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杂文
  • 专题
  • 第十四章 校庆(中)(No.77 – No.81)

    杂文社 / 最好的我们

    No.77

    校庆的那天早上,我差点儿迟到。冲进运动场入口的时候,看到三种颜色的校服海洋。

    白蓝绿。很干净,很清冷。

    大家穿得远比运动会时候齐整,高三的学生基本上也没有携带练 册的。

    一个右胳膊戴着红袖标的高二学姐 双手插兜站在门口,看起来有点儿眼熟。

    “高一的?”她微笑。

    我点头哈腰:“不好意思,迟到了迟到了,不会记名扣分吧?”

    她笑得更灿烂:“你从小学直升高中啊?都什么年代了还扣分?快进去吧……”她侧身让开,我突然想起她是谁。

    “啊,你是……你是上次升旗仪式时的学姐 !”

    她的眼睛睁得圆圆的,然后又弯了起来:“哈,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小学妹,你旁边的那个小男生呢?”

    我觉得我可能是脸红了。人家也没说什么,我脸红什么。

    “那是我同桌。”我郑重地说。

    她眼睛里面的笑意更深:“嗯,同桌,同桌好。快进去吧,小同桌。”

    姜是老的辣,她什么都没说,可是眼角眉梢语音语调都令人心里发虚。

    我想起升旗仪式时湛蓝的天空,还有晨光下余淮穿着黑色T恤的宽大背影,凑过来说话时喷在脸上的热气,以及那句,升旗仪式就是为了让大家看到平时见不到或者不敢放肆地注视的人。

    回过头,那个学姐 又开始盘问其他迟到的同学,她刚才笑眯眯地说,同桌,同桌好。

    同桌是不需要你等到课间操和升旗仪式才能偷偷瞟一眼的人。他就在我身边,虽然不属于我,可是会心不在焉地说,小爷我一直都在。

    说起来好笑,当时面对浩瀚无际的振华海洋,我突然有些慌了神。如果有一天我远离了余淮,他就这样沉没到一片海洋中,我也许再也找不到这个人。

    那时候根本没有想过我是不是喜欢上了他,也许是不敢想,却拔腿狂奔,横穿草坪,哦不,草皮,绕过巨大的戏台,掠过高高的主席台,向着我们班的方向,大步飞跃。

    我真的什么也没有想。所以那种感觉,那种朝着一个方向疯狂奔跑的感觉,真好。

    No.78

    还好,离集合时间还差三分钟,大家也正处于散漫状态。

    然而刚坐到自己班的区域,我就尿急了。

    我早上没来得及上厕所,喝了袋牛奶奔过来,现在非常尿急。

    我跟张平请假,他的眉毛耷拉下来,活像八点二十的挂钟。

    “马上要开始了,你赶紧的!……去吧去吧去吧!”张平连发火都只能用乘以三的方式表达他的愤怒。

    我嘿嘿一笑敬了个礼。

    气儿还没喘匀就又站起身准备朝主席台下面的厕所奔。从书包里掏面巾纸的时候侧过脸,突然看见余淮正和一个女生讲话。

    女生面对余淮,只留给我一个很窈窕的背影,校服抓在手里,并没有披上。身形看着有点儿熟悉。

    凌翔茜。

    不过让我留心的并不是凌翔茜,而是余淮。他的脸对着我的方向,明显不是平时那副“淡定”的样子。他在笑,很社 性的笑容,凌翔茜说什么,他就捧场地点头,非常有礼貌,就是看着有点儿假。

    不,不是他假,是我酸。

    我看得有点儿呆,直到耳边响起张平奓毛的大吼:“你不是憋得受不了了吗?怎么还不赶紧去?!”

    No.79

    我在厕所磨蹭了好久,直到主持人宣布仪式开始,礼炮声响起。

    振华真拽,早就听说,是88响的礼炮,代表88年。

    我不想回班,就靠在主席台下面的栏杆上,目光空茫地望着广阔的草皮,一声声数着礼炮。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 思乱想些什么。

    待着没事儿别总追求浪漫。我刚刚旁若无人地狂奔,文艺情绪泛滥,转身就让人照脑门拍了一闷棍。

    “怎么不回班级坐着?”

