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杂文
  • 专题
  • 第十二章 别人的生活(No.65 – No.69)

    杂文社 / 最好的我们

    No.65

    我爸和齐阿姨的“喜宴”的确很简单,就是两家一起吃了个饭。

    席间没有聊到任何敏感话题,甚至可笑的是,我竟然成了主角——又或者说,我背后的振华。齐阿姨家就像是找到了破冰口一样,绕着振华开始夸奖我。林帆的外婆拉着我的手夸我长得好看(从这一点我就知道他们实在是没话找话,不过我不反感),还嘱咐小林帆:“姐姐成绩特别好,要以姐姐为榜样,跟姐姐好好学,听见没?”

    林帆一边吃虾,一边乖巧地点头。

    他真的很喜欢吃虾。

    国庆假期的末尾,他们就搬了进来。家里三间屋:我的房间,我爸的主卧,加一个不大的书房。林帆就住在书房里面。

    墙上的空白重新被爸爸和齐阿姨的合照填补。并不是张扬的结婚照,只是一张朴素的合照。齐阿姨画了点儿淡妆,面相和善。

    我有一点点不自在——毕竟是生人。但我对这两位新住客没有什么反感或者叛逆。我没法儿做到很热情,虽然我已经尽力在欢迎他们了。

    给妈妈打电话的时候,我很少谈起国庆假期的这几件事情。她的口气也平和很多,好像在回避什么,甚至有种故意平静的做作。

    我没有戳穿。

    只有当我提到财产公证的时候,她重新恢复了铁娘子的风范。

    “不愧是我女儿,关键时刻还是能想得周到。这种事情必须先小人后君子,否则以后有纠纷了,那才真叫伤感情呢,不如早点儿都算清楚的好,对你自己也好,毕竟父母都不年轻了,你也要长大了。”

    然后顿了顿。

    “不过,和他们好好相处。别太亲近,也别太客气。……你自己把握分寸吧,关键是好好学习 ,有什么事情,跟妈说……跟你爸说也行。他不管怎么样,都是你爸。”

    这种情况下,我们全家每个人说话都有忌讳。可是我听得懂。她并没埋怨什么,也没有猜忌齐阿姨会对我不好。很多话没有恶意,只是说出来都会变味道而已,我懂,这就够了。

    No.66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有点儿消沉,不大爱讲话,听课时候不求甚解地记笔记,也不管能不能听懂,就跟把魂儿丢了似的。

    简单很体贴地问我是不是生病了,我说没,只是心情不好。

    余淮打完球回来,满头大汗往旁边一坐。他最近忙着组织篮球联赛的训练,完全没注意到我的伤春悲秋。

    听到简单的担忧,余淮咧嘴一笑:“你们这帮女生,一天到晚不知道忧郁个什么劲儿,一生下来就好像别人欠你500块大洋,还是利滚利。”

    我没理他。

    简单突然很脱线地问:“你们吵架了?”

    余淮呆住了:“我这么人见人爱,谁忍心跟我吵啊?”

    原本听见这句话我应该笑的,却突然忍不了了,把凳子往后一扯,从他背后挤过去跑出门了。

    只听见他在背后急三火四地大叫:“喂喂喂,我是开玩笑的!”

    No.67

    坐在走廊的窗台上,背后有秋天的陽光。 度虽然不高,可是也暖洋洋的。我佝偻着背,面无表情地呆望着来来往往的人。

    突然看到迎面走过来的一个女孩子,穿着前两天刚发下来的高一校服外套,敞着怀,露出里面很有个性的粉色小T恤,长发披肩,容貌清丽,姿态自信昂扬,步伐轻快。

    就像一道光照进来,旁若无人。

    我承认我看呆了,紧盯不放,觉得她有点儿眼熟。

    想起来了。我的某张照片中有她,无意中闯入镜头的那个极漂亮的女孩子。

    简单远远看到我,跑过来一屁股坐到我旁边:“你没事儿吧?”

    我心不在焉地摇摇头:“没事儿,我说了,心情不好而已。你快看那个女生多漂亮。”

    简单的八卦引擎嗡嗡地转:“我知道她我知道她,她叫凌翔茜,咱们新任校花!”

    “这才开学一个多月,校花就选出来了?投票的时候问我的意见了吗?”

    简单大叫:“你还想选谁?”

    我思前想后,继续缩脖子倚在墙上:“……就她吧。”

    “我听说,她家特别有钱,老爸老妈都是当官的,要不就是什么书香门第的世家,反正你看她的气质和穿戴就能看出来。”

    的确,粉嫩清秀,带点儿婴儿肥,格外像是走纯正富养路线的公主。

    “而且很漂亮,成绩特别好,文理科都很牛,当年在师大附中就很出名,好像人也很随和亲切,总之很完美。”

    简单长叹一口气:“你说,人家在娘肚子里是怎么长的呀?”

    我也长叹一口气:“你说,人家的娘,长的是什么肚子啊?”

    No.68

    回班的时候,余淮正跟几个男生侃NBA,我进门他都没发现。

    老大,刚才好歹我生气也是跟你有点儿关系的,你能不能别这么快置身事外啊?你应该露出一点点诚惶诚恐的表情,眼睛躲躲闪闪,赔着笑脸说,刚才我是开玩笑的,你没事儿吧?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们和好吧。

    我脑补了半天,只能迈步进去。

    那时候伤春悲秋的情绪泛滥到极致,历史老师翻开课本开始缓慢地施展催眠术。我趴在桌子上,眼泪缓慢地渗出来。

    有种自己一无是处的感觉,谁都不在乎我。屁都不是。

    余淮用胳膊肘碰了我好几次,我没搭理,假装睡着了。

    不过后来装不下去了,因为鼻涕。

    我很不好意思地把手伸进书桌里 乱地翻找面巾纸,抬起头,发现面前桌子上就摆着几张。

    还有一张字条。

    “哈哈哈哈,装睡——你吸鼻涕的声音我都听到啦,哭什么:P”

    你大爷!

    可还是很没有骨气地把爪子朝着那几张面巾纸伸了过去。

    擤完鼻涕,趴下接着睡。

    可是眼泪流不出来了。我使了半天劲儿,就是流不出来,见鬼了。

    这个该死的余淮。

    No.69

    后来还是慢慢睡着了。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下课了,完成了催眠工作的历史老师夹着包离开,余淮也早就不在座位上了。

    不过,我面前趴着一张字条。

    “我不认为我错了,刚才苍天在上我可没惹你——不过我勉为其难道个歉,别哭啦!”

    重点是,他用红笔在“苍天在上”和“勉为其难”下面画了加粗横线。

    我横看竖看,两张字条连在一起看,终于还是笑了。

    这个家伙。

    然而就在他走进门,我对他绽放了一脸赦免的微笑的时候,他瞟了我一眼,突然哈哈哈哈大笑起来,半个班级都回头朝我们看。

    然后我就看到简单一口水喷出来,连韩叙都罕见地弯起了嘴角。

    β屁颠屁颠地递过来一面镜子。

    我睡觉的时候趴在了中午用来包饭盒的废报纸上面,字迹清晰地印在了我脸上,左右都有。

    加粗黑体,一看就是头版头条,虽然反过来了,可依然一眼就能看懂。

    左边:“育龄妇女”。

    右边:“滞销”。

    最好的我们全文阅读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最好的我们txt下载最好的我们小说全集最好的我们全文免费阅读最好的我们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