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第1159章省委书记调研(四)

分类:侯卫东官场笔记 读书笔记 直达底部↓

环云高速三标段,一直是侯卫东耿耿于怀的事情。
说实话,一开始确定请朱建国察看环云高速时,侯卫东并不情愿,但是,这是茂云的重大工程之一,不仅市政府投入极大精力,就是常委会也多次专题研究,省委书记下来视察,必看无疑,无可回避。
他当然十分清楚,三标段的承建方是李晶精工集团下属的沙道司,更清楚目前是副总吴兴彬在此全权负责建设。前两天和朱小勇分工提前踩点时,他心里动了几动,终究无法说出不让朱小勇去察看,所以刚才和朱建国的对话中,他尽量回避各标段具体承包商的问题,除非朱建国非问不可。
按照他的想法,从一标段走一走,最后再到二、三标段简单看一看,迅速回小招用餐,此事也就过去了。可是,没几句话,朱小勇就说漏了嘴,尤其是朱建国因此而改变了行程,当时他的确是非常恼怒。
他倒不是担心施工质量,也无需担心见到李晶的尴尬,因为在他看来,李晶一直没有动静,意味着根本没有回国。他担心的是,视察的第一站改到了三标段,难免就要用时较多,一旦交流得多了,不小心扯出李晶,他在应对上会费些心思。
多少有些忐忑地一路疾驶,很快接近了三标段建设现场,由于尚未通车,车队只能提前停下来。侯卫东和朱小勇率先下了车,与此同时,后面安保车上侯卫国几人也迅速下了车。
由于市长提前进行了踩点,加上指挥部的反复督促,工地现场倒是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时间顺序的突然改变,现场的不少人来来回回显得脚步有些匆匆。远远的,有几个小工头模样的人还在清理施工现场,一个身影引起了侯卫东的注意。
此人30多岁样子,身材高佻,一身沙道司工作服,头戴安全帽,帽沿压得很低,肤皮微黑,嘴上留着一撮小胡子,来回走动时,一条腿有些微跛,应该是不认识,可是他指挥工人干活的一举一动,侯卫东觉得是那样的熟悉,到底是谁呢?
正在琢磨间,副市长甘霖率领建委、交通的几个头头以及承建单位的人员已经迎了过来。
侯卫东将朱建国一行迎下了车,先介绍了副市长甘霖和部门的几个头头,随后,朱小勇逐一介绍迎接的其他人员,趁着朱建国与众人握手的功夫,侯卫东不经意地向列队的人员后面扫了一眼。
这一看,他头皮一麻,等待省委书记接见的人群中,一个头戴安全帽,一身工装,未施任何粉黛,但身材匀称、面带笑容的美貌女子正在举着一只玉手,一边冲他微笑,一边调皮地做出“V”形手势。
天哪,这女子不是李晶又是谁?
美貌女子正是匆匆赶回的精工集团董事长李晶。
朱小勇一边沉稳地介绍指挥部其他成员,一边也用余光观察等待接见的队伍。他已经发现,沙道司吴兴彬的前面,站着一位风姿卓绝的女子。
他顿时一愣:“精工集团的李晶?她怎么会在这里?”
对于精工集团和李晶本人,朱小勇虽然见过面,却不十分了解,但是这个精工集团在益杨和沙州做了不少工程,漂亮老总李晶离了婚并带有孩子却有所耳闻,只是环云高速竞标时,一直是以沙道司的名义,所以朱小勇过去并没有把李晶和沙道司对上号。此刻突然见到李晶,又站在吴兴彬前面,他稍一思考,顿时反应过来。
朱小勇介绍道:“这位就是岭西鼎鼎有名的精工集团李总,当年,精工集团下属的沙道司一举击败国内几家大型路企,招标时脱颖而出。”
李晶笑盈盈地伸出手,大方地道:“朱市长过奖了,我是精工集团李晶,欢迎朱书记前来视察。”
大凡领导,尤其是高级领导,都对女性老板感兴趣,对于年轻的女老板兴致更高。
接见过程中一直是面无表情、微微点头、轻轻握手的朱建国,此时难得的露出了笑容,道:“精工集团我听说过,敢和国内一流路企竞争,不简单!”李晶只是吃吃地笑。
朱建国扫了身旁的侯卫东一眼,道:“卫东,招标时你是市长还是书记?敢于拍板决策,同样不简单!”