    我回头,是学姐 。说实话我还是有点儿紧张,总觉得她会扣我们班级的评比分数。果然是小学时在走廊里追赶跑跳被抓导致的心理陰影。

    “现在放礼炮,往回跑太煞风景。我出来上厕所。”

    她点头:“放到多少了?”

    “这声是28响。”

    “咱们学校真厉害。国庆也放不了这么多,居然真的放88响。”

    “是啊,而且一声一声这么慢,等到150年校庆的时候,岂不是要放一上午?”

    她的眼睛看着远方,想了想,认真地说:“估计那时候就改成150响的鞭炮了吧,省时间。”

    我笑了,但是嘴角有点儿酸。

    No.80

    她并没有赶我走,作为带着红袖标的工作人员,竟然和我一起趴在栏杆上发呆。四周很安静冷清,热闹的是头上的主席台,各种领导、各种代表都在我们头上发表演说,至于说了什么,我没听。

    清晨的风舒爽 柔,撩起她额前细碎的刘海儿。我偏过头:“学姐 ,我叫耿耿。”

    “耿耿?好有趣的名字。怎么写?”她笑了。

    “……就是耿耿于怀的那个耿耿……”

    耿耿于怀。说完我自己也苦笑起来:“你说我爸妈起的这个名字……”

    她微微皱着眉头:“挺好的呀,不也是忠心耿耿吗?”

    “好什么呀,”我撇嘴,“前一个形容小心眼,后一个形容看家狗。”

    她大笑,很动人。

    “那我的名字也很怪。”她指指自己的胸牌,我才想起凑过去看。

    “洛……”我犹豫了一下,枳?这个字怎么读?四声吗?那么这个名字听起来像弱智,谁家父母给孩子起名叫弱智啊?

    她眯起眼睛,表情很危险:“想什么呢?第二个字是三声,和‘只’要的‘只’一样,你在 乱联想什么谐音吧。”

    我讪笑的同时才想起“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语文知识都还给初中老师了。

    不过无论如何,枳并不是一个寓意很好的字。我问她为什么,她笑了,说妈妈是南方人,家里原来有一片橘子园,本来是要叫洛橘的,结果瞎眼算命的硬给改成这样了,说为了躲命里的劫数。

    我诧异:“你乐意吗?”

    她做了个鬼脸:“我想说No,奈何那时候还没长牙。”

    No.81

    如果我幼年有千里眼,能预计到我爸爸妈妈最终的结局,一定会阻止他们让我叫耿耿。这个名字如今看起来,太讽刺、太尴尬了。

    “不过,宁肯信其有,算命瞎子也许说的对呢,度劫数最重要。”我笑笑。

    “你还真信啊,算命的人说话……”

    她的笑容忽然停顿,悄然隐没。

    我不明就里,只能呆望着她。

    “各位领导、老师、同学们,大家好,我是二年三班的盛淮南,很荣幸今天能站在这里代表全体在校生发言……”

    她的脸逆着光,只能看到晨曦给她的轮廓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芒。我不知道怎么突然不敢讲话,扬声器里是清冽的男声,衬得周围很安静。

    所以就这样恢复到了一开始那副并肩发呆的状态。我托着下巴,被风吹得很舒服,几乎要睡过去了。

    直到听见她笑着说:“算命的人说话你也信,该度的劫数,一个也不会少。”

    好像我们刚才的对话从来没有莫名中断一样。

    演讲的人似乎说完了,观众席上又响起了掌声。

    “所以命里会遇上的呢,都遇上了。”

    我正想问问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却一把揽过我的肩膀,送我往回班的路上走。

    “这里风大,赶紧回班吧,别感冒了。”

    我走了几步回头,洛枳站在原地看我,笑容灿烂,和刚才的余淮一样虚假。

    最好的我们全文阅读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最好的我们txt下载最好的我们小说全集最好的我们全文免费阅读最好的我们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