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第1126章以变制变(中)

分类:侯卫东官场笔记 读书笔记 直达底部↓

“何老板吗,我是高建。今晚有没有时间,我过去谈个订单。”
有客户过来谈生意,何红富自然很高兴,何况和高建做了一段时间的买卖,赢利不少。
晚上,还是在青林饭店,高建和何红富相对而坐,两人喝掉了一瓶精品益杨大曲,高建装模作样地谈了生意,话锋一转,道:“何老板,这两天忙坏了吧?”
何红富如实回答:“有点忙,不过没关系,疯子哥回来,上青林永远欢迎他。”
“哦,看来侯书记在上青林威信很高嘛。”高建知道何红富和侯卫东有感情,故意顺着这个话题往下说。
果然,何红富眉飞色舞,将两天来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
高建对这些并不感兴趣,耐着性子听完,这才抛出了他关心的问题:“听说侯卫东是当年碎石协会的发起人,怎么后来又不干了呢?”
对于侯卫东和上青林石场的关系,高建还在担任益杨交通局财务科长的时候,就有所耳闻,虽然后来听说侯卫东转让了石场,他并不十分相信,天下哪有见钱不眼开的?
听高建问到这个,何红富有些犹豫。当初侯卫东聘请他时,两人曾经有过严格的约定,无论何人问起,一律以刘光芬和侯小英的名义回答,这些年,他一直遵守着这个约定。但是,现在高建是重要的合作伙伴,又不好得罪。
何红富心道:“反正疯子离开石场几年了,我说点石场早期的事,搪塞过去,应该不会有啥问题。”
这样想着,何红富就大体给高建讲了石场的兴起和碎石协会成立的经过。何红富生性聪明,加上读了初中,讲得眉飞色舞,并没有谈出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对于这些情况,即使何红富不说,高建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他表面上仍旧装出一付很感兴趣的样子,不停地插上几句话,两人也就分了手。
侯卫东办公室,茂云市委书记办公会还在继续。对于侯卫东提出再次调整东湘人选的问题,几位副书记出现了一些小的分岐。
市长鲁军的意见,鉴于东湘已经安排了政府秘书长楚休宏任县委书记,不宜再动县长,这样,既保持一定的连续性,也有利于东湘的稳定。
市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杜正东却支持侯卫东的意见,认为东湘的发展需要一个更有魄力的县长,楚休宏作为县委书记,把握大局的能力虽然不错,却不是一个搞经济的好手。
另一位市委副书记刘刚,则接受上次研究换届人选的教训,话语不多,但是明确表示同意市委书记的提议。
东湘与成津接壤。从侯卫东在成津担任县委书记时,通过祝焱对老涂的评价,以及后来与老涂几次单独接触,不知为什么,他对东湘总有一些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令他在处理东湘的问题上慎之又慎,特别是对老涂,总感觉绝对不是油滑这么简单。
问题是,作为市委书记,又不能把仅仅是感觉的东西随便讲出来,正如有人戏称的那样,中国什么法最大,不是民法,不是刑法,不是宪法,而是领导的看法。
有时候,一把手无意间一句话,不仅能决定一名干部的进退留转,甚至能左右一项部署的走向。
等鲁军和两位副书记发表了意见,侯卫东道:“涂仁杰调整到人大,这是省委的意见,茂云市委必须无条件执行,坚决贯彻,这一点毋庸置疑。”
他话锋一转:“但是县级干部的调整,这是我们茂云的权利,刚才几位领导谈了看法,都有一定道理,但是我的意见,东湘胥明堂必须更换。”
“理由有三。第一,如果说西陆目前是茂云财政的支撑,那么未来几年,东湘将是茂云发展的保证,东湘的班子必须要强;第二,东湘多年来发展缓慢,归根到底,是班子问题,胥明堂和老涂配合多年,默默无闻的东湘局面,客观上也说明他的思维有问题;第三,东湘守着金饭碗,迟迟发展不动,到底是什么原因,有没有更深层次的问题,这些我们并不清楚。”
“以上几点,必须要通过配强新班子来解决,没有一个强有力的班子,东湘的一切问题仍然得不到根本解决!”
侯卫东顿了顿,又道:“胥明堂的安排,我的意见,先放到市政府任副秘书长,观察一段时间再说;至于东湘县长人选,由常委会研究决定。”
市委书记话说到这个份上,几位副书记也就只有服从了。不过,三人有一个共同的疑虑,按惯例书记办公会组织部长要参加,朱小勇明明在家,今天却没有他的身影,这又是为什么呢?
