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第1197章第一次参加省委常委会(二)

分类:侯卫东官场笔记 读书笔记 直达底部↓

第二个议题,是讨论赛事组织工作。
其实,这届体育盛会早在几年前就确定在岭西这座城市举办,名义上由省里牵头,实际上,具体筹备工作主要由岭西市承担。
赛事筹备不外乎两个方面,一是新建改建体育设施,二是赛事本身的组织。
确定在岭西举办时,熊大伟刚刚接任岭西市委书记不久。靠着省委常委的身份,他自然提出来,新建体育场馆省里要大量投资,单凭岭西市财力,根本建不起来。这也是实情。
当时的省委书记是钱国亮,朱建国还是省长。省委常委会经过多次研究,尽管意见不是很统一,最终还是决定以省财政投资为主,建设比赛场馆和配套设施,作为条件,由岭西市独立承担组织工作,省里只负责牵头,熊大伟一口答应。
众所周知,新建十几处各类场馆,投资额几乎就是天文数字,那几年熊大伟之所以底气十足,一方面有上面关系的原因,更关键的是,手头有着发不完的大小工程。
举个例子,主场馆建设,总投资40个亿,其实,主场馆本身只有不到25亿,其余15个亿,全部是配套设施和附属建筑,比如,场馆四周数百套训练室、更衣室、准备室,这些房间将来都会面向社会出租,再赢取利润。
岭西市的做法很耐人寻味。
表面上,报纸电视连篇累牍,为了防止出问题,不搞总承包,化整为零,由政府直接监控。仅主场馆项目,就分成了大大小小接近100个小块,分别进行招投标。实际上,这种做法看似避免了总包的弊端,但是,这样做的后果,就是让政府直接面对所有建筑商。
那段时间,也是熊大伟最趾高气昂的时候,除了一群一群像苍蝇般的建筑商,包括省里很多人,甚至常委一级的领导,也找他为亲戚朋友要工程。
朱小琳的琳达地产,自然也不会甘坐旁观。不过,琳达地产承包的项目在外人看来,很不起眼,岭西郊区北郡果岭一个配套的高尔夫球场和渡假村而已。可是真正懂行的人都明白,这个社区占地接近万亩,明着是体育赛事专用,实际上,却是岭西非常高档的社区,而地价却在特殊时期享受了特殊的政策,这一出一进,带来的利润何止千万?
好在,几年过去,基础设施建设还算顺利,随着场馆建设的收尾,赛事的组织工作也就逐渐摆上了日程。
前期,省里已经成立了赛事组织工作领导小组,由分工联系体育口的省委常委、宣传部长万峰担任组长,由直接分管省体育局的新任副省长鲁军任副组长,兼任办公室主任,具体负责组织工作。
而岭西市的组织班子,看似庞大,实则是个花架子。
最初,是由市委副书记赵雪山担任组长,赵雪山转人大以后,又换成了新任市委副书记丁原任组长。政府那边,则始终是一个党外副市长顾志超担任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真正做事的机构只是岭西市体育局,局长齐大海任了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局里几个处长在那里东跑西跑,筹备工作进展甚微。
更加微妙的是,蒋玉楼是副省长兼岭西市长,鲁军和他几乎同时担任副省长,在某种程度上,蒋玉楼的资历比鲁军还要老,问起筹备工作进展情况,蒋玉楼哪里会把鲁军放到眼里。
另一方面,这些年岭西市主要领导更换也太频繁。早期的市委姚书记因身体原因,多年上班不正常,这项工作很多政策和措施,都是熊大伟时期制定的,宁玥在岭西时重点放在工业项目上,祝焱来的时间还短,也没有在思想上真正重视起来。
过去一段时间,包括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对赛事的筹备工作并没有过多的参与。虽然规模不小,毕竟只是一项体育赛事,还到不了省委书记、省长天天牵挂的地步。可是现在,准确地说,是在北京会议期间,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
