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第1215章李晶真会挑时候

分类:侯卫东官场笔记 读书笔记 直达底部↓

要知道,省委组织部新补充副部长,要么由省委书记以及省委其他主要领导提出,要么由组织部长推荐人选。杨颖本身在部里工作,陈曙光对她知根知底,说不定在心里已经有所考虑。
侯卫东原意,是要在酒桌上把话题引到这件事上来,他权衡了一下,突然感觉不合适:“可以肯定,只要陈曙光明白了我的的意思,杨颖肯定没戏。”
“关键是,一旦杨颖知道自己没戏,酒桌上如何表现倒在其次,过后在别人面前说什么,就不得而知了,这对自己、对杨柳,甚至对陈曙光,都不是什么好事。”
如此想着,侯卫东便抽个机会,冲杨柳微微摇头,随即对陈曙光道:“陈大部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他用手一指,道:“廖主任,顾处长,杨处长,个个精明能干,随便哪个,都可以胜任副部长。”
陈曙光哈哈一笑,没有接话。
二处处长顾北要沉稳一些,知道陈曙光不好回答侯卫东这句话,主动插话道:“多谢侯秘书长,陈部长来了以后,部里的工作整体上了不止一个档次,他思路超前,处处带头,能有机会在这样的领导手下工作,本身就很荣幸了,我们还想多干几年活。”
顾北表了态,杨颖也不好保持沉默:“陈部长经常教育我们,把全部精力用到工作上,把自己的事情交给组织,这是部里同志们的共识。”
廖然却没有说话。他是老资格的办公室主任,曾经服务过祝焱,做事老成持重,四平八稳,虽左右摇摆却不失中心,这一点很得陈曙光赏识,否则,在这样的核心部门,一把手更换,绝对不可能让办公室连任。
尽管如此,廖然也很清楚,这次调整,他极有可能要动位置,能在部里解决当然是最理想的,找个好部门解决副职,也可以接受。
杨颖的话更加证实了侯卫东的判断,把个人交给组织,这句话恰恰暴露了,她的心思就在个人问题上。
杨柳一直没有过多插话。
她多年在地市工作,长期跟着市委主要领导,对官场的敏感和把握早已超出顾北和杨颖等人。
杨柳十分清楚,如今干部的使用,诀窍很大,学问也很大。有的是明升暗降,有的是看起来降了,却更实惠了。就看你如何运作,如何理解。
比如她自己,从地市常委秘书长,调到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看起来既没提拔,也不实惠,就是从位置上比较,也不好说哪个轻多少,哪个重多少,毕竟是常委而不是一个普通的副厅级。
但是,看看未来的发展,区别就大了。
一名常委,要想成为党政正职,至少要经过副书记或政府常务副职的过渡,才有可能先做政府正职,然后才有机会转党委正职,成为真正的一把手。
这还是一切顺利的,但是正职只有两个位置,班子成员却有十几人,多数人最后都是转了人大政协终老一生,像朱小勇这样的,实在是个例中的个例。
但是,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就完全不一样了。在部内不动,解决正厅是闭着眼的事。到省直部门,基本可以挑着去;到地市,如果是副部长,一般会安排市长,如果是正厅级的副部长,那是肯定要任书记的。
当年,朱民生就是从常务副部长,一步出任了沙州市委书记。
这些所谓的规则,杨柳早已清清楚楚,只是,这样的场合,本来就不是她说话的地方,侯卫东刚才微微摇头,再加上后来的话,她立即琢磨出一些味道来:“侯书记是要探探陈曙光的底,担心我先把话说破,我才不会如此莽撞。”陈曙光其实也在揣摩侯卫东的意思。
今晚本来是随便聚聚,侯卫东搞得如此隆重,还让杨柳特意从茂云过来,显然不是单纯为了买单。
陈曙光虽说官场起点高,善于抓大事,可也不是猛张飞一个,他平时做的功课并不差。
杨柳何许人也?现任顶头上司、中织部副部长宁玥前秘书,又是这位省委秘书长的前大内主管,以侯卫东目前所处的位置,自然知道现在是动干部的时期,更何况茂云马上换新书记,杨柳自然是想改变眼前的尴尬局面。
按照他的猜测,杨柳无非是想回岭西找个省直部门,可是侯卫东几次说话,句句不离省委组织部,他心里一动:“莫非是盯上了我这里?”