随后召开的市委常委会,朱小勇汇报了省委批复的换届方案后,便开始收拾面前的材料准备结束会议。市委副书记刘刚突然道:“根据书记办公会研究的意见,为了进一步提高换届后县区班子战斗力,拟调整东湘县县长人选,原定的县长候选人胥明堂同志,拟任市政府副秘书长,请各位常委发表意见。”
朱小勇有些吃惊,牵涉到县里主要领导的变动,书记办公会并没有让他参加,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而组织部长究竟参加不参加,这是市委书记的权力,从程序上并没有问题。他暗道:“侯卫东一定是看透了祝焱的意图,自己的小聪明也没能瞒过他,真是老到啊。”
由于几位主要领导意见的高度一致,胥明堂的安排顺利通过。但是对于东湘县长人选,一时间众常委谁也没有开口。
众人正在踌躇间,侯卫东抬起头,对朱小勇道:“朱部长,关于东湘县长,组织部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朱小勇被侯卫东突然将了一军,他是组织部长,常委会上如果提不出干部人选,则意味着将被所有常委看笑话。他想了想,道:“根据组织部掌握的情况,我提三个人选。一是市委副秘书长张宏,二是东湘县常务副县长朱俊,三是......”
他一时想不起来合适的人选,突然想到上次书记办公会上第一次研究换届人选时提到的晏春平,便接着道:“三是西陆常务副县长晏春平。”
侯卫东心里笑了笑,暗道:“小勇虽是多年朋友,并不真正了解我的个性,这几个月来,你不按常理出牌,我就让你尝尝什么才是真正的不按常理出牌。”
昨天下午在成津,与吴英通过电话以后,侯卫东已经意识到,朱小勇的上位恐怕已经基本定局。
从他内心里,对朱小勇竞争市长这件事本身并没有成见,相反,他对朱小勇有这种想法反而很欣赏。一步一个台阶,熬年限排资历,也没有他侯卫东的今天。
但是朱小勇太过浮躁,抓经济很不让人放心,这是他一开始抵触的主要原因。另外一个原因,是朱小勇运作的方式让他很难接受,这也导致了侯卫东在朱小琳的问题丝毫不退让。
但是事过之后,他认真分析了几个地市的现状,尤其是看到了当年益杨、沙州党政一把手不和带来的恶果,与其来个无法预料的搭档,不如用个知根知底的朱小勇。
从这次朱小勇拖着方案不汇报,到书记办公会不让他参加,甚至刚才故意逼着他提出人选,侯卫东就是想考验一下朱小勇的承受能力。
听了朱小勇提出的三个人选,侯卫东还是有些赞许,“综合各方面情况,这三人还真是目前最合适的人选,尤其是把张宏排在第一位,和我想的不谋而合,看来这段时间这家伙还是下了功夫。”
张宏是祝焱的老部下,关于他的安排问题,由于没有合适位置,一直也是侯卫东的心病,这次到东湘,虽然不是担任县委书记,但毕竟也算进入快车道了。而且他是老茂云,熟悉东湘的情况,侯卫东倒也放心。
侯卫东脸上还是不动声色,环视了一下常委们的表情,连政法委书记李俊也冲他点头,知道多数认可朱小勇的意见,道:“我认为朱部长提出的人选是合适的,东湘县长就从三人中推荐吧。”
这次常委会,侯卫东事先做足了功课,不等常委们反应过来,接着又道:“省委常委会年初就试行差额票决干部,估计明年就会全面推行,这次东湘县长三选人,茂云也尝试一把差额票决吧。”
他看了一下会场,笑着道:“张秘书长看来需要回避一下喽。”
常委会按理应该由市委办主任负责记录,由于茂云市委常委秘书长一直空缺,平时开常委会,张宏就承担了会议记录的任务。
听侯卫东这么说,张宏将记录本交待给楚飞,也笑着出去了。
茂云共有12个常委职位,由于常委秘书长空缺,实际现任11个常委。
投票的结果,朱俊得了1票,这在侯卫东的意料之中,张宏得了5票,晏春平却得了6票,大大出乎侯卫东的意外。。
一票之差,但是结果无可更改。
侯卫东叹了口气,一个是自己曾经的秘书,一个是老领导多年的部下,难道是冥冥之中,天意非要如此?
