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第1217章茂云到底谁来掌舵(一)

分类:侯卫东官场笔记 读书笔记 直达底部↓

听到是李蓉蓉,侯卫东有些吃惊:“哦?她怎么回来了?”
“还说呢,在某种程度上,是专程为你回来的。”
侯卫东不解:“专程为我?”
“是啊,我把你的情况给她说了,她对你印象很好,说回来问问父亲,另外,我已经邀请了她过几天到岭西来,她要见朱建国书记。”
侯卫东升迁之路中,尽管关键几步不乏粟明俊、祝焱、周昌全等人的帮助,但是这样明目张胆地跑官,他还不是很适应。
关于入常的问题,在侯卫东看来,这应该是一个综合因素的结果,到了这个层面,与厅处科级干部不同。
科级干部基本是熬年限,处级干部需要市委书记点头,从厅级干部开始,就需要运作了,而省级干部,则需要年龄、资历、运作、领导肯定、甚至是运气等多方面因素的促成。
这就像人们常说的,天时地利人和,在底层,可能具备一个方面的优势就能解决问题,但是,越往上,需要的因素越多,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他很清楚,李晶绝对是一心一意希望他好,凭她和李蓉蓉的交情,说动她见见朱建国,似乎也不是难事,关键是两个女人来运作,就是生意场上能力再强,毕竟和官场是两重天。
对于李蓉蓉来说,扫荡一些生意纠纷,摆平一个厅级处级干部,可能易如反掌,但是,直接参与省级干部运作,可能就超出了她的能量,至少,这种直接干预的方式,不一定取得一个省委书记的认同。
想到这里,他对李晶道:“蓉蓉姐来岭西,我很欢迎,也会尽最大努力陪她,她和朱书记见面,这是她的权利,但是,我的意见,不要涉及我。”
李晶有些奇怪:“为什么?”
侯卫东废了半天口舌,李晶终于明白过来,将车停在路旁,歪着头看侯卫东,很着重地道:“卫东,你讲的对,是我考虑的简单了。”
她像欣赏一件宝物一样,盯着侯卫东看了一会,又道:“卫东,在我眼里,你一直是上青林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可是屈指算来,你也三十七八,我已经四十了,唉,豆腐渣,人老黄花,不服也不不行啦。”侯卫东正色道:“你永远是我心中最美的白骨精。”
李晶笑着,道:“谢谢你,卫东。现在我才明白,你到了这个级别和位置,官场中的事情早已比我清楚得多,幸亏我事先给你商量了,否则,蓉蓉姐也是好心,但好心办了坏事,我可一辈子心不安了。”
侯卫东把李晶拉到自己怀里,道:“其实也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只是这官场中,有时一个细节,就能影响局势,也着实让人害怕。”
李晶忽然想起一个问题:“蓉蓉姐见多识广,她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啊。”
侯卫东笑起来,道:“我看不见得。你我都接触过一些高干家庭的子女,他们的通病就是不把任何事情放在眼里,总认为就是一句话的事,的确,他们一句话能办成不少事,但那都限于一定的层面,单就省委常委而言,这绝不是一句话的事。”
李晶像个小姑娘一样,拍着小手道:“我们丑丑爸爸真的长大了,我明天就给蓉蓉姐打电话,干脆就以私人身份到岭西来一趟,就和你见见面。”
侯卫东点点头:“这样最好。”
二人又说了大小丑丑的情况,得知两个孩子一切正常,侯卫东很是放心。可是又想到病中的慧慧,眼神迅速暗淡下来。
尽管车内光线很暗,李晶还是很敏锐地感觉到了侯卫东的情绪,道:“卫东,你怎么了?听到孩子的消息不高兴吗?”
侯卫东强打精神,道:“我当然高兴,只是想着孩子越来越大,我却不能尽一个父亲的责任,很是愧疚。”
他此话实际上是真心话,既包括大小丑丑,也包括女儿慧慧,甚至还包括了小儿子侯大力。当然,女儿的病情他是绝对不敢对李晶说的,依李晶的脾气,免不了又要插手。
李晶不知道侯卫东这些心思,只道侯卫东是想念大小丑丑,柔声道:“你不要想这么多,有我在,孩子绝不会出任何问题,这些年,我很注意孩子们的心理健康,在这方面,他们没有任何阴影,倒是他们的奶奶那里,我想抽时间过去看看。”侯卫东连忙道:“母亲一切都好,你不用牵挂,我会把你的问候转告给她。”
李晶撇撇嘴:“哪里要你转达?我自会和老人打电话,放心,臭猴子,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说到这种地步,侯卫东也不好阻拦,心里倒是琢磨着要给母亲刘光芬提前说一声,一定要隐瞒慧慧的情况。
汽车再次发动,很快来到青林苑小区门口,侯卫东指着里面,半开玩笑道:“我就住在3号楼,要不要进去坐坐?”
李晶拉开车门,围着汽车转了半圈,又拉开副驾驶的车门,笑盈盈地道:“好啊,你带我去吧,正好我见见你们家那位,反正早晚也要见面。”
侯卫东大窘着下了车,又推着李晶回到驾驶座上,道:“白骨精,你饶了我吧,回去好好休息,明天联系好了给我打电话。”
李晶格格笑着,宝马车瞬间没了影。
进了小区,侯卫东忽然想到李晶今晚的情绪,又打了她的电话:“李晶,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我看你今晚有些不高兴。”
