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第六章 新生活(No.27 – No.31)

分类:最好的我们 读书笔记 直达底部↓

No.27

饶有兴致地朝我们这群新生张望,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品评的,是高二的学生,纯白色校服。

饶有兴致地朝自己班级和隔壁班级同学张望,互相之间拍拍打打的,是高三的学生,浅蓝色校服。

相处的时间越长,对自己人的兴趣越大。

我们这群杂牌军在主任的指挥下混入纯白浅蓝的人海,仿佛一头扎进了广袤的天空中。书包里空空的,因为教材还没有发下来,里面只有几张演算纸、一个笔记本、一个铅笔盒,还有一台相机。然而当我远远地瞟到余淮并朝他打招呼的时候,第一眼注意到的,是他的书包。

很充实的样子。

“你背什么来了?炸药包?”

对我这个不好笑的玩笑,他很配合地弯腰低头,摆出一副“不可说不可说”的神秘表情,竖起食指在嘴边发出“嘘”的声音。

他一口气吹在我脸上,然后嘿嘿一笑转身排队去了。

留下我一个人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耳朵有点儿发烧。

No.28

不远处有一个穿着纯白色校服外套的高二学姐 靠在灯柱上看我,清秀白净,嘴角带笑。我不清楚她刚刚是不是看到了我的反常,所以心虚地从她的笑容里看出点儿意味深长。

我尴尬地朝她咧咧嘴,权当是跟前辈打个招呼。

“新生吧?”她声音不大,但是很有分辨度,蛮好听的。

“学姐 好。”我点头哈腰。

“喂,洛枳!”一个肩上披着细碎中短发的女生跑过来,校服外套搭在肩膀上一跳一跳的,“你看见没,那边,有个高一新生染了一脑袋红毛,莫西干头,棕红色,特正,左耳朵上还戴着耳钉,倍儿帅!”

那个叫什么纸的学姐 把目光从我身上收回来,很认真地说:“真是长 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浪啊。”

“你干吗呢你?”我还在原地傻笑,抬头就看到余淮兴冲冲地跑过来找我了,“队伍都快排好了,你还在这儿瞟谁呢?”

“喂喂!”我激动地拽着他的袖子比比画画地想要跟他讲刚才听到的那句话,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发现那个学姐 又在远远地看着我们笑而不语,仿佛教导主任蹑手蹑脚地在捉奸。

然而定睛一看,那笑容里满满的都是羡慕。

我被自己诡异的念头吓到了,光低头琢磨,忘记了手正狠狠地掐在余淮的胳膊上。

过了一会儿我才意识到这一点,赶紧撒手道歉,他却摆出一副娇羞的表情,细声细气地呵斥道:“色狼 !”

我摊手:“我真冤,没占到什么便宜,就被诬陷。”

他大叫:“你摸都摸了!”

我也冤屈地大叫:“可是手感不好啊!”

No.29

开学第一天就互相调戏的男女同学实在有伤风化。

余淮满脸通红地说:“排队!”

然后,我就跟在他屁股后面朝着五班的队伍走过去。抬起头,黑色T恤挡住了我的大半视野,前面男生的背影晃晃悠悠的,不过晃得很有节奏感。

我并不是一个很活泼的人,就像此刻,站在队伍里面,我也没什么兴趣主动跟前后左右的新同学打招呼做自我介绍,当然如果有人愿意起这个头儿,我一定是那种乐于捧场、不吝微笑的群众角色。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余淮,我就觉得特别亲切,虽然一点儿都不了解,却有种上辈子我们就认识的熟悉感。