常委会议结束以后,张宏很快知道了结果,当时就想给祝焱打电话,可是又一想,侯卫东如此严密的程序,打了电话又能如何?一步跟不上,步步跟不上,考虑半天,竟萌生了去意。
晏春平却是接到了侯卫东的电话才知道自己一夜之间成了县长候选人,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小子这回是天上掉了馅饼,不要太得意啊,别忘了你的屁股还没擦干净。”一直到放下电话,他还在回味侯卫东低沉威严的警告。
又过了一天,朱小勇将调整后的名单报给了省委组织部,祝焱反复询问了人选产生的过程,也是一声长叹。
就在同一天,高建再次给何红富打了电话,以草签合同为由,将何红富约到了益杨城郊的望城山庄。这一次却是三人对饮,刘坤像幽灵一样,出现在包房。
望城山庄几经起伏,前后被查了若干次,不仅没有关门,反而像野火烧过一样,风声一松,小姐们如雨后春笋般,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何红富长年被几个石场和煤矿缠着,他就如一根上满弦的发条,平时根本没有时间光顾娱乐场所,更没有机会沾花惹草。
三人酒足饭饱,何红富摸了摸口袋里的合同,心里很是高兴,正想起身告辞,高建一把拉住他,道:“何老板,不急嘛,今朝有酒今朝醉,好戏才刚开头,我们换个地方再喝一杯。”
何红富本想推辞,抬手碰到了口袋里的合同,也就随二人上了楼。
二楼灯光昏暗,一个身穿长裙的高挑女子带路,何红富跟着高建和刘坤,深一脚浅一脚来到一个房间。
房间内灯光更加昏暗,正中摆了一张圆桌,几碟小菜,两瓶洋酒,屋子不大,却有三个衣着暴露的女子在忙前忙后。
见三个人进了屋,几个女子马上如蜜蜂一样,口里叫着老板、大可,涌了过来,如事先分好工一般,各自挽了一个男人的胳膊,拉到圆桌前,恰如打够级一样,交叉坐了下来。
何红富这几年与生意人打交道多了,也听说过一些风月场上的故事,知道这是近几年流行的“喝花酒”,竟也不甚紧张。他冷眼看了看几个女子,陪着刘坤的女子胸脯最鼓,高建身旁的女子略胖,在他身旁坐着的女子个子稍矮。
三人如姐妹一样,年龄都在20岁上下,在浓浓的化妆下,模样竟有几分相似,连身上的衣服都一模一样,胸口极低的小上衣,外加超短小裙,半个胸脯露在外面,雪白的大腿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尤为刺眼。
这种场合,是刘坤的天下。
当年他在易中岭别墅后面的专用歌厅,一个人面对几十个如狼似虎的放荡女子,整整疯狂了一个晚上,神经对此早已麻痹。此刻,他丝毫不顾忌岳父高建在场,人未说话,一只手已经伸进旁边女子的胸里,一把抓住两个肉团,使劲捏了捏,浪笑着道:“妈的,人不大,奶不小,够味!”
一只手继续揉搓着,对何红富道:“何老板,你检查一下你那小妞发育的怎么样,不行就换一个!”另一只手却直接伸向了女子的下身,一把将女子拉到自己腿上,道:“美女,亲一口!”
女子竟丝毫不以为意,双手抱住刘坤的头,“啪”地一声,嘴唇贴了上去,何红富下意识地将头扭向了一边,刘坤哈哈大笑。
扭头的功夫,正好看到高建。高建虽不似刘坤如此大胆,不知什么时候,也已将身旁的女子搂到了怀里,对何红富道:“何老板,既来之则安之,有福不享,过期作废,来,我们喝一杯。”
何红富连忙端了杯子,刚放到嘴边,身旁的稍矮女子也端了杯子,与高建碰了一下,一口干了。喝完这杯酒,何红富还是坐直了身体,不敢乱动。
身旁的稍矮女子将椅子向何红富靠了靠,上身就想倚过来,何红富连忙起身吃了一口菜,掩饰了一下心中的冲动。几杯酒喝下去,何红富始终没敢向女子有不轨举动。
又过了一会,刘坤站起身来,怀里仍抱着女子,嘴里有些含糊不清地道:“扶老子进去休息一会儿。”两人一推后面的壁纸,墙上居然开了一扇门,随着二人进去,门又无声地关上,从外面看上去,竟然严丝合缝。
何红富目瞪口呆。
正暗自琢磨,高建要去卫生间,与身旁的女子搂搂抱抱着走了,屋里只剩下何红富和身材娇小的女子。
何红富不知如何应对,正犹豫着想端酒杯时,女子突然一纵身,跃进他的怀里,后背贴着他的前胸,抓了何红富的手一把捂在胸前,身体在何红富的大腿上左右摆晃。
何红富已经喝了不少白酒和几杯洋酒,加上他长年从事体力劳动,精力旺盛,下边早已挺了起来。
上面的女子显然感觉到了,何红富正在不知所措时,女子一只手却突然拉开了他的拉链,身体稍一活动,直接压了上去。
何红富大窘。
正想将拉链拉上,女子吃吃笑着,从他腿上起来,道:“老板,跟我来。”走到屋子另一侧,一伸手,竟又推开了一扇门,何红富不由自主地跟了进去。

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1   侯卫东官场笔记2   侯卫东官场笔记3   侯卫东官场笔记4   侯卫东官场笔记5
   侯卫东官场笔记6   侯卫东官场笔记7   侯卫东官场笔记8   侯卫东官场笔记9   收藏本站

  • 广告赞助
  • 阅读榜单
  • 广告赞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