这次调整,他的第一方案,的确是想解决廖然和杨颖。
廖然虽说不错,毕竟是祝焱用过的人,解决副部长,绝对是一把干活的好手,但是不能再继续给自己担任办公室主任。
至于杨颖,虽然工作也不错,就是想法多一些,不过,这次中织部规定要配一名女性副部长,眼下也只有她最合适,毕竟省委组织部是自己的自留地,启用部内的人,总比外边派来一个要强得多。
他暗道:“如果侯卫东真有运作杨柳的意思,恐怕杨颖只能放放了,本身茂云班子就有两位女性,调开一位,又是平级,朱老大那里,还有常委会,通过要容易的多。至于杨颖,争取交流出去就是了。”
“更关键的,组织部班子调整,在常委会研究以前,还要报中织部备案,如果杨柳真有到部里来的愿望,怕是早已给宁玥通了话,如果报上去的人选没有杨柳,依宁玥的脾气,怕是不好通过,即使勉强通过,心里也肯定不舒服,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处长,得罪宁玥。”
“另外,杨柳本身确实也不错,只是她和宁玥、侯卫东关系太深,这样一个人在我身边,此事终觉不爽。真要来部里,分工上还要斟酌斟酌。不过,此事敏感,你侯卫东必须要明确表态,我才会考虑。”
众人都存了心思,侯卫东和杨柳又带完了开场酒,接下来场面就有些沉闷。
侯卫东当然知道如何破解,正要端杯单独敬酒,口袋里的手机却震动了起来。
这是他这一段时间的习惯,一个公用手机,始终在响铃上,另一部专用手机,却在震动上。此时,手机震动,显然是这一部有人打进来。
能打到这部手机的人微乎其微,侯卫东镇静地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果然是李晶的手机号码,暗道:“怎么这个时间来电话?”一般情况下,没有急事,李晶也好,郭兰也好,没有事先约定,都不会在晚上和节假日打电话,一旦侯卫东在家,难免让他尴尬。可是既然打了,就说明事情比较紧急。
这就不能在众人面前接了。他扬了扬手里的电话,陈曙光很理解地一笑,起身来到了一侧的小休息厅接了电话。
以陈曙光的地位和个性,是不允许酒桌上不停接电话的。省委组织部三位,顾北和杨颖早已关了手机,廖然也在震动上。就是杨柳,同样也调了震动,刚才已经有人打进来,她连看都没看。
可是侯卫东身份特殊,他接电话,别人是没有资格攀比的。
李晶的声音听上去倒不着急:“卫东,在哪儿呢?说话方便吗?”
侯卫东并没有叫出李晶的名字,口气也很平淡:“我在外面有应酬,你在哪?”单从手机号上,并不能判断李晶在国外还是在国内。
“我刚到北京,安顿好一位客人后,要连夜回岭西,你晚上有时间吗?”李晶很直接。
侯卫东嘴上道:“应该可以,只是我喝了酒,不能到机场接你。”心里却暗叫侥幸:“幸亏小佳回了铁州,不然今天晚上二女撞车,怎么可能分身?”
李晶心里有些热乎,险些把孙猴子叫出口:“孙......卫东,谢谢你,我有车,自己回精工总部,你应酬完后,直接过来吧。”显然,她的旁边应该有熟悉的人,说话并不方便,否则,依她的个性,这一声孙猴子是绝对要脱口而出的。侯卫东显然意识到了李晶的尴尬,却故意开了句玩笑:“不客气,小白,晚上见。”
一声小白叫的李晶面红耳赤,听到侯卫东有挂电话的意思,她连忙转了身体,用略低的声音又道:“臭猴子,你就贫吧。”
正要挂电话,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对着话筒用更低的声音道:“这几天你不要出发啊,过几天我这位朋友要到岭西,你得负责接待!”
侯卫东任秘书长以来,部委来领导,各省来客人,接待安排早已轻车熟路,也不以为意,答应着挂了电话。
回到酒桌上,侯卫东不免有些心跳加速。
陈曙光并不在意,杨柳却依女人特有的敏感,察觉到了侯卫东接电话前后的不同。以侯卫东的身份,又要准备单独给陈曙光敬酒,没有极其特殊的情况,不会轻易接电话,更何况是离席。
存了这个心思,刚才,杨柳表面上依然和诸人谈笑风声,耳朵却不可控制地飞到了侯卫东那里。
从头至尾,她没有听到侯卫东称呼对方的姓名,模糊中似乎听到一句小白,但是,从侯卫东的表情和说话的口气,十有八九,这不是他老婆张小佳的电话,但是,这是一个女性的电话无疑。
这几天,也不知道为什么,侯卫东的名字无可遏制地塞满了杨柳的大脑,尽管过去也曾经对侯卫东有过异样的感觉,可那都是昙花一现,克制一下,就能过去。
可是,现在只要一想到这三个字,她的脸就不由自主地发烧、变红,当那一缕深藏了多年的爱恋一旦发芽,就如温室内刚刚钻破塑料薄膜的菜苗,虽只有几个叶片,却顽强而迫不及待地向四周张开、扩散。
甚至,有几个晚上,她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的时候,想像着趴在这个男人的怀里,也就慢慢安静下来了。可是,深夜醒来时,不知何时,枕巾却被眼泪打湿一片。
尽管,她也曾经怀疑过侯卫东和宁玥的关系,也曾经认为侯卫东还有其他女人,可是今晚,她已经抱定了主意,就是侯卫东不主动,她也想争取一下,没有任何企图,就是想扑在这个男人怀里,哪怕什么事情不发生也没关系,只要能尝尝靠在那个宽阔胸膛的滋味就好。可是,刚才这个电话,像给她浇了一盆冷水一样,瞬间让她从云端落了下来。
侯卫东对杨柳的这些心思并不清楚。今天晚上,他和杨柳是相对而坐。回到座位上,他端起酒杯,一抬头,恰好和杨柳四目相对,突然觉得杨柳的眼神有些不同。来不及多想,他转身对陈曙光道:“曙光兄,我单独敬你一杯,这一杯你可要干!”