省委书记不过是顺势而发、有感而为,侯卫东却难得一见微红了脸,道:“茂云招标程序极其严格,市委市政府均不参与,完全由专家打分,精工集团的确是做了充分地准备。”
朱建国哈哈大笑:“你个侯卫东,我还不知道你那几手?从沙州做副市长就在南部新区搞了公共交易平台,我还不相信你?”
李晶笑得更加灿烂:“朱书记,当时有人还要硬逼着精工退出哪!”
朱建国一边看着高速的建设进度,一边饶有兴趣地道:“哦?是谁这么大胆,竟敢无视规则的权威啊?”
李晶当然不会愚蠢到将战火引到侯卫东身上,含糊其辞道:“是茂云有人私下说,本地企业也能中标,肯定有猫腻!”
朱建国停下脚步,看到史照贤以及报社王辉和电视台几人逐渐跟了上来,有些总结的讲道:“当前,岭西省压倒一切的任务,就是稳定和发展,而发展,归根结底要靠自己!老人家曾经说过,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精工集团敢于向权威企业挑战的精神,本身就值得我们大书特书,政研室和宣传部门要以此为契机,深入挖掘我省民族工业发展的经验,认真推广!”
王辉和记者刷刷地记着省委书记的指示,余光却扫向侯卫东,暗道:“侯卫东从底层开始,就注重媒体的力量,这几年找我少了,不过是积蓄力量,关键时刻,他果然又跳出来了。”
其实王辉这次大错特错,他之所以参加这次调研,完全是党代会后那篇大作的缘故。朱建国新任省委书记,自然十分重视媒体的态度,看到岭西日报的文章颇合心意,当时就对王辉的名字留了意,调研带着他也就不足为奇了。
环云高速的视察有惊无险的圆满结束,南部新区乙烯配套工程的剪彩仪式也算顺利,朱建国一直兴高采烈,频频点头。
来到南浦新村,侯卫东特意安排区长景伟全程介绍,听到1000户居民全部入住,没有任何纠纷时,朱建国高兴地道:“百姓安居乐业,社会稳定和谐,这是我们的最高追求。南浦不简单,茂云不简单哪!”
在南浦参观的过程中,作为乙方的法人代表,步高自然陪同,握手时,朱小勇对步高极其冷淡,只是朱建国充分肯定南浦工作时,他才挤出一点笑容。
侯卫东不顾朱小勇脸上的春夏秋冬,指着步高道:“南浦改造,步步高集团出了大力,朱书记,这是老总步高,年轻有为。”
朱建国一愣:“你姓步,和沙州老步什么关系?”
步高赶紧道:“朱书记,我爸爸是步海云,他向您问好。”
得知步海云已经退休,朱建国感慨道:“老步任劳任怨一辈子,是个好同志,早年我们一起在省委党校培训过,还住一个宿舍。我做省委组织部长时,他就是沙州的副市长了,一直管城建对吧?”
此话一出,侯卫东、步高、朱小勇都有些吃惊。
侯卫东做了周昌全秘书才认识步海云,在他眼里,只知道步海云是周昌全铁杆,一直到步海云做了常务副市长、政协主席,甚至为了步高的工程,不惜屈尊找侯卫东,却始终未透露与朱建国交好,而那时的朱建国已经是省委副书记。
步高的吃惊,源于几天前和父亲的通话。当他告诉步海云省委书记要去视察茂云工程时,步海云意味深长地道:“给朱书记带好。你一定要把改造工程做好,当然,有些小瑕疵也不要紧,只要你说姓步,朱建国不会为难你。”此时再回味父亲的话,才明白原来父亲与朱建国是故交,不禁大为感慨,早知有这一层关系,这些年的工程何至于如此辛苦?
