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杂文
  • 专题
  • 第三十五章 我只崇拜你(No.192 – No.196)

    杂文社 / 最好的我们

    No.192

    每天下午我们都会抽出至少半节课练练歌,每天都唱同样的两首歌很快让余淮烦躁了,竞赛日期临近,他愈加刻苦,我都有点儿不敢跟他讲话。最近几次排练,他都拿着笔记悄悄溜出门去,下课才回来。

    忘了说,余淮从盛淮南学长那里又把笔记借了回来。我主动承担了余淮的那份扫除工作,因为他说,如果我表现得好就让我去还笔记。

    我本来以为余淮逃排练这件事不会有人注意到的,因为每次练歌的时候屋子里面都不免乱糟糟的,何况我们坐在最后一排。不过,很快文潇潇就找上来了。

    “余淮呢?”

    文潇潇并没有在排练时当着大家的面质问,而是在结束后才悄悄跑到我的桌前。

    这次比赛文潇潇很上心。我代替余淮参加了几次班委会议,所有人异想天开的建议和跑题到南大街的闲扯最后都扔给了文潇潇处理。她全部揽了下来,还让自己的爸爸帮忙联系到了某家成衣制造的小工厂。对方手中刚好有五四青年套装的样板衣,看在她爸爸的面子上,工厂同意用“比较差的料子”来接我们的这一单小生意。

    所以面对这样的文艺委员,我很难为情。私心来说我理解余淮,这种无聊的集体活动差一个人差两个人其实没什么影响,而他正忙于一件关乎前途的大事;但论情论理,他这样做都是不大好的。

    如果我们坐在这间教室里面的原因只是为了考大学,那么凭什么让文潇潇这样的人为了其他人牺牲自己的时间呢?

    我张口结舌。

    “他最近好像很忙……但是他唱歌很好的,每次排练都很认真的,这两次是真的有事吧……咱们开始正式排队形练 轮唱的时候,他肯定不会缺席!”

    文潇潇扶了扶眼镜,点点头,朝我善意地一笑就离开了。

    我有些愧疚地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文潇潇像个活在民国的女孩子,虽然不算大美女 ,但是眉目清秀,声音柔柔细细的,每次讲话前都会羞涩地扶扶眼镜,带领大家排练的时候都需要徐延亮在一旁用铁肺狮子吼来震场子。也许因为她太 柔了,我才敢用大把找抽的理由来搪塞她。

    我收回视线,无意中瞥见前排的朱瑶正投来带着满满嘲讽的一眼。

    一种念头忽然击中了我。

    表面上各不相似,但也许本质上,余淮和朱瑶毫无区别,只是程度深浅问题。

    他们都不会做没有用的事情。

    我不愿意继续想下去,于是拿着水杯站起身离开了教室。就在这时候,我收到了余淮的短信。

    “帮我拿两支水笔到行政区顶楼来。”

    No.193

    为了方便学生去办公室请教问题,所有的教研室都被安排在了高一到高三的教学区,因而行政区只剩下校长、 委和教务等几个办公室,三楼以上的部分几乎都是空的。

    我爬上了五楼,看到余淮正坐在台阶上,把演算纸垫在右大腿上紧张地算着什么。

    “你要的笔。”我站在几级台阶下,伸手递给他。

    “唔,放在旁边吧,”他头也不抬,“我手里这支不出水了,谢谢。”

    “要是刚才我不乐意帮你送呢?你凭什么觉得我肯定帮你跑腿儿?”我并没有生气,只是很好奇,所以语气平静地问道。

    他没回答,我也没着急,静静地等他把最后一点儿算完。余淮写下答案后,从身边散落的纸堆里抽出一张核对了一下答案,露出一个放松的笑容。

    “我没想过,”他这才放下手中的水笔,看向我,“我没想过你会不乐意帮我送东西……你会吗?”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我的确也是已经拿着水笔走在半路上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

    “你怎么不回班?”我转了话题。

    “班里味道很难闻,太久没开窗了,暖气烘得太热,而且很吵。”

    “是躲避排练吧?”

    他点点头:“我觉得练那么多遍没什么意义。”

    “可这是集体活动啊,”我看着他,“这对徐延亮和文潇潇他们不公平,而且我还要厚着脸皮帮你解释。”

    “如果我现在不需要准备竞赛,那我会忍住不耐烦去认真参加的。事情有轻重缓急之分,你不能强迫我。”余淮毫不心虚地直视我。

    我动动嘴唇,深知自己也没什么立场和理由去指责他,于是只好沮丧地坐到了他身边。

    “这次竞赛你不必这么紧张吧,朱瑶不是说过吗?高一就靠它获得保送资格是很难的,既然如此不如轻松迎战嘛,稳赚不亏的。”

    余淮从刚刚那种有些戒备和负气的状态中松懈下来。

    “如果考不好,我就不会再走这条路了,所以这次的结果很重要。”

    “啊?”

