯卫东,当面表示了感谢。
    关于涂仁杰和韩磊的意向,侯卫东却没有向另一位老领导祝焱汇报,他能够想象的到祝焱听到此事的反映,这干脆也就把心一横,与其事事看祝焱脸色,不如等着祝焱主动发难吧。
    研究步步高的整体收购方案时,侯卫东几乎没有说话,似乎成了第三者。南浦区长景伟列席常委会,汇报了整个过程,市长鲁军唱了主角,给常委们反复解释,介绍了步步高集团的实力,特别强调这是企业之间的行为,茂云财政和百姓的安置不受任何影响,所以政府不必干预过多。
    按照琳达和步步高签订的协议,经岭西专业机构评估,步步高集团以13亿整体接管南浦城中村改造工程,款项分三期半年内支付完毕,琳达集团全面退出。步步高集团专门设立了茂云南浦项目部,由集团供应部总经理朱莹莹,担任南浦项目法人,常驻茂云直至项目结束。
    听到步高方案里的安排,侯卫东虽然咧嘴,却也不便对这些具体事较真,心道:“这个朱莹莹真是阴魂不散,我在益杨,在成津,在省政府,都有她的影子,现在居然以这种身份又出现在茂云,莫非我这辈子,注定被这个女子缠上了?真他妈的邪性!”骂归骂,一想到朱莹莹腰里那惊人的弹性,心里多少有些不是味道。
    朱小勇心里也不是味道,但是他不是因为朱莹莹,而是为了朱小琳的改造工程,虽然事情是因自己而起,但是这样极其被动地退出,他感觉很没面子,却无奈只能随众常委举了手,心中却道:“侯卫东,咱们多年弟兄,你这次不仗义啊。想当年是我给你引见了陈曙光,帮你运作了粟明俊的沙州常委,又一心一意在茂云辅佐你,就算是琳达必须退出,估价也太低了啊,13个亿,最多就是琳达的成本,这个项目做下来,至少可以达到18个亿,做好了能到20个亿,步高不费吹灰之力,一夜之间白捡5个亿,谁不知道你和步高是老关系了,我就不信,你和步高背后没有问题!”

    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1   侯卫东官场笔记2   侯卫东官场笔记3   侯卫东官场笔记4   侯卫东官场笔记5
       侯卫东官场笔记6   侯卫东官场笔记7   侯卫东官场笔记8   侯卫东官场笔记9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