朱小勇吃惊的同时,思路总是有些歪:“原来侯卫东早就知道步家在上层有关系,所以才会让步高来接手南浦改造工程,目的还是为自己的升迁增添法码,看来,你侯卫东也不是圣人啊。”
还是侯卫东真正想通了这里面的关节:“步海云才真的是老奸巨猾啊,即使为了儿子,也不肯动用朱建国这条线,他升常务、解决正厅,一方面是周昌全的推荐,关键还是有朱建国点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步海云也是如此。”
听了朱建国的话,侯卫东道:“朱书记好记性,步市长后来做了常务,仍然分管城建。”
朱建国笑了:“好啊,老步培养了一个好接班人,不错!”停了一停,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道:“精工集团,步步高集团,都是岭西发展的骨干力量,卫东,中午把小步和小李叫上,一起过来吃饭。”
听到朱建国天马行空的安排,侯卫东脑袋又大了一圈,心里暗暗埋怨李晶:“回来一次本来没什么,事先不告诉不说,还在朱建国面前出风头,步高也就罢了,午饭省市领导不少,你这么一掺和,万一捅出篓子,如何收场?”
但是,省委书记发了话,侯卫东只有贯彻落实的份,而且,只能不折不扣地执行。
好在有办事稳妥的杨柳,安排专人通知步高、李晶的同时,又迅速调整了市委小招贵宾厅的坐次,等朱建国悠然自得踱步进来时,一切都已布置妥当。
横下心来以后,侯卫东反倒坦然了许多:“事情已经这样,多想也无益,一顿饭而已,再说,以李晶的心智和聪明,不至于在这种场合造次,其他人注意力应该都在朱建国身上,谅也不会拿李晶做什么文章。”
他哪里预料得到,李晶的突然回来,包括这顿饭,会给他惹来不小的麻烦。
中午饭波澜不惊。
朱建国尽管兴致很高,由于下午还要到东湘视察,只让开了红酒,茂云四大班子主要头头分别敬了酒,步高、李晶坐在一起,来回敬酒二人成双成对,甚至侯卫东也是给二人一起敬了酒,李晶略显丰满的俏脸几次直面侯卫东,侯卫东只是象征性的一笑了之。
当然,也有几个人稍微琢磨出点味道,比如朱小勇,比如步高,比如杨柳,还有侯卫国。
朱小勇眼里的李晶,不仅仅是她完美的身材和迷人的少妇气质,当环云高速和李晶联系在一起,姐姐朱小琳被迫放弃茂云的一幕自然而然冒了出来。
“侯卫东言之凿凿,茂云招标如泉水般清澈,李晶的实力和胡铭南天壤之别,岭西实力超强的路企何止三家五家,凭什么沙道司会中标?这里面多半大有文章。”
“侯卫东和李晶早就熟悉,这从几年前陪张木山打猎就能看出来。一个如此漂亮的女人,虽然带着孩子,毕竟离了婚单身,又在茂云有工程,加上侯卫东与张小佳长期分居两地,两人干柴烈火岂有不着之理?除非你侯卫东是柳下惠,如果换了我朱小勇,我是不会拒绝。”
步高的心事与朱小勇不同。他是商人出身,一切围绕利益进行。在利益的驱使下,思路难免出现偏差。
步高之于李晶,是欣赏中带着一丝庆幸。李晶的容貌和做工程的严谨让他欣赏,庆幸的是侯卫东不仅认识他同时还认识李晶,这让他在侯卫东面前进退自如,竞争时如入无人之境。
没有李晶参与的时候,他可以自在地经营沙州新月楼,而只要有李晶的时候,他同样可以分一杯羹,如益杨新管会二人先后开发的小区,一起大赚一笔。包括南浦的改造,在需要公司接手的时候,或许侯卫东正是考虑到李晶在茂云的显眼,才第一个想到他步高,轻松进账五个亿。
至于侯卫东和李晶之间有没有事,现在的步高已经懒得管这个。
当初,步高在发狂般追求张小佳的时候,发现侯卫东和李晶在汉湖一起出现,进而让麻贵拍了照片送给张小佳,那时的步高,是与侯卫东在暗自赌气。
其实,即便张小佳真的与侯卫东翻了脸,他也未必娶她为妻,作为男人,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比侯卫东差劲而已。况且,步高结婚以前,本就对男女一事不太在乎,现在侯卫东和李晶之间,有事也罢,没事也罢,我步高就权当有,反正我故意拉着李晶一起敬酒,你侯卫东无论如何都得领我这份人情。