    “竞赛很耗费力的,我不是天才,跟林杨、盛淮南他们不是一个水平的,虽然林杨一直鼓励我,但是我心里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

    余淮托着下巴,视线已经穿过了对面的墙壁,投向了未知的远方。

    对于这句话,如果是刚入学那会儿,诚惶诚恐的我也许会比朱瑶的反应还激烈。你天天看大学教材还敢这么说,你是想要让我去死吗?然而日复一日,我在振华这座课桌围城的森林中什么鸟都见过了,也成长了许多,标志之一就是,我再也不会拿自己那点儿 饱标准去衡量别人是否应该知足。

    同样的校服下,跳动着不一样的心。

    何况对方是余淮,我怎么会不理解。

    余淮继续说道:“我初中就因为竞赛而心态失衡,耽误了中考,成绩不太理想,幸亏是中考,我还能上振华,虽然只有在普通班,可要是高考怎么办?我英语和语文都不好,也没那么多信心可以像林杨一样两边兼顾,我觉得我应该早点儿做决定。”

    顶楼空旷,他的每句话都微微带着回音,在空气中震动着包围了我。

    我突然意识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和他真的成了朋友,否则他不会对我讲这些。他从来不会对我解释任何事,陈雪君的事情还是被我强迫的。他每天都在做我看不懂的题,忙我不清楚的事,烦恼着我无法分享的困惑。只有他帮我,在他有余力的时候。

    可现在他愿意和我讲了。在为他的两难境地感到遗憾的同时,我开始暗暗为这种信任和亲近感而由衷的开心。

    我忽然大胆地转头对他说:“可你还是不希望放弃吧?”

    “啊?”他疑惑极了。

    “如果我是你,对竞赛没什么太大兴趣,又知道自己如果规规矩矩地读书,高考肯定不会有大问题,那么我早就放弃了。我觉得,人内心里只要有一丁点儿想放弃的念头,就一定会放弃。但是你没有。”

    余淮不作声,安静地听我说,不知在想什么。

    “所以才会这么努力地复 ,希望给自己信心和理由坚持下去。你一定很喜欢物理竞赛吧?”

    “我喜欢物理。”余淮纠正。

    “所以就加油吧!我相信你。”

    他笑了,对我这句鼓励的话报以礼貌的感谢。

    “不是的,”我摇头,“我不是在随便说漂亮话,我是真的相信你。”

    余淮收起了笑容。

    “可能你觉得我来问你为什么不好好参加排练是多管闲事。其实我不是……我不是觉得你自私,我是……我是无法接受吧。”

    “无法接受什么?”他更加好奇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能说出这么一大段好像还蛮流畅的话,看他听得这么认真,我心里忽然打起了鼓。

    “我无法接受你不是无所不能的。”

    我盯着自己的脚尖,觉得心里的一块大石头随着这句话终于轰隆隆滚下了楼梯。

    No.194

    曾经我心里,余淮应该是那样的男生:

    嘻嘻哈哈的,有很多好哥们儿,有很犀利的见解,浑不吝的谁都不在乎,但是热心肠,可以一边考全班第一名一边上课接话气老师下课打球揽哥们儿,活跃在所有活动的中央,像是什么都难不倒他。

    即使林杨是超级赛亚人,即使楚天阔是年级第一名,即使盛淮南帅得我都想要张口随便表个白了……在我心里,余淮就是比他们都厉害。

    没道理的厉害,反正就是厉害。

    对他有太多的期望,一度依赖到觉得只要他坐在身边,我就有了私人家教,可以被裹带着一起上个好大学的地步。

    所以才会因为他为了准备竞赛逃了合唱排练而感到格外难过。

    其实是我自己的错。

    我对余淮讲出自己那些不切实际的期望和没有道理的责怪,不顾他在一边脸已经红成了番茄。

    “没错啊,”余淮梗着脖子,却不敢看我,“你说的都对啊,小爷就是很牛啊。”

    我不由得笑出了声,余淮绷了一会儿也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欸,你不会以后都瞧不起我吧?”他笑了一会儿,忽然拧着眉头盯着我。

    “啊?”

    “耿耿你记住,余淮同学即使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牛,也依然很牛,比你厉害很多的。你应该继续崇拜他。”

    看着他像煞有介事的样子,我的心底满溢出不可思议的快乐。

    “当然。”我认真点头。

    我只崇拜你。

    No.195

    余淮在行政区楼梯间学习 的效率很高,我也不想打扰他,于是自己回班去上最后一节课的自 ,顺便将他托付给我的盛淮南的另一本笔记转 给林杨。

    回来的路上,突然觉得振华的教学楼看起来不一样了,每一块地砖、每一个转角都变得很亲近,好像我对它更了解了一些。

    我很开心。

    余淮也好,这所学校也罢,都不再是我眼中一个遥遥不可追的远方。我们在各自的段位上,一起苦恼也一起努力。

    我走到二班所在的楼层,随手从他们班拦住一个正要出门的长发女生,定睛一看,居然是凌翔茜。

    她那双漂亮的凤眼看向我的时候,我一个女生都有些紧张了。

    “同学,有什么事吗?”她微笑着问。

    “呃,哦,能不能帮忙找一下林杨?”