李晶的声音像风一样飘过来:“你的事就是我最大的事,其他的都不算事,你放心吧,我能处理好!”
侯卫东知道再问也不可能知道什么,进了家。
其实,李晶这次回来,除了陪同李蓉蓉,还真是遇到了麻烦事。
自从上次摸清了刘坤的底细,她本想将这个假冒的黎士申痛打一顿,弄他个身残志坚了事,可是又想到此人只要留在国内,终究是个祸害,便找个理由,将刘坤发配到了精工集团在澳州的矿山,将身份证和护照一收,又安排了专门人员盯防,让他没有任何自由活动的空间。
开始一段时间,刘坤误以为精工集团看中了他的才干,还能积极配合,可是过了一段时间,慢慢地回过味来:“妈的,这是要软禁老子啊。”想通了这一层,便开始留了心眼。
接受任务的项目经理也是如此,一开始对刘坤严加看管,一段时间以后,刘坤表现越来越好,甚至几个月连电话也不打,便逐渐放松了警惕。终于在前不久的一天晚上,刘坤未带走任何证件和财物,人却没了影。
项目经理不敢怠慢,亲自给李晶打了电话。李晶得知消息,也顾不得追究项目经理责任,苦思解决办法。其实,刘坤的死活她并不担心,澳州这样的地方,出现一个难民,对救助站来说,是天大的喜讯,因为实在是太少见了,成批的求助物质没人来领,过了期全部作为垃圾处理掉,别说一个难民,就是成百上千,也足以吃饱穿暖。
李晶唯一担心的,是这家伙混回国内,对心上人不利。恰好李蓉蓉有事回国,和她联系,二人便一同回来。
刚才侯卫东一通说教,避免了她和李蓉蓉的冲动,这使得她非常高兴,对于这个刘坤,相信以她在国内的人脉和精工手下的能力,对付这个小小的刘坤,实在是轻而易举。
侯卫东躺在床上好一阵,却怎么也进不了梦乡。今天中午和小佳疯狂一回,晚上喝了不少酒,又和李晶大战两场,身体确实很疲乏,脑海里却像演电影一样,把白天的事情过了一圈。
一会儿是杨柳,一会儿是小佳,一会儿是李晶,又想到了郭兰,中间想夹杂着王辉作为政研室主任的事,偶尔还出现了常委秘书杜思琦的身影,甚至连朱小琳都闪了一下,最终,他却是念着郭兰的名字进入了梦乡。
幸好张小佳一夜没有再来电话。
第二天,侯卫东还是按时起了床,洗漱完毕穿衣服时,这才发现衣柜里的衣服比家政整理的更加顺手,从内裤开始,到保暖衣和外套,都排列在一起,几乎是不用考虑,顺手就整整齐齐地穿戴一新。
他心里很有些感慨:“唉,如果没有李晶和郭兰,我一定要拿出全部的精力爱小佳,可是,这个世界上,如果永远是如果,如果和事实之间永远是个玩笑。”
下了楼,司机小姜已经在楼下等候。
他看了看时间还早,顺路找了个小馆,痛痛快快地吃了一碗豆花饭,精神抖擞地到了省委的办公室。
他没有再去朱建国的房间,而是直接去了常委会议室。
会议室内,已经有不少人在忙碌,办公室主任薛传义、常委秘书杜思琦,包括楚飞在内的几个科长都在。看到他过来,所有的人都停住了脚步,恭恭敬敬又小心翼翼地问好。
之所以小心翼翼,是因为这些人心里都清楚,这次常委会他们的顶头上司不参加,因为会议桌上并没有摆侯卫东的席签,这就是一个标志。薛传义走过来,请示道:“秘书长,请您检查我们的工作。”
侯卫东来回看了两圈,确信没有问题,并没有过多的言语,便回了办公室。尽管对薛传义很有好感,尽管他这次不参加会,但是他毕竟是省委秘书长,在一干下属面前,适当地有些威严,还是很有必要。
回到办公室,竟然觉得出奇的安静。以往,石小磊一般要过来一次,楚飞要来送文件,今天由于他们都在常委会议室忙活,目前还没有回来。
将岭西日报看了一半,楚飞才抱着文件走进来。似乎知道老板心情不好,楚飞显得比平时严肃了不少:“秘书长,这是今天的文件,请您审阅。”
看到楚飞唯唯诺诺、小心翼翼的样子,侯卫东反而乐了:“怎么了,小楚,和方芳吵架了?”
楚飞脸上一红,却不敢多说话,道:“没有,秘书长,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楚飞的心思侯卫东当然明白,下属能够和老板共荣辱,这一点,本身就很难得,他点点头,楚飞转身走了。
整个上午,包括石小磊在内,再没有人过来,连电话都少的出奇。
侯卫东三下五除二将文件批完,剩下的,就是喝茶和来回走动,心却飞向了常委会议室。
这一次不同寻常的省委常委会,谁知道会迸出什么火花?
10点多,李晶打过一次电话:“卫东,我给蓉蓉姐说了,也没说是你的建议,只是告诉她到岭西来,由你安排和陪同,她同意了。”
侯卫东还是挂着李晶的心事,再次问道:“你这次回来,真的没有其他什么事吗?有事的话一定要告诉我。”
李晶看来是在自己的办公室,声音压低了些,吃吃笑着,道:“死猴子,除了想你,还有什么事?今晚你还来吗,又想你又怕你。”
侯卫东含糊地道:“没事就好。今晚我真的不敢说,到时候再联系吧。”
接近12点,侯卫东办公室终于响起了敲门声。

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1   侯卫东官场笔记2   侯卫东官场笔记3   侯卫东官场笔记4   侯卫东官场笔记5
   侯卫东官场笔记6   侯卫东官场笔记7   侯卫东官场笔记8   侯卫东官场笔记9   收藏本站

  • 广告赞助
  • 阅读榜单
  • 广告赞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