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水泥厂(五) « 侯卫东官场笔记-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 书架
  • 杂文
  • 发现
  • 第二百零一章水泥厂(五)

    杂文社 / 侯卫东官场笔记

     到前面的枪声,刘涛、大金主任也按纳不住,跟在军干部身后,朝林子里钻去。

      侯卫东要照顾李晶,就落在了大队伍后面,只听见前面零落的枪声就回荡在森林里。

      “算了,我不走了。”为了打猎,李晶作好了准备,可是山上草深林密,她的胳膊上被茅草划了好几条小口子,晶莹的血珠挂在白净的皮肤上,格外醒目,不太痛,可是看着怵人。

      侯卫东也不能丢李晶,见大队伍走远,干脆道:“别走了,他们带着真家伙,距离拉开以后,有被误伤的可能。”

      李晶坐在一根断树桩上,用嘴巴吸吮着手臂上的血口子,此时她就不是精明的李总,纯粹就是一位参加春游的大丫头。

      侯卫东背着军用水壶,这是以前在上青林下村之时准备的装备,绿色的外漆剥落了几个小块,他仰头喝了一口,痛快之极,喝了几口,见李晶没有水喝,问道:“你的水壶?”

      “放在车上没有拿下来,谁想到林子里这么热。”李晶也着实渴了,道:“你这人怎么不怜香惜玉,只顾自已喝。”

      侯卫东将水壶递了过去,道:“你喝吧。”

      李晶接过水壶,并没有马上喝,拿着水壶看了一会,道:“这种水壶看上去很亲切,我爸爸也当过兵,从部队回来时候,就带了这样一个水壶,他带我出去玩的时候。就喜欢背这种水壶。”

      侯卫东原本想开玩笑“这是间接亲吻”,听到李晶如此说,这玩笑也就说不出口了。

      歇息了一会,侯卫东握着李晶地手,两人慢慢地退出森林。

      阳光透过了茂密的树林,将斑点晒落在阴湿的地面,如果不是过于闷热,韵味倒也十足了。

      来时还有一股锐气,退出之时则如残兵败将。两人朝着村办公室的大方向,东转西转,渐渐与来时的小道错过,下了一个小坡,听到了叮当的水声,随后就见到了一个小水潭,水质清洌。可见底下的细石、小草与沙土,四周是天然的石头,被水冲得平滑整洁。

      “我要歇脚。”见了水塘,李晶两眼放光,如小女孩般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坐在水边,把鞋子脱下来。将脚放在清凉地水中,天然的凉意使其每一个毛孔都畅开。

      “卫东,你站着干什么,坐到这里来,我又不吃你。”

      侯卫东坐了下来,在李晶的要求下,也将鞋子脱下来,四只脚就放在清水中。几条削瘦的小山鱼飞快地游到一边,不一会又探头探脑地游了回来。

      “有没有烂脚丫?”“没有。”“真的没有?”“真的。”

      得到肯定答复以后,李晶飞快地用脚踩向侯卫东的大脚掌,踩中以后,又飞快地移开,侯卫东报复,她在躲来躲去。这一刻。李晶完全扔掉了厚重地外壳。以女人的本色在大自然中嬉戏。

      闹够了,衣衫尽湿。这才停了下来。

      “你什么时候要小孩子。”李晶的脚掌着侯卫东宽大脚掌,望着水塘,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话。

      侯卫东没有听明白,反问道:“你说什么?”

      “以前我跟你说过,这一辈子我不会结婚,不过我想要一个孩子。”李晶捂着嘴,脸上带着笑意,

      “我想当妈妈的时候,就借你的种子,我的孩子需要有一个智商、情商和身体都不错的爸爸。”

      李晶将借种子说得跟借一块橡皮一样,让侯卫东苦笑不得,道:“别开这种玩笑。”,

      李晶道:“我没有开玩笑,是认真地。”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李晶将身体*过来,依在侯卫东的肩上,侯卫东犹豫了片刻,将手揽过去,挽着李晶的腰。

      森林中,小鸟在叫,穿林阳光在慢慢移动,微风过处,小草在微晃,甚至还有若隐若无的薄雾。

      很远处又响起了几声枪响,刺破了暂时的宁静,李晶坐直了身体,低头道:“很久没有享受到这样单纯的时光,如果我还想到这儿来玩,你要陪我。”

