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杂文
  • 发现
  • 第1182章家宴(上)

    杂文社 / 侯卫东官场笔记

    侯卫东赶紧拿过电话:“祝书记,您好。”
    “卫东,打你办公室没人接,在岭西还是在外地?”
    侯卫东咬咬牙,不大不小撒了个谎:“老领导,我在岭西,朱书记找我谈话。”
    这几天,朱建国刚刚回来,祝焱是省委常委,知道为了项目的事各地市正在做工作,包括岭西市也是如此,市委书记亲自出面,也是可以理解。
    “哦?是为了项目的事吧?茂云情况我清楚,应该收获不小。”
    单纯从抢项目这件事来说,侯卫东和祝焱都是市委书记,一个起跑线,严格的说,更是竞争对手,侯卫东自然不会说实话。
    “老领导,茂云有点成绩,也是您那几年打的底子,如果论项目落地的方便,哪个地市也没有资格和省会比啊。”
    祝焱道:“卫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情况也不完全是你想象的那样,现在看,当初我还是有些妥协了,应该坚决把你要到岭西市,玉楼虽然敬业,冲劲还是不如你。”
    侯卫东赶紧道:“老领导,蒋省长水平很高,又有您掌舵,其他地市和省会哪有比较的资格?”
    祝焱道:“卫东,别只说好听的话,如果真想宽慰我,晚上来家里吃顿饭吧,老爷子也嘟囔你,梅梅你也有日子没见了吧?还有,玉楼说过几次,你来看我,一定通知他。”
    祝焱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侯卫东知道,就是天上下刀子,恐怕晚上也不能不答应了。由于事先没有准备,他问楚飞:“后备箱里还有什么?”
    “侯书记,就是有几件烟酒,没有其它东西。”由于新换了司机,楚飞还没有过多的准备礼品。
    “那这样,一会儿你抓紧到华裕国贸办一张卡,两万吧。”
    晚上六点,侯卫东准时来到祝焱西郊的家,正好是祝梅过来开了门,侯卫东迅速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道:“祝梅,你结婚好久了,我也没去看你,这是张阿姨给你的,随便买点东西吧。”
    祝梅也没有刻意推辞,道:“谢谢侯叔叔,谢谢张阿姨,爷爷问了你几次了,快请进吧,他在客厅等您。”
    进了客厅,却见一个年轻人正在陪着祝老爷子说话,依稀是祝梅的爱人任晓路。将两瓶茅台递给祝老爷子,问了平安,刚刚坐下,门铃又响了起来。
    这一次却是任晓路过去开门,人未到,爽朗的笑声和大嗓门已经传了进来。
    “我来晚了,卫东书记来了没有?”
    侯卫东刚刚站起来,一个精壮的汉子快步走进来,却是庆达集团张木山。
    “木山老总,你好。”
    “侯书记,卫东老弟,多日不见啊。”
    打着招呼,侯卫东暗道:“尽管祝焱并未说张木山要来,但是很显然,他绝对不是碰巧过来,那么,这顿饭就一定和张木山有关系了。也就是说,一定和茂云的矿企有关系,难道是东湘的情况走露了风声?看来,这是一顿鸿门宴也未尝可知。”
    他抱定了一个原则,绝不主动提及东湘西陆的情况,静观其变。
    果然,张木山也只是东拉西扯,聊起了家常。
    接近6点半,大门直接开了,这一次,却是祝焱和蒋玉楼一前一后,面带微笑走了进来。
    祝焱道:“卫东早来了?市里有个会,刚结束。”他的目光在客厅简单看了一圈,又道:“人齐了,走,咱们边吃边聊。”
    侯卫东已经有些日子没在祝焱家吃饭,过去都是祝焱的爱人蒋玉楼亲自做几个菜,这一次只见到蒋玉新在客厅走来走去,厨房里却一直没有动静,正迟疑着,一个小伙子推开客厅的门,道:“各位领导请跟我来。”
    侯卫东正要过去请祝老爷子,老人呵呵一笑,道:“我身体不好,不愿意走动,就在客厅简单吃点,由玉新陪着我,你们去吧。”
    侯卫东只好随众人出了客厅,他这才发现,在院子的一侧,不知什么时候,又多了两间平房,由于房屋外观的风格与小楼完全一致,刚才进门时竟然没有发现。
    走进其中一间,却是一个宽敞的餐厅,虽然没有豪华的装修,却也布置的大气稳重,容纳十人就餐绰绰有余,餐桌椅子一挂红木,餐具用品也极讲究。很显然,旁边一间应该是厨房了。
    安排座位时,由于祝焱坐了主人位置,蒋玉楼只能坐副陪,居然是侯卫东坐了一宾位置,张木山紧靠着侯卫东坐下,祝梅两口子则坐在另一侧。
    众人坐好,祝焱首先道:“卫东,这个小餐厅修好以后,你还是第一次过来吧?”