北京期间,据分管体育的有关领导透露,这是大会后第一个全国性活动,高层领导异常重视,很有可能,最高首长要亲临现场宣布开幕,岭西的筹备工作,一切要按照这个标准进行。
如此一来,朱建国和乔志民便坐不住了。
抽了个时间,朱建国亲自听取了万峰、鲁军关于筹备工作的进展情况,得知实情后,大吃一惊。
他亲自把省长乔志民约到办公室,二人研究了半天,最终决定将这个问题拿到常委会上专题研究。
等主持会议的乔志民宣布这个议题后,朱建国打破常规,率先讲了话。
“同志们,体育赛事的筹备工作,场馆建设进展还算顺利,但是现在来看,会务组织工作严重滞后。为了把这一届赛事办成盛会,我和乔省长交换了意见,从现在开始,直到赛事开始,整个组织工作要提速,筹备班子要升格!下面,请乔省长宣布筹备班子初步名单,请同志们议一议。”
乔志民扶了扶眼镜,开始宣读名单,他说话的音量不大,但是字正腔圆的京话听上去很是舒服。
据说,乔志民刚来岭西时,在大会上讲话,很多干部心生敬仰,又忐忑不安,有些人甚至为此请了家教,悄悄地学起了普通话。包括岭西电视台的记者,编辑新闻镜头时,也越来越喜欢在解说员声音的背后,放出一点乔志民的同期声。
“同志们,这次组织机构调整,建议请建国书记担任领导小组组长,我任副组长,少良书记任常务副组长,祝焱同志、万峰同志、鲁军同志任副组长,办公室主任由祝焱同志兼任,办公室组成人员以岭西市为主,适当吸收省体育局有关人员参加。”
“另外,为了加强工作的协调,省委、省政府两家办公厅分别安排一名负责同志,担任办公室副主任,具体负责筹备工作的督导和联系。省委这边是卫东秘书长,政府这里是长风秘书长。”
闻长风是省政府老资格的秘书长,已经接近55岁,正常情况下,退休前应该可以到政协干一届。
宣读完名单,乔志民很罕见地自由发挥了一段:“这项赛事要作为近一个时期岭西政治生活的头等大事,筹备工作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各有关部门必须高度重视,切实摆上议事日程,确保赛事圆满成功。”
朱建国点点头,顺便道:“乔省长强调的意见,我都同意,名单涉及到的领导,近期一直到赛事举办,要在筹备工作上投入更大精力,领导小组要定期听取汇报,下面请大家议一议。”
由于事先没有沟通,常委们对于突然把筹备工作升格到如此地步没有心理准备,一时间,会场有些冷。不是常委们故意沉默,而是谁也没搞清楚,书记省长的真实意图是什么。
这些年,岭西全省多如牛毛的,不是越精简越庞大的机构,而是各类临时性的领导小组。这些领导小组一般是自上而下成立,按照上面成立的级别,层层效仿,省、市、县,甚至到乡镇,无一不全。
有人测算过,一个县,各种类型、各个层面的领导小组至少50个以上,这些领导小组中,有的工作还算扎实,但是为数不少的,只是成立时开一次会议,安排一下工作,有的甚至只发文,连一次组织成人员会议也不召开。
当然,在这些领导小组中,最忙的,是党委、政府的秘书长们以及办公室主任们,其次就是组织、人事、财政、审计、劳动、民政等重要职能部门,有的时候,一个财政局长或者副局长,一周参加三次五次各类领导小组会议,是常有的事。
而这些领导小组的规格,要看组长的级别。组长是书记或者政府正职,那么成员都是单位一把手,如果组长是副书记或政府副职,那么组成人员则是一溜烟的部门副职。如果不符合这个规则,连打字员都会感觉不对劲。
尽管常委们还拿不准,但是对于这些已经到了副省级别的干部来说,稍一思考便猜个差不多,不外乎上边提高了规格,或者有更高的领导发了话。
只是,领导小组隔三差五成立,这类事情司空见惯,并没有引起常委们的警惕。
侯卫东坐在最末端,本身没有发言表态资格,听到乔志民宣读的名单,心里却来回转了几个念头:“毕竟是综合性体育赛事,重视一些也是对的,可是一下子上升到如此高度,简直就是一把手工程,确实有些出乎意料。”