      回到村办公室的时候,已是下午四点钟,村办公室只有妇女主任在贺小英在留守,看到两人回来,手脚麻利地将矿泉水送了回来。

      五点钟,张木山一行人也从森林中穿了出来,武装

      科的干部们提着步枪,几个村干部用木棍抬着一头黑猪,张木山手里还提着一只五彩斑斓地野鸡,刘涛和大金主任脸上黑一首家,白一道,倒和特种战士脸上的油彩相似。

      看到侯卫东和李晶,张木山“呵、呵”笑道:“你们两人不跟着我们去找猎,肯定躲在哪里谈情说爱去了。”

      李晶白了一眼,道:“张总只顾着自己过瘾,根本不管我。”

      这句话有语病,张木山等人都听了出来,张木山再次哈哈笑了起来,道:“好好,下一次我一定要注意你的感受。”

      李晶很快醒悟了过来,挥手欲打张木山,手掌在半空中又收了回来,她薄怒道:“不跟你说了。”

      有了共同打猎的友情,张木山与贺合全等人也就熟悉了,贺合全对张木山道:“张总,我们先把野物抬到家里去,你在办公室休息一会。”张木山意犹未尽,道:“一起去吧,我也不是娇生惯养之人,以前当知青的时候,还经常帮着社员杀猪。”

      武装部几个军人,借着有事,带着五六式半自动步枪离开了上青林,张木山、侯卫东、李晶、刘涛、大金等人到了杀猪现场。

      野猪也是猪,除了瘦肉多一些,腥味重一些以外,与寻常家猪区别也不大,贺合全刀法不错,如疱丁一般,将完整的一条野猪分解成了猪腿、猪油、猪肉、大肠、猪头,每一部分都能被人们加工成美味,只有地面上血痕才记录了一场残忍的杀戮。

      大锅中翻腾地开水,很快就将香气也揽动了出来,两只黄色地本地狗精神抖擞地在院子里钻来钻去。

      李晶感叹一句:“人才是最残忍地动物,抽筋、剥皮、刀砍、油炸,什么花样都想得出来。”张木山听到李晶的小资之语,笑道:“这是老话题了,自古就有君子远疱厨之说,其实这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大家这才离开杀猪现场,坐回板凳,喝冷茶,说闲话。

      “上青林这片森林太珍贵了,是上天赐给青林人地财富。”

      张木山在计委大金(由发改委更正为计委)主任面前,只字不提水泥厂,反而大谈旅游,“旅游业是新兴产业,能拉动交通、旅馆、餐饮等不少行业,现在不少地方都号称打造旅游城市,但是真正品质绝佳的旅游项目少之又少,多半是人造景观,那里比得上这一片森林。”

      张木山指着远远的密林,道:“大金主任,我想在这一片林子里造一个大型狩猎场,就叫望日狩猎场,天然密林,原汁原味,推出以后肯定会成为旅游精品。”

      大金一直在从事工业项目,对旅游业没有了解也没有兴趣,只是保持着礼貌的微笑,等到张木山话音落下,道:“上青林最有潜力的项目还是水泥厂项目,祝书记、马县长都很关心这事,只要你肯落户益杨,税收、土地等方面都有优惠政策。”

      这时,贺合全屋外又响起了汽车声,一会儿,曾宪刚、唐桂元、何红富等人又陆续走了进来。

      曾宪刚戴着眼罩,进院后并不说话,唐桂元本来就是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蔫人,进院笑眯眯的,只是何红富嘻嘻哈哈地道:“疯子,怎么不声不响就回来了,不是贺书记打电话,硬是不知道你回来了。”

      侯卫东依次介绍了,道:“上青林三个村,几个村领导都是好朋友,听说张总在考察上青林,我让他们都过来汇报各村的情况。”

      村干部是最小的干部,而且是不脱产的干部,许多人瞧不起村社干部,可是办企业的人,由于经常要涉及租或征用土地,就免不了要和村社干部打交道,有些难缠的村干部会给企业制造层出不穷的麻烦。

      张木山离开军队,从小企业一点一点干起,与村干部打交道的次数非常多,最明白强龙难压地头蛇的道理,见上青林三个村的干部到齐,且对侯卫东亲热中带着尊敬,不禁暗自称奇,“李晶曾说过侯卫东在上青林很有威信,看来此话不假,副镇长当到他这个程度,也着实了得。”

    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1   侯卫东官场笔记2   侯卫东官场笔记3   侯卫东官场笔记4   侯卫东官场笔记5
       侯卫东官场笔记6   侯卫东官场笔记7   侯卫东官场笔记8   侯卫东官场笔记9   收藏本站