    侯卫东道:“是啊,餐厅修的很好,一开始我并没有发现。”
    蒋玉楼插话道:“祝书记一开始反对,可是现在老爷子年事日高,嫂子重点要照顾老人,难免做饭不及时,我是市长,总不能眼看着书记天天回家自己下面条吧?”
    祝焱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这时,一个眉清目秀的姑娘开始上菜,侯卫东这才发现除了刚才引路的小伙子,这个姑娘也是生面孔。
    蒋玉楼又道:“作为堂堂省会书记,任务就是抓大事抓发展,而我的任务,就是保障好班长的生活,没有好的生活环境,怎么可能空出时间考虑岭西市的大事?”
    蒋玉楼这话说的冠冕堂皇,侯卫东琢磨了一下,暗道:“如此看来,祝书记家里至少配了三个服务员,一个厨师,外加男女服务员各一名。虽有些超标,作为省会书记,又是省委常委,倒也可以理解。只是蒋玉楼如此维护祝焱,又将自己放得如此低,倒是没有想到。”
    他又看了看坐在一旁一直满脸笑容的张木山,暗道:“蒋玉楼不把话说开,说不定装修和服务员的选配,张木山也做了贡献,老领导与企业老总关系如此深,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当然,想归想,明面上,侯卫东还是很平静地道:“祝书记日理万机,蒋市长抓落实、讲大局,如此和谐的班子,岭西市的春天就要到了。”
    说这些恭维的话语,实在不是侯卫东的强项,更不是他的初衷,看看祝焱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正要敬酒,张木山发了话:“卫东老弟好精辟!前些日子,岭西企业家协会有个活动,大家都有同感,说省会现在的投资环境空前好,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变化天翻地覆,都是托祝书记的福啊。”
    听张木山如此说,侯卫东这才意识到,庆达集团又在岭西市投了资,估计连带着,张木山还动员了不少企业家落户岭西,只是岭西作为省会城市,高耗能企业严格控制,搞不好又是房地产之类的项目。
    祝焱摆摆手,道:“木山言重了,省会的发展,首先是省委的坚强领导,还有宁玥部长打下的底子,我是捡了胜利果实。”
    侯卫东注意到,祝焱的话里,并没有提到前任省会书记熊大伟,他仔细想了想,记忆中祝焱和熊大伟的确交往不多,他所知道的,不过一两次、两三次而已。
    算来这省会的班子也确实有特点,除上早期的姚书记身体不好以外,从后来接任的熊大伟开始,短短几年的时间,却连续换了三任领导。这三任市委书记又都是强势性格,熊大伟霸道而外露,宁玥谈笑风生之间却不容部下有一丝反抗,祝焱表面看起来有圆有方,实则深藏不露,出手稳准狠。
    侯卫东暗自思量:“当初也幸亏没有到岭西市来,否则,依祝焱的风格,自己绝对不可能做到蒋玉楼这种程度,工作起来,还真不敢说事事顺着老领导。”
    蒋玉楼、侯卫东、张木山一席话说出来,以祝焱的底蕴,岂会不知几人的心思?可是三人中,一个是现在的搭档,一个是曾经的秘书,一个是发展的强援,身份个个特殊,他也不便情绪上太明显。
    祝焱正要端杯喝酒,一侧的祝梅落落大方开了口:“各位叔叔,你们都是我爸的好朋友,干嘛说话这么肉麻啊?特别是侯叔叔,你可从来不这样,我现在在单位天天听这些话,都听腻了,特别是我们路书记,真烦人。”
    祝梅所说的路书记,是团省委换届新上任的书记路遥,年龄只有42岁,是包括侯卫东在内屈指可数的几个实职正厅之一,也算这几年岭西的一颗新星。
