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第十一章 寂寞的季节(No.61 – No.64)

分类:最好的我们 读书笔记 直达底部↓

No.61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爸破天荒地没有开电视看《新闻联播》。

所以饭桌上很安静,我们面对面沉默无言,忙着往嘴里扒拉饭粒。

我爸做的油麦菜是一绝,我正在起劲儿地嚼,他突然放下碗,说:“耿耿啊,我和你齐阿姨,决定国庆节的时候领证。”

我把嘴里的食物嚼得很细很细,慢慢咽下去。

“哦。”

白色灯管亮得刺眼,对面我爸的脸,有点儿不真实。

“我们心想,拖着也不是个事儿,何况又不需要怎么操办,所以用不着准备什么。正好国庆节你们两个孩子都放假,我们就请双方老人和几个亲戚朋友一起吃个饭,就行了。”

我点头,继续夹菜。

我爸好像没什么话说了,画蛇添足地问:“你……没意见吧?”

我摇头。

对面的男人很局促,好像这番话完全没有把他心里的大石头卸下去。

我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你们做婚前财产公证吗?”

我自己都愣了,何况是我爸。他慢慢地起身去角落的电饭煲盛饭,背对着我,慢慢地说:“没那个必要。房子、存折什么的,全都是分开的。就是人凑在一起做个伴。”

我就和被踩了开关的地理老师一样,轴得很。

“还是做一个吧,也不伤感情。”

他没说话。我这才反应过来我到底在做什么,正想要说点儿什么补救,他把米饭递到我手里,说:“行。”

No.62

那天晚上我没有失眠,相反我睡得特别早,也没给我妈打电话。

盯着数学卷子的时候,所有家庭纷扰都化作了周公的絮叨。我早早冲凉,吹干头发就爬到床 上睡了。

半夜突然醒了,也没做噩梦,就是醒了,心里很不踏实。

我爬起来,发现书桌上的水杯空了,想要去客厅倒杯水。我看了一眼表,两点半。

我爸那屋的台灯竟然还亮着,门也开着,橘色的光芒从门缝透出来,在地板上投射成一条路。

我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发现我爸背对着我,坐在小沙发上抽烟。

我爸从来不抽烟不喝酒。虽然他在政府机关,可是他的部门与世无争,少有应酬。我记得小学时候,同学们听说我爸烟酒不沾,特别羡慕,都说我爸正派。

那时候我多骄傲。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评价父母,标准从正派变成了有能耐。那些大腹便便天天去应酬饭局半夜回家的老爸备受推崇,我爸也就退出了优秀家长的历史舞台。

我默默看着灯光下袅袅升起的烟雾,而我爸,则抬头盯着墙上的一片突兀的空白。

四四方方的空白,很扎眼。

这是爷爷奶奶给我爸的房子,有些年头了,很久没有重新粉刷过墙壁,随着岁月沉淀,墙壁再也不是雪白。而那片空白,则是因为原本挂在那里的照片刚刚被取下来,所以未经污染,仍然干干净净。

我爸妈的结婚照。

他们俩离婚的时候,谁都没有把照片取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忘了。我是唯一注意到的人,也没有提醒他们。

结果在我中考前夕,他俩因为我报志愿和复 等一系列问题上话不投机,我妈突然看到了墙上扎眼的结婚照,气不打一处来,指着说,这玩意儿还挂着干吗?

我爸也突然来了脾气,二话不说踩在桌子上就把它取下来,扔到了陽台的杂物堆里。

然后就留下了一片白。

我不知道在门口呆站了多久,直到我爸回过头,惊讶地看着我。

灯光下,他的脸很疲惫。

“爸,睡吧。”我说。

假装没看到他哭了。

No.63

突然一下子就不想说话。

九月末的时候,我们迎来了秋季运动会,在那片被张平引以为傲的体育场上。我远远看着看台一角,高三那群低着头做题分秒必争的学长学姐 也许就是将来我的模样。

只有我们这群高一学生还像煞有介事地排练走方阵,喊口号,穿整齐的检阅队队服。那些高二、高三的检阅队伍完全没有规定服装,大家像完成任务一样走了一圈。

我托腮看着余淮他们这些男生参加各种项目,胸前背后用曲别针别着运动员号码,“生龙活虎”的样子,自己的眼皮都要粘连在一起了。

韩叙竟然也参加了800米和4×100米接力。我怀疑他那清瘦的小身板会不会因此阵亡,当然这种话是断然不能在简单面前说的。

张平很高兴,简单和β等女同学对运动会倾注了很大热情,写宣传稿和恶心死人不偿命的诗朗诵往主席台送,被选播之后会给班级加分——只有我从简单那首《赞800米运动员》里,听出了浓浓的比奥利奥夹心还甜的倾慕。

“你就那么喜欢他啊,不就是成绩好的小白脸吗?!”

她终于在座位上消停了一会儿,我趁机慢悠悠地说。

简单和β是振华里面让我觉得放松的少数派。你看到她们的脸,不会神经质地联想到成绩单。

可能是因为她们的成绩和我一样差。

她有点儿不爽,但是语气很和善,很像传教士在给我洗脑。

“什么小白脸啊,长得白不是错。你不了解他,我知道很多人都觉得他傲,其实不是这样的,他本身就不是活泼的性格,也不自私,你看他不是很积极地参加运动会了吗?不像咱们班有几个同学,一直埋头做题,余淮在讲台上号召报名,理都不理。而且,其实我早就认识他,真的,不过他不知道。他从小就特别优秀,我觉得这样的人,有点儿傲气也是正常的吧……”

我不得不提醒她:“简单,你说话前后矛盾了。”

她根本没搭理我,完全沉浸在了韩叙的历史长河中:“而且他其实挺善良的,常常给我讲题。哦,他理科好,而且语文成绩也特别棒,作文写得特别好,引经据典的。韩叙不是书呆子,他喜欢玩游戏,上课时常常在底下打NDS,你知道NDS是什么吗……”

我觉得,她的开关也被我不小心踩到了。

No.64

不过,我很羡慕她。

我发现我好像也有点儿喜欢一个人。但我不确定,更不敢像简单这样,大声地说出来。

九月就要结束了。

我的成绩一塌糊涂,我爸爸要结婚了,我坐在一个光芒万丈的傻小子身边,突然很不开心。

你知道,最令人难过的天气,其实是晴空万里。

最好的我们全文阅读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最好的我们txt下载最好的我们小说全集最好的我们全文免费阅读最好的我们在线阅读

  • 广告赞助
  • 阅读榜单
  • 广告赞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