    “好,你稍等。”

    她转身朝班级里喊了一声,那声“林杨,出来有人找!”透露出真的熟络,和那天我去找盛淮南时守在门边擦玻璃的大姐姐恶意调侃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喊完了,她就朝我笑笑走开了。凌翔茜抱着一本书,和我一样披着松松垮垮的运动校服上衣,里面酒红色连帽衫的帽子从领口处翻出来,下面穿着一条深灰色的滑板裤,质地很好的样子,脚踩一双Nike板鞋。乍看上去就是很休闲的学生风格,但是不知怎么回事,即使是个背影,也比走廊里所有的人都漂亮。

    我低头看看自己。

    头发半长不短,有几绺还总翘着,每天的发型都取决于前一晚的睡姿;胸前有依恋小熊的红毛衣,牛仔裤,登山鞋。

    我觉得不仅仅是脸的问题。

    我再次抬头看向凌翔茜的背影。

    即使把我和凌翔茜都砍了头,并排放在地上,大家肯定还是能分辨出哪个是美女 。到底是为什么呢?

    “侄媳妇?侄媳妇?”

    林杨笑嘻嘻地出现在门口。

    我赶紧收回目光,递上本子:“哦,这个笔记,余淮让我帮忙 给你的。”

    林扬接过道了谢:“这小子真能支使人啊。欸,你刚才看什么呢?”

    他眯着眼睛沿着我刚刚目光的方向看过去,我也紧张地跟着看,生怕他发现我刚才正死盯着美女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凌翔茜根本没走远,就停在了隔壁班的后门附近,正在把她刚刚抱在怀里的那本书双手奉送给楚天阔。

    “不是我八卦,只要是长得好看的人,大家都想多看看的。”我连忙为自己解释。

    “唉。”林杨叹了口气。

    是啊。我也在内心为林杨叹息。

    抢你第一名,抢你们班小乐队,还抢你们班班花,真是太不仁义了。

    “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林杨忽然开口。

    “问!”

    “如果你有个好朋友,喜欢上了一个人,但是你总觉得其实是没结果而且还会受伤的,你应不应该劝劝?”

    “你是说楚天阔喜欢上了凌翔茜可凌翔茜不喜欢他,楚天阔不撞南墙不回头,你应不应该劝?还是说……情况是反过来的?”

    “不不,不,不是,你你,你先回答问题。”

    我想都没想就回答:“不用劝啊。”

    “为什么?”林杨歪着头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我劝你别去跟踪余周周了,你会听我的吗?”

    林杨的脸瞬间发青了:“你说谁跟踪……我这个情况不一样……”“大家都觉得自己的情况是不一样的。”

    林杨不说话了,半晌才笑着说:“谢谢你啊,耿耿。”

    不用谢。我摆摆手跟他道别。

    喜欢一个人的心情是不听劝的,你以为我在遭受冷遇的时候,没有劝过自己吗?

    No.196

    快放学的时候余淮才回来,我收好东西就跟他打个招呼先走了,都到了校门口,才想起今天早上齐阿姨给我带的装水果的乐扣饭盒被我落在了书桌里,连忙跑回去拿。上楼梯的时候,抬头看到余淮正走下来,离我还有一段距离。

    我正要打招呼,有个女生从余淮背后追过来,拦住了他。

    是文潇潇。

    我低着头慢腾腾地逆着人流走上去,因为下楼的人很多,所以我走得格外慢。

    真不是故意的,真不是。

    缓慢地经过他们身边时,我听见文潇潇带着笑意的 柔声音,正经而紧张。

    “今天我去问你同桌你去哪儿了,但我不是想要责怪你,不知道你听说了什么,我只是希望你别误会。”

    其实我什么都没和余淮提啊,文潇潇。

    “我听说了你要忙竞赛,排练你不用参加了,我不说没有人会注意到的。我一直都觉得你特别厉害,你……你好好加油吧,竞赛的事情要紧。嗯,加油。”

    我没听到余淮回答什么。即使我走得再慢,此刻也渐渐听不清楚了。

    文潇潇的少女心事淹没在楼梯间嘈杂的声场中。我不知道余淮到底听没听见。

    最好的我们全文阅读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最好的我们txt下载最好的我们小说全集最好的我们全文免费阅读最好的我们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