    他是岭西大学学生会主席出身,留校时只有22岁,八年时间,一路顺风顺水,做到团委书记,这时是1995年,此时侯卫东还在上青林工作组苦苦打拼。
    没想到,路遥的正处一干又是八年,直到38岁时,才终于出任岭西大学党委委员、宣传部长,今年团省委换届,一步上位书记,42岁的正厅,也算年轻干部了。
    侯卫东没有来得及多想路遥的风格与做派,却被祝梅的话刺激了一下,暗道:“祝梅的变化好大,几句话还算严丝合缝,更是典型的体质内语言,当年那个用电子邮件和手机短信,与他简单交流的腼腆小姑娘,看来一去不复返了。”
    尽管他知道官场这个大染缸的魔力,可是祝梅这样一个痴迷丹青、空灵脱俗的女孩子,居然能说出一口官话来,侯卫东实在是无奈之极。
    不仅如此,从祝梅的话中,他还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这个路遥与祝家关系很近,联想到路遥解决副厅时,老领导还任着省委组织部长,也就不难理解路遥这几年的快速升迁,更不难理解祝梅的工作安排与小步快跑了。
    按照如此速度,估计用不了几年,祝梅就会走出团省委,到基层充电,积累升迁的资本了。
    果然,祝焱摆摆手,脸上却慈祥地笑着,道:“梅梅,不要这样说。几位叔叔都和爸爸共事多年,是爸爸的好朋友,也是你和晓路将来的领导,说话要注意哟。”
    蒋玉楼不动声色接过祝焱的话头,道:“团省委是小路在那里吧?对了,梅梅正科解决了吗?”
    祝梅道:“蒋叔叔好官僚,我正科快两年了。”
    看了祝焱一眼,蒋玉楼又道:“好啊,梅梅虽然大器晚成,却是厚积薄发,我在你这个年龄,还在生产队干活,每天见到最大的官,就是村支书,偶尔见一次乡镇下面的片区干部都兴奋好几天。”
    祝焱道:“梅梅过去的经历一直很单纯,初到单位,应该好好磨练磨练,一个女孩子,不要过于讲究职务问题。”
    蒋玉楼道:“祝书记,团系统你还不清楚吗?不是梅梅要职务,而是这个地方本来就是年轻人的天下,职务上不来,以后转行不好办。”他又对祝梅道:“刚才听你的意思,团省委的环境不好?那干脆来岭西好了,团市委正缺人。”他依然用岭西两个字代替岭西市,看来这观念是深入骨髓了。
    祝焱一伸手,道:“绝对不行,老老实实在团省委待着,如果愿意为基层服务,那就找个最偏僻最艰苦的地方去锻炼。”
    祝梅嘻嘻一笑,道:“我哪里也不去,要去的话,就是两个地方,一个是跟着李阿姨出国,再就是去侯叔叔那里。”
    说到李晶,侯卫东心里一荡,这是他的短板,好在祝焱并没有什么反应,他便立即表态:“欢迎祝梅同志到茂云市工作。”
    蒋玉楼立即响应:“有卫东书记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接着又道:“小任现在是副科吧?省纪委规格高,人才济济,不要着急,慢慢来。”
    从来到祝家,到客厅落坐,再到餐厅吃饭,侯卫东印象中,任晓路除了必要的寒暄以外,似乎还没有说过一句话,此时听到蒋玉楼的话,任晓路终于才有机会表了态:“谢谢蒋叔叔,谢谢爸爸的关心,各位叔叔都是前辈,是我和小梅的榜样,对了,侯叔叔,前段时间,我还去过您那儿。”

    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1   侯卫东官场笔记2   侯卫东官场笔记3   侯卫东官场笔记4   侯卫东官场笔记5
       侯卫东官场笔记6   侯卫东官场笔记7   侯卫东官场笔记8   侯卫东官场笔记9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