陈曙光没有办法,终于喝干了一杯。有了第一杯,侯卫东趁热打铁,又连续和陈曙光干了两杯,中间,还把杨柳叫过来,二人一起给陈曙光敬了酒。
见老板稍微放开了一些,瘳、顾、杨三人紧绷的弦也松弛下来,随着场面的逐渐热闹,杨柳、杨颖已经小声嘀咕着要认干姐妹了。
侯卫东有了提防,便打算着酒后单独给陈曙光透透风,反正,明天常委会只涉及茂云主要领导人选,只是,他挂着李晶那边,一旦和陈曙光折腾太晚,李晶那里也不好交代。
办公室主任廖然给祝焱服务期间,每次侯卫东和祝焱见面,都是联系祝焱的秘书小姜,这也导致他和侯卫东接触很少,不过他和小姜私下是好朋友,从小姜的嘴里,他得知了很多侯卫东的情况,对这个谜一般的少壮派很是佩服。
今天的局面,廖然已经隐隐意识到了什么:“以侯卫东的脾气和目前位置,今天晚上这个特殊时期,他一定是有明确的目的,既然陈部长无权决定省委常委,那么,目标就是这位从茂云赶来的秘书长了。”
如此想着,他端了一杯酒,冲杨柳走过去:“杨秘书长,前段去茂云,和您学到了很多东西,我敬您一杯。”
杨柳对这个办公室主任挺有好感,也站了起来,道:“廖主任客气了,你是省领导,茂云小地方,实在不值一提。”
杨柳的说法,代表了地市同志对省里干部的一般称呼,“省领导”三个字,虽然有些含糊,却也能让省里各部门不是领导的干部接受。
廖然忙道:“秘书长客气了,您是地市班子成员,我们的职责就是为领导服务。再说了,茂云今年经济增幅全省第一在望,早已进入大市行列。”二人你一言我一句,甚是客气。
廖然的话题果然让陈曙光有了兴趣,他有意试探杨柳,端了一杯酒,道:“今天杨秘书长百忙之中,专程赶来,又安排了如此好的环境,来,小廖、小顾、小杨,咱们一起敬杨秘书长一杯。”
杨柳连忙站起来,道:“陈部长和三位处长折煞杨柳了,我就是领导的服务员,有机会给部里各位领导服务,是我的荣幸,我先干为敬。”
侯卫东已经打定主意,哪怕今晚先不管李晶,也要和陈曙光单独再聚聚。
有了这样的念头,再喝酒的速度就快了许多,来回又是几杯,三位处长包括杨柳在内,已经颇有酒意,饶是陈曙光一直控制,脸也有些发红了。
自然而然的,酒席也就接近尾声了。
杨柳做事稳妥牢靠,来岭西时,带的是一部商务车,车上带了一批茂云特产。这也是她做秘书长惯了,尤其是今天的场合,不知道陈曙光会带几个人过来,有备无患这是必须的。
晚饭期间,关于自己的问题侯卫东只字未提,她早已明白了侯卫东刚才暗使眼色的意思,酒足饭饱,她主动道:“两位领导请稍坐,我送三位处长。”
廖然等三人都是久经沙场,自然知道老板和侯卫东还有话说,三人很知趣地跟着杨柳下了楼。
进了商务车,一眼撇到了后排座椅上满满的礼盒,三人心知肚明,冲杨柳摆了手,商务车一溜烟没了影。
房间里,侯卫东和陈曙光早已谈笑风生。

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1   侯卫东官场笔记2   侯卫东官场笔记3   侯卫东官场笔记4   侯卫东官场笔记5
   侯卫东官场笔记6   侯卫东官场笔记7   侯卫东官场笔记8   侯卫东官场笔记9   收藏本站

  • 广告赞助
  • 阅读榜单
  • 广告赞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