我从书包侧面掏出相机,举得高高的,角度微微向下,朝各个方向狠狠地乱拍了七八张。

我在扬声器里响起主持人银铃般腻人的嗓音时,我低下头认真审视刚刚拍到的几张照片。

有的恰巧拍到人物特写,有的只是茫茫人海。

在一群面无表情的同学中间,有个极漂亮的女孩子歪着头,带着微微好奇又极力掩饰的表情,注视着她斜前方不远处一个极漂亮的男孩子。

还有一个高二的男生,身上搭着校服,长着一脸青春痘,抬起一只脚试着去踢前面那个男生的屁股。

竟然还有余周周,低垂着头,面无表情,只能看到小半张侧脸。就在她没注意到的斜前方,有个好看的男孩转过头偷看她,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似乎不是笑容。

最神奇的是,我竟然拍到了那个学姐 。一群嘻嘻哈哈面目模糊的同学中,只有她沉默而严肃,一双眼睛格外明亮,专注地看着什么人——可是她注视的那个人并不在我的镜头里。

突然听到鸽哨的声音,附近居民区的鸽子呼啦啦成群结队飞过头顶。我仰头,看到一方湛蓝如洗的天空,没有建筑物的遮蔽,纯粹的蓝,令人窒息。

我轻轻地把相机揽进怀里,不知怎么开始有点儿感伤。

我的相机好像是上帝的眼睛。我们在人间庸庸碌碌,只看得到自己周围的一亩三分地,它却能站在高处捕捉到所有人转瞬即逝的微妙瞬间,然后让那些背后的故事露出一条细细的尾巴。

可是我抓不住。

No.30

“叹什么气啊,开学第一天,忒没朝气了吧?”余淮在我身边,不敢大声讲话,听起来口气贼溜溜的。

我把相机递给他,他开始一张张地翻。

“这就是你刚才照的?”

“对啊,看出点儿什么没有?”

他把脸贴近了相机。

“你那张油汪汪的脸,离我屏幕远点儿!”

余淮闻声,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脸蛋紧紧贴在了屏幕上,贴完左脸贴右脸,看我气得直翻白眼,才高兴地笑了。

“你拍的乱七八糟的,能看出什么来呀?”

我摇头:“单纯真是好啊。”

“那你倒是说,这里面有什么?”

“故事。”

“什么玩意儿?”

我一把抢过相机翻到那几个人的照片,把角落里面的细枝末节和眼角眉梢都描绘给他看。

“你不觉得这几个人背后都有故事吗?”

他也很认真地揣摩了一番,用轻蔑的口吻说:“也许只是你想象力过于丰富。”

我正要抓狂,他又深沉地来了一句:“也许真的有。”

余淮的眼睛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才抬起头,又恢复了大大咧咧的笑容。

“你说,大家来参加升旗仪式,是不是都为了能光明正大地偷看一眼平时不容易见到或者能见到却不敢明目张胆注视的某个人哪?”

我被这句一口气通到底的话镇住了,然后弱弱地接一句:“放屁,升旗仪式是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我来参加的目的很纯粹,你少代表我。”

他大笑,这个话题也就不了了之了。

然而之后的几分钟里面,我一直陷在他的话里出不来。

虽然我从来不曾亲身体会过,但是也知道,有时候课间操和升旗仪式是很多人最为期待的。茫茫人海,他们总是能寻寻觅觅地将目光定位到某个人身上,将冗长无趣的仪式变成一场不足为外人道也的独家记忆。

No.31

“所以最幸福的,还是在身边啊。”

我前言不搭后语地感慨了一句。

我想起我爸,他的爱情究竟是生是死我已经不能推测,可是我知道,他后半辈子的幸福不在我身上,也不在我妈身上。他要牵手共度余生的,是齐阿姨。

柔,她在身边。

然而余淮嘿嘿一笑,接过话茬儿:“小爷我一直都在啊。”

我没有驳他面子,转头微笑。

“振华中学新学期,新生活,暨2003级新生入学欢迎仪式,现——在——开——始——”

我突然发现,就这样,我们一家三口人,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开始了各自的新生活。

最好的我们全文阅读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最好的我们txt下载最好的我们小说全集最好的我们全文免费阅读最好的我们在线阅读

  • 广告赞助
  • 阅读榜单
  • 广告赞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