杨柳作为市委秘书长,自然是最忙碌的人。侯卫东和茂云的头头脑脑陪着省委书记在一线,她则坐镇后方,作为枢纽,及时地将侯卫东或者楚飞传过来的指令,一条一条变成行动。
总算是午餐开始,杨柳终于松了口气。不过,今天这个局面,她是滴酒不能沾的,作为秘书长,她的目光首先要关注侯卫东,其次是朱建国及省里的其他领导,最后才是步高、李晶等人。
杨柳和李晶也打过交道。
当初,益杨新管会和开发区合并以后,步高和李晶先后在新管会投资建设小区,那个时期,杨柳作为新管会的办公室主任,和李晶数度见面,相互有些了解。本来,杨柳的注意力丝毫没有在李晶身上,但是,她和李晶目前都是单身,两人共同的关注点都指向侯卫东,以女人特有的细腻的敏感,杨柳很快感觉到了李晶投向侯卫东眼神的不同。
“侯书记和李晶认识得有十多年了,尽管这中间的情况我不了解,但是,以李晶看侯卫东的眼神,绝对不是一个商人投向市委书记的目光,那是一个女人面对自己男人才有的感觉,我是过来人,一看便知。”
可是,现在她与侯卫东几乎天天上班在一起,杨柳回想了半天,却找不出一丝值得怀疑的证据。
几个参观点走下来,侯卫国多数时间和省交警总队的刘毅处长都是在外围,加上来的时候他是乘坐了商务车,因此,并没有给朱建国留下深刻印象。
此时,所有人坐到了一张餐桌,朱建国很快发现了二人相似的脸庞。
朱建国大感兴趣,道:“侯卫东,这位是......”
侯卫东刚要回答,一旁的郑玉楼笑着道:“朱书记好眼力!这是侯卫东的哥哥侯卫国,在岭西市公安局任副书记、副局长。”接着,郑玉楼又解释了派侯卫国过来的原因。
众人一片渍渍声中,侯卫东哥俩一起给朱建国敬了酒。
朱建国望着兄弟二人,感叹道:“不简单啊,一个在经济发展第一线,一个在保障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将来一定可以挑大梁,看来,我真是老喽。”
敬完酒返回座位的途中,侯卫国瞅个机会,悄悄道:“小三,中午到我房间来一下,我有事告诉你。”
等坐下以后,侯卫东又分别给郑玉楼、王辉等人敬了酒,午餐也就结束了。
将朱建国一行安排好午休,侯卫东慢悠悠地来到了侯卫国的房间。一进门,侯卫国一边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一边笑着道:“小三,生日快乐,这是我和你嫂子蒋笑给你的生日礼物。”
今天是5月11日,正是侯卫东的生日。他一拍脑袋,咧开嘴道:“谢谢大哥和嫂子,这几天光忙着迎接朱书记,这事还真忘记了。”
侯卫国又道:“小三,还有一件事,蒋笑让我告诉你,16日是朱书记生日,蒙秘书长照例要安排,这几年你都没参加,今年她已经给蒙秘书长说了,到时候叫着你。蒙叔的意思,那一天你最好找个理由去省委办事,这样更加方便些。”
侯卫东怔了一下,迅速地想起来,大哥和蒋笑结婚不久,他以沙州副市长的身份,的确参加过朱建国的生日宴会,当时参加的还有沙州市委副书记杨森林。只是那次以后,蒙厚石并不是每年都再通知侯卫东参加,至于今年,侯卫东暗自揣摩了一下:“估计还是蒋笑感谢自己运作侯卫国的事情,在蒙厚石那里说了话。”
不管如何,以朱建国和侯卫东两人的身份,再次参加生日宴会,意义和上一次将会有很大的不同。想到这里,侯卫东真诚地道:“谢谢嫂子了,友情后补。”
侯卫国拍拍侯卫东,道:“自家人说那些做什么,对了,小三,我看今天中午那个李总对你也不错嘛,我办案子最懂人的眼神,她看你的感觉不一般。”
侯卫东叫道:“大哥,你说什么来?我和她哪里有什么关系,就是一个投资商而已。”
侯卫国点着侯卫东的头,警告道:“小三,你可要注意了,当年郭兰的事情,别人不清楚,我可是最了解,没出什么事,我也就不再追究了,如果你再胡来,我可第一个不答应。”
当年沙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洪昂郁郁寡欢,为了发泄自己的不得志,也为了树立威信,硬是晃了一下市委书记朱民生,将公安局上报的破积案方案改成了沙州破积案战役,也正是在那次集中优势兵力破大案的指导思想下,一举将易中岭抓获归案。