他是秘书长,虽然跟了朱建国时间不长,也多少了解了朱建国处事的作风,知道朱建国是个极讲官场规则的人,平时上面来人,只要是副部以上,他必须知道,正部级的,他一定作陪,有些副部级干部,他也尽量作陪。
侯卫东思来想去,突然想起来北京期间,朱建国曾经与体育总局接过头,暗道:“一定是那次见面,让朱建国对筹备工作重视起来,要么是上面对筹备工作不满意,要么,是赛事本身规格提高。现在看来,第二种可能性更大。”
不管怎么样,终于又有机会参与到具体工作,更何况是朱建国和乔志民同时重视的工作。想到这一层,他略微有些兴奋,可是想到省委具体牵头的人,他又有些沮丧。
“乔志民和郑少良虽然同时担任副组长,但是郑少良是常务,显而易见,真正牵头的,就是郑少良了。”
也不知为什么,想到郑少良,侯卫东便说不出来的别扭。
对于郑少良,侯卫东其实没有过多直接的冲突。虽然知道他是汪书记线上的人,也知道他对自己不感冒,可是并没有太深的琢磨过。即便是邓家春发现了李建林出国的蛛丝马迹,他仍然没有把郑少良和这件事联系在一起。
当乔志民宣布名单,尤其是听到侯卫东具体负责协调的时候,坐在常委会议室右侧第一位的省委副书记郑少良,心头也动了一下,暗道:“这小子虽然一夜之间离开了茂云,短时间内笔记本的威胁稍有降低,但是始终是个心头大患,正愁着这家伙天天跟着朱建国不好下手,你却一头自己撞上来,嘿嘿,山不转水转,这可是你自找的。”
按照他的想法,侯卫东这个狂妄自大的楞头青,哪里会安心做什么秘书长,一定是他主动找了朱建国,才会安排他参与这件事。
郑少良也算足智多谋,这次却是真的判断失误。
在安排谁来具体协调的问题上,朱建国和乔志民碰头时,二人很费了一番脑筋。
起初,乔志民提议由省委常委、宣传部长万峰继续负责,朱建国想来想去,觉得不妥。
这件事过去就是万峰牵头,工作并不如意,即使现在提高了规格,十有八九仍会犯经验主义的错误。况且,现在由省委副书记牵头,再配上个常委,也没有多大必要。
更关键的是,组织工作提高规格以后,不可避免的,许多事情要牵扯到省委常委兼岭西市委书记祝焱,一个常委去协调另一个常委,显然不合适。
考虑了半天,又提了几个人选,都不理想。
乔志民建议道:“有个人选挺合适,就是怕你不放。”
“谁?”
“侯卫东。”
朱建国笑了:“好你个老乔,我这秘书长屁股还没坐热,你就想给我弄走,成心想累我老头子啊。”
郑少良道:“朱书记,毫无疑问,侯卫东是非常合适的人选。他人年轻,两头兼顾,应该没问题。”
朱建国点点头。
的确,侯卫东身居秘书长要职,又不是省委常委,由他来具体出面,对上,要面对郑少良,不怕他不尊重;对下,要面对老领导祝焱,有什么话也方便说,即使有阻力,我也方便出面。
最关键的是,这家伙向来以处理复杂问题闻名,是骡子是马,在省委眼皮底下溜溜,对便于各常委对他进一步了解。
常委会议室里,短暂的沉默以后,郑少良第一个发了言。
郑少良是专职省委副书记,也是换届后,除了省长之外唯一的副书记,省委日常工作实际上是他来主持,如果要论在各种领导小组的职务,他大概比书记和省长还要多,就是郑少良自己,恐怕也搞不清楚,他到底在多少个领导小组里兼职。
自然,他对这次的安排也没有意见。
其实,他根本没把赛事组织往心里去,倒是侯卫东在他手下干活,这事又刺激又有趣,让他感觉很爽。
轮到众常委发表意见了,侯卫东本以为不涉及干部问题,即便书记省长有小题大做之嫌,常委们也不会有多少不同意见。
没想到接下来发言的常务副省长潘辰栋,不轻不重地放了一炮。

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1   侯卫东官场笔记2   侯卫东官场笔记3   侯卫东官场笔记4   侯卫东官场笔记5
   侯卫东官场笔记6   侯卫东官场笔记7   侯卫东官场笔记8   侯卫东官场笔记9   收藏本站

  • 广告赞助
  • 阅读榜单
  • 广告赞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