在易中岭潜伏的小区宿舍,侯卫国查到了易中岭还未来得及寄出的侯卫东与郭兰的十多张照片,并悄悄转给了侯卫东。因此,在侯卫国心中,弟弟与郭兰有染,这是百分百的事情。
侯卫东暗道:“事情的发展我哪里能够控制的了,我和李晶岂止是有事那么简单,还有郭兰,现在又多了个儿子,如果让大哥知道,估计他连亲手把我送进监狱的心都有。”
他不想就此事再分辨,想起前段邓家春的话,便转了话题:“大哥,你很厉害啊,省厅居然派你过来保障朱书记,看来你离进省厅不远了。”
一说到官场中事,侯卫国的智慧立即显示出与办案不相称的一面,很实在地道:“小三,别胡说啊,哪里有的事,我只会办案,省厅也好,市局也好,对我来说,没什么不同。”
侯卫东嘿嘿一笑,道:“大哥,市局与省厅如何能比?思路决定出路,眼界决定境界,区域不同,层次自然就不一样,随之而来的,结局就大不相同。”
侯卫国对这些不是很感兴趣,道:“小三,你别给我上课了,你这些理论对我没啥用处,眼下我只知道一件事,确保朱书记安全。”
侯卫东笑了:“大哥,你虽然只是半个官场中人,做事却始终围绕着最核心的部分打转,真正的官场中人,又有几个有你这番幸运啊。”
侯卫国摆摆手:“行了,小三,我这是正常业务,别动不动就扯到官场,你走吧,我还要为下午的保障做些准备工作。”
侯卫东带着生日礼物回到自己的休息室,刚想躺下,侯卫东的手机响了起来:“老公,你怎么回事,早晨为什么扣掉我的电话?”
正是老婆张小佳。

关于侯卫东生日的备注:桥局似乎对生日的问题不是太感兴趣,整部书中关于生日的话题不多,涉及到侯卫东的生日,前后一共出现过三次,结果三次的日期都相互矛盾,具体如下:第四百零七章流言(上):转眼就到了五月,由于明年要涉及换届这种大事,从五月开始,各种流言也就纷纷传了开去,流言主要集中在周昌全地去和留之上,周昌全在沙州当了两届市委书记,多数人都认为他要挪动位置......“生日快乐。”杨柳将小盒子递给了侯卫东。这是侯卫东接到了第三个祝福,他没有推脱,接过小盒子,道:“谢谢你,难得你还记得。”他当着面就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只栩栩如生的银狗,这只狗静静地坐着,看上去就如在草原上守护着蓝天白云的模样。在下一章的第一句则是,五月十六日,省委副书记朱建国在家里摆了一桌宴席(生日宴)。第六百三十三章谈话(上):小佳坐在旁边的沙发上,随手抽了一本,也没有翻看,只是捧在手中,道:“老公,你是三十二岁的副市长,以后想走到哪一步?”侯卫东纠正道:“没有到三十二岁,现在才三十一。”“你的生日是1月31日,还有几天,应该算作三十二岁了。”第六百八十三章风景区(下):郭兰读大学时挺喜欢星座,也颇有了解,算了算,道:“你是狮子座,我是水平座,以后,我就叫你狮子。”
据上述三章的描写,前一章表示侯卫东的生日应该在5月份,中间一章表示侯卫东生日在1月份,后一章说侯卫东是狮子座,狮子座的日期是7.23--8.22,前后三个日期均矛盾。经过分析,本人认为,侯卫东1970年出生,这是确定无疑的,否则整部书的时间就乱了套。而这一年阳历2月5号(农历除夕)之前属鸡,2月5号之后属狗。郭兰算出的狮子座尽管不准,毕竟也离5月份更近些,这样算来,干脆放弃张小佳的说法,更为了引出朱建国过生日一事,姑且将侯卫东的生日定为5月11日。

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1   侯卫东官场笔记2   侯卫东官场笔记3   侯卫东官场笔记4   侯卫东官场笔记5
   侯卫东官场笔记6   侯卫东官场笔记7   侯卫东官场笔记8   侯卫东官场笔记9   收藏本站

  • 广告赞助
  • 阅读榜单